首页 > 悦读 > 正文

青瓦有声

瓦只要上了房,就注定是一辈子的事。它们盖在椽子上,一片接着一片,压得严严实实,用一生的时光,为我们挡风遮雨。

下雨的时候,雨打青瓦的声音是好听的。它的声音有激越的,也有缓慢的,有密集的,也有零落的,有清脆的,也有宛若细密无声的。嘈嘈切切,如同大珠小珠撒落玉盘。雨水顺着瓦槽,流到檐下,流成一根根晶亮的线,流成一把竖琴。线一头探进檐下的大水缸里,弹出的也是晶亮的声响。每当此时,我总会合上手中的书,闭着眼听,只要闭着眼听,谁都能听得出,雨打青瓦的声音是天下最美的声音。

瓦和风说的话,只有老屋听得懂。和风细雨的时候,她们只是轻轻地絮语。风把她在田野中见到的,听到的新闻,慢慢地说给瓦听。她会告诉青瓦,南山的杏花谢了,北水河的桃花刚刚盛开。她还会说,江南多温暖啊,一到江南,她冻僵的翅膀又活络了。有时候,风在外面受了委屈,对青瓦的态度显得有点暴躁,但是青瓦总是低眉不语,用这种方式安慰着呜呜咆哮的风。风为了表示歉意,有时也会给青瓦带上小礼物,如一粒种子,几片花瓣。

鸟也会在瓦上漫步,它们站在瓦上,抖擞一下羽毛,伸一伸脖颈,它们还会在瓦缝中,左啄一下,右啄一下,铮然有声;松鼠的速度最快,它的眼睛滴溜溜地,稍感危险,就会从这一家的房顶蹿到那一家的房顶上,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瓦呢,也在它的脚下哗哗地响。

我家的檐下有一棵柳树,当它长得高过屋檐时,总是喜欢刮擦青瓦。某一天,瓦终于受不了啦,被树枝刮出了一道缝,雨水就从瓦缝中流进屋子里。

因为父亲在很远的乡镇上班,母亲只好冒雨爬上屋顶。不一会儿,树枝被母亲砍掉了,瓦也被重新安置好,屋子里很快恢复了安宁。我看到母亲浑身精湿,在屋檐下用力地挤着头发上的雨水。

从那时候起,我就有一种感觉,母亲就是头顶上的那一片瓦。无论是遇到什么,都会为我们遮挡着风雨。

我第一次出远门,走出村口,走到还能望见家园的最后一个岭头时,默默回头眺望,只看到一排排鳞次栉比的青瓦,隐在云烟里。它们似乎在和我告别:你在外边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累了,要是过得不顺心,就早点回来。(王征桦)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