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娱乐新闻 > 娱乐组图 > 正文

好莱坞男星畅聊表演:演超级英雄是一种疯狂

作者:周慧晓婉 责任编辑:郭正杰 2017-01-05 14:42:00 来源: 新京报

《超凡蜘蛛侠》

《最后的风之子》

《钢铁侠》

《沉默》

《月光男孩》

《海边的曼彻斯特》

《雄狮》

《赴汤蹈火》

《斯诺登》

随着美国电影学会评出年度十佳电影以及金球奖揭晓提名榜单,奥斯卡颁奖季战局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各路媒体也开启了如火如荼的竞猜模式。最近,《好莱坞报道者》依照每年惯例开启年度男演员圆桌会议,邀请了六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大热人选齐聚一堂,他们每人在2016年都有杰出的代表作品,分别是:卡西·阿弗莱克、安德鲁·加菲尔德、马赫沙拉·阿里、戴夫·帕特尔、杰夫·布里吉斯、约瑟夫·高登-莱维特。这六位今年奥斯卡奖提名者的种子选手在圆桌会议上畅谈自己的电影作品以及演艺经历。

从数量上看,六位男演员入围较先前的“女星圆桌”少了一位,从侧面印证了今年颁奖季的“阴盛阳衰”。这次参加圆桌会议的男演员各个年龄层次的都有,最年长的布里吉斯已近古稀,最年轻的帕特尔是个90后。拍摄期间阿弗莱克还对布里吉斯坦言,“当我在1975年出生时,你已经和彼得·博格丹诺维奇、约翰·休斯顿合作过了。”这次的“圆桌六骑士”绝对称得上是2016年“乏善可陈”的男性角色中最为出彩的一批,他们达成了一个共识,“你最爱的事情或许就是你最讨厌的事情。”

安德鲁·加菲尔德 (33岁)

2016代表作:《沉默》、《血战钢锯岭》

最近几年间,加菲尔德尝试与不同导演合作,对戏路做出不少改变,在《沉默》中他留起了大胡子,不顾形象全力配合导演马丁·斯科塞斯。2016年还有梅尔·吉布森执导的《血战钢锯岭》,加菲尔德以出色的表演展示了战争中难能可贵的人文精神,成为本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有力候选。

卡西·阿弗莱克 (41岁)

2016作品:《海边的曼彻斯特》

卡西的哥哥是大名鼎鼎的演员本·阿弗莱克,不同于哥哥传统的硬汉长相,卡西更为冷峻忧郁,在《海边的曼彻斯特》中,他将这种气质发挥到极致。该片上映后获得铺天盖地的好评,卡西横扫了截至目前几乎所有奥斯卡前哨站的最佳男主角,他是今年奥斯卡影帝的第一候选人。

马赫沙拉·阿里 (42岁)

2016代表作:《月光男孩》

出身于演艺世家的阿里,2016年参演了大热独立影片《月光男孩》,他饰演男主角心理上的父亲,片中阿里抓住了角色上的矛盾感,时而冷酷,时而温情,在塑造角色上广受好评。影片早前在北美公映后口碑反响极佳,票房也接近千万,对于独立制作的小成本电影来说实属不易。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 (35岁)

2016代表作:《斯诺登》

童星出身的约瑟夫11岁时登上大银幕,近些年兢兢业业地演片无数,2016年他与导演奥利弗·斯通合作了传记人物影片《斯诺登》。众所周知,奥斯卡一向青睐取材于现实、考验演技的传记片,斯诺登此人又极具话题性,但无奈影片票房、口碑表现不佳,“申奥”实力大打折扣。

戴夫·帕特尔 (26岁)

2016代表作:《雄狮》

帕特尔是圆桌会议中唯一一位“90后”,18岁便主演了红遍全球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但其后少有佳作,2016年一部讲述印度裔青年千里寻亲的《雄狮》找到了他,戴夫本色出演一位印度裔青年。影片总体票房表现平平,但有好莱坞制片大佬韦恩斯坦加持,以及鲁尼·马拉、妮可·基德曼加盟,很有希望在颁奖季有所斩获。

杰夫·布里吉斯 (67岁)

2016代表作:《赴汤蹈火》

布里吉斯是他那代演员中最具天分的一位,但又很少赢得奖项,他的“冲奥”之路相当坎坷,先后5次提名才于2010年斩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2016年他凭借《赴汤蹈火》入选圆桌会议,出色的发挥压制了克里斯·派恩与本·福斯特的风光,以老道的表演再次获得观众好评,影片上映后取得近3000万美元的票房。

经验1

最喜欢的也是最不喜欢的

问:对于演戏,你们最喜欢和最不喜欢的事情是什么?

