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端午节的思念

天气热了,我每天穿着半袖,睡觉的时候胳膊腿伸出被子,被阳光晒黑的细细的小胳膊,小脖颈,脚腕上被奶奶随意的轻轻地摆弄着,她给我的手腕上脖颈上脚腕上系了一个个花花绿绿的细绳,奶奶叫它花花绳,是彩色丝线拧成的五颜六色的线绳,沾了香草,散发着浓烈的香气。胸脯前的衣服上挂上了鲜艳的香包,红的绿的黄的紫的,各种各样的香包,香喷喷的,有麻钱,桃子,葡萄,荷花等各种花卉水果形状的香包,还有各种动物形状的香包。那些香包都是彩色丝绸和彩色丝线做出来的,那些丝线闪着彩色的光,比土地上的花还要炫丽。奶奶慈祥的端详着幼小的我,好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般,让我继续呼呼大睡,她还要去忙其它事情。

每年的初夏,奶奶都会养蚕,把桑树上的厚实碧绿的大叶子摘下来,撒在筛子底上,那些蚕沙沙地吃着桑叶,一天天长得白白胖胖起来,等它们长得白的发亮的时候,奶奶就会捉起它们,放到玉米杆扎好的架子上,蚕在架子上不吃不喝,过不了几天,白亮的小虫子就变成了雪白的蚕茧。奶奶把那些蚕茧一个一个的摘下来,放一篮子,再放进开水锅里煮,煮熟了,就开始抽丝,扯出一根根细细白白的丝线,一大把一大把的丝线被奶奶晒在绳子上,在阳光下暴晒,光灿灿,亮闪闪,有金属光泽的丝线。奶奶有一小包一小包的彩色颜料,大红,深红,墨绿,明黄等,奶奶把那些颜料放进水里化开了,然后把丝线放进去,五颜六色的美丽丝线就被染好了。

每年端午节的前十几天,奶奶的针线笸箩就放在眼前,各色丝绸,各色蚕丝线,花花绿绿的放了一笸箩,奶奶低着头,一针一线,慢慢地做香包,做出各种各样可爱多彩的香包,她的那些小孙子们人人都可以戴她做的香包。奶奶一头白发,和她抽出的丝线一样的白,也是闪光的。她坐在门前,头顶的天一片青色,云静静的飘着,门口的杏树上的青杏马上就变黄了,奶奶一抬头,瞥见杏叶里变黄了的杏子,奶奶心里想,那就做一个橙黄的杏子,再配两片绿绿的叶子,叶子后面缝一针绿丝线,结了线头,一只大黄杏就挂在我胸前了。

端午节的早上,我一睁开眼,就看见了腕上的花花绳,胸前的香包,嗅得见香草气,我在睡梦里已经过了端午节。早饭肯定有粽子,燃米饭,糯米饭。端午节前几天,奶奶已经吩咐妈妈去找粽叶,买米,买枣,买蜂蜜,准备包粽子的食材。端午节前,粽子包好了,端午节吃粽子,奶奶帮我倒了蜂蜜,雪白的糯米里有一颗大红枣,奶奶舀了一勺淡黄的槐花蜜,浇在糯米上,甜甜软软的米粽,就像奶奶那一颗爱心一样,多么让人心醉呀!有奶奶的端午节多彩又甜蜜。

我低头吃着粽子,奶奶摘下门前的艾叶,给我的麻花辫上各扎了两片艾叶,奶奶说,艾叶辟邪,我不高兴的对奶奶说,这哪里有丝绸的蝴蝶结漂亮。怄气归怄气,我还是戴了一天的艾叶。家家门前放着艾叶,有的人家要放到第二年,用新艾叶换下旧艾叶。

以前的端午节,有奶奶的端午节,我们呆在自己家里,享受着亲情,享受着节日的喜庆。奶奶去了好久了,在这个大街小巷,香包成为商品的日子,我再也看不见奶奶做的桃子,杏子,葡萄,老鼠,猴子等等,一个个又鲜艳又俊俏的小香包。如今的端午节只需走出小区大门,就能买到各种各样的香包,人们不必亲手去做香包了,卖香包的人们做了整整一年的香包,只为端午节这一天卖给需要香包的老人和小孩。我也一样,我也去街道里买香包,自己不会做,也不愿意做。天堂里的奶奶,我想你,想你做的香包,你包的米粽。

桑叶绿了一年又一年

落了一年又一年

童年的白蚕

童年的香包五彩丝线

都随奶奶去了彩云深处

奶奶的爱在我心底永驻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