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有此青绿,真美

一日日落雨天晴,气温波动地升高,大地如一只大酒窖,咕噜咕噜,空气弥漫酒酿一样的香气,很是醉人。早园笋“插蜡烛”一样长出来了,几只鸡蹿在里面,像武林高手蹿进梅花桩。

每季度能领一笔复员军人优待金的爷爷,四月开头,拿着他的优待证和私章,到镇上的信用社领了钱,割了好大一块肉,晃悠悠拎回家,掼在木头砧板上。爷爷不多话,从柴屋拎出小锄头,不消半个钟头,就挖回一背篓春笋。妈妈看着就明白了,老爷子想吃青团。鲜肉笋丁,加一点老咸菜吊鲜,很春天。

妈妈出门摘茶叶的时候,腰部就多系一块蓝布围裙,傍晚收工,将围裙的下摆两角折上去,塞进贴腰那头,就成了一个包袱卷。茶窠里有的是粉嫩的艾草,眼到手到,左右开弓,一并塞进包袱。很快,腰间的包袱就鼓起来了,怀孕一样。妈妈以手托着底,腆着身回家。摘回的艾草,漂洗净了,用生石灰水炝过,灰绿变成碧绿,就是做青团的“青”。

有力气的揉粉,力气小的负责包,年长的当伙头军,做青团需要全家总动员。

我伯母金彩凤,长得五大四粗,女红真的不行,缝的布鞋像蒲包,但她有一身好力气,只见她用一块围巾将头发拢住,套上洁白的袖套,弓下身躯,一股劲儿压揉起来,揉个几百下,粉团在双手间渐渐细腻,直至缠绵成一团豆绿色的云。揉好的粉摘成大小均匀的剂子,在掌心旋转,转眼变成小碗状,装馅,包出一个个圆滚滚的青团,衬上箬叶,沸水上蒸十五分钟,开笼,只见青团只只青绿玲珑,油光蹭亮。我妈将刚出笼的第一只青团递给伯母。伯母转头恭恭敬敬递给灶后坐着烧火的奶奶,柔柔催促:姆妈先吃,这不是鲜肉笋丁的,是豆沙馅的,姆妈牙口不好,咬得动。

青团,就是一种“和文化”,把春天的滋味和在一起,把家庭的力量和在一起,有此青绿,真美。(阿果)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