安德鲁·加菲尔德:尽可能去知道所有事物,是我最喜欢做的事。例如我会花一年的时间成为耶稣会教士、受训成为警官、学习如何制作摇椅等等。虽然期望着能了解角色的一切,但我知道这不现实,也永远没办法达到那种境界。而最不喜欢的……就是我刚刚说的那些(笑),因为学习的过程十分折磨人,但是当你看到马丁·斯科塞斯(《沉默》导演)为了这部电影等了将近30年,像个15岁的少年一样,一步一个脚印,与其他工作人员一同穿越暴风雨只为爬上山顶。看着他这样努力与执着,我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我猜,自己最不喜欢的事情是好莱坞从极盛时期所创造出的名人与名流文化,整个名人圈的生态并不健康,对这件事我一直不想推崇。

问:斯诺登这个角色为什么会引起你的兴趣?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当导演奥利弗·斯通问我要不要参与这个电影(《斯诺登》)时,我兴奋不已,但紧接着我就想到,“是那个爱德华·斯诺登?我听过这个人的名字,但他究竟做了些什么?”我开始搜寻他的资料,经过与他的深入接触后,他所做的事让我非常感激,我也特别荣幸能把这个故事说出来。外界对斯诺登其实有许多误解,无论是他做过或是没做过的事情都有很多错误认知。

问:那你有见到他本人吗?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电影开拍的前几个月,我专门去了趟莫斯科,与斯诺登和他的女友林赛·米尔斯碰面,我们聊了很多。对我来说,最有用的是那些不经意间发生的、人性化的小动作,我很专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如何站、坐、走路、谈吐等细节,这些细微之处都是无价的,也是我身为演员最想要追求与还原的。

经验2

饰演什么角色就听什么歌

问:你在《月光男孩》中饰演一个毒贩,有碰上了什么困难吗?

马赫沙拉·阿里:因为我经常出演真实的人物,所以“有迹可循”,但这种情况下通常诠释空间都比较小,要与自己不断斗争,克服紧张与恐惧,才能鞭策自己交出跟过去不同的表演。而这部电影里最辛苦的是要同时出演三个角色,所以每天都像在旅游一样,不停转换性格与状态,如果不能对当天诠释的角色保持清醒,就会模糊了角色的界限。

安德鲁·加菲尔德:那您在转换角色中会做哪些准备?

马赫沙拉·阿里:简单来说,我会列出属于各个角色的音乐播放列表,只要我“循环播放”,我就会只听到那个角色的音乐。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我常常需要这样做。

卡西·阿弗莱克:其实,我从未被要求同时演出超过一个角色,但音乐确实能帮演员调唤出适合这个角色的情绪。

问:原本马特·达蒙要出演你在《海边的曼彻斯特》的角色,你们聊过这个事情吗?

卡西·阿弗莱克:其实他(马特·达蒙)本来是要执导此片的,但后来决定放弃。我不太跟别人讨论电影以外的事情,对我来说没任何帮助。演戏是内心的、很难解释、很复杂的过程,对情绪的处理也不容易,这个角色需要我每周有3次出现在亲戚的葬礼上(角色经历),而且必须真的进入状态,我必须分裂为几个部分,才能真正完成角色。

经验3

表演得越开心,结果越糟

问:杰夫比在座所有演员都有经验,你会给他们什么建议?

杰夫·布里吉斯:我妈送我去工作时总跟我说,杰夫,要记得乐在其中,但别认真过头了。

问:所以阿弗莱克在演戏中有“乐在其中”吗?

卡西·阿弗莱克:虽不是通常说的那种感觉,但确实会有成就感。我不知道有谁是为了有趣或是开心才演戏的,通常你演戏很开心的话,结果都不是很好。

问:能聊聊你和奥利弗·斯通的共事,有趣吗?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我同意刚刚阿弗莱克的说法,“有趣”不是对演戏最恰当的说法,但整个过程充实又富有挑战性,当然,我和斯通一起工作时特别紧张。

经验4

学会拒绝比你想象的还重要

问:您想出演哪个现实中的人?

戴夫·帕特尔:我不知道自己想演些什么,只知道自己特别害怕演什么——就是那种大片。在《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后,我拍了一部电影(《最后的风之子》)反响不是特别好,我觉得自己完全承受不了这样的经验,觉得自己没被重视,那种心态真的很可怕。但每当我倾听自己的声音,跟着直觉真正学会say no的时候,我才知道拒绝的重要性。

问:那之后您拒绝了哪些角色?

戴夫·帕特尔:挺多的,这跟选择有关,要有自信地拒绝。

问:那在那部反响不是特别好的电影里,有哪些东西是被你拒绝的?

戴夫·帕特尔:噢!这倒还没有,只是后来我在银幕上认不出那个人是我自己,仿佛是个陌生人。

杰夫·布里吉斯:我知道那个感觉,加菲尔德跟我拍过超级英雄电影,那真是……

安德鲁·加菲尔德:残忍。

杰夫·布里吉斯:啊!是相当疯狂。

安德鲁·加菲尔德:帕特尔,我同意你说的,(看到银幕的自己)像一个陌生人,好像在散播毒素,无论大家想要赋予它多少深度,都是肤浅至极。蜘蛛侠是我最爱的超级英雄,我三岁时就在万圣节穿蜘蛛人装了。我觉得拍这种影片就像有几千几万个年轻人饥渴地看着你,但这样的机会经常得不到好好运用,这些电影其实可以夹带更多深度的意义与智慧的。

杰夫·布里吉斯:不知道当不当讲,我拍《钢铁侠》时与导演乔恩·费儒、小罗伯特·唐尼看过剧本后都觉得不太妥当,但是离开拍只有两周准备时间,于是我们基本上重写了剧本。在正式开拍的前一天,接到漫威的电话嚷着说,“不不不,没有一样东西是对的”。所以我们又一起聚在拖车里重新排练,那些漫威的人就跺着脚喊、质问“他们什么时候才能来拍?”而在那时,其实我们仍是在尝试着想,接下来究竟要拍些什么。

■ 快问快答

不演戏做什么?

卡西·阿弗莱克:我有很多事情想做呢,例如和杰夫出去玩。我母亲是一位老师,以前放学后都会跑到她的学校等她,其实我也很想成为老师,那样应该很有趣。

马赫沙拉·阿里:在某一个时间点,我是想尝试做导演的。但是我努力了很久才有现在的成果,正开始拥有探索多个不同角色的机会,所以我想再演久一点。

杰夫·布里吉斯:我想学陶瓷工艺,虽然目前还没有烧窑。现在我已经67岁了,但梦想还年轻,有小乐队,玩玩即兴爵士。要是我和朋友出去玩,带个皮球就行。

和谁一起去荒岛?

安德鲁·加菲尔德:艾玛·斯通,我爱艾玛,只要是她,什么都好。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奥森·威尔斯。

杰夫·布里吉斯:我爸爸,挺好。

戴夫·帕特尔:我想要带《雄狮》中的小男孩(桑尼·帕沃)。

卡西·阿弗莱克:我想选李小龙,我是他的超级粉丝。

马赫沙拉·阿里:我的朋友安德烈·霍兰(他们共同出演了《月光男孩》)。

讨厌的词是什么?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喜欢”。

马赫沙拉·阿里:我觉得说“好”太多了,“……但一切都好”这种。

安德鲁·加菲尔德:因为一切都不好(笑),也不会都变好。

帕特尔:我要说的是“你知道”,尤其是在很多新闻里,其实他们不知道。

布里吉斯:有个词从我脑子里蹦出来,我其实还喜欢它,是“哥们儿”。“懂我的意思吗,哥们儿?”

编译:周慧晓婉

欢迎加入"99街"微信报料,微信公众号:nmg_99jee

新闻热线:0471-663512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持有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35129 | E-mail:northnews@126.com

  • 呼和浩特新增1030个停车位, 看看都在哪儿?
  • 她们用粗糙的手做出精细的针线活儿
  • 呼市出租车已经换上新座套
  • 移动手机访问不了 我要换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