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北方新报携手中国扶贫基金会传递“爱心包裹”

核心提示:今日起,北方新报联手中国扶贫基金会推出特别策划活动“圆梦2013”,向呼和浩特贫困地区农村小学捐赠爱心包裹。5月24日,记者走进清水河县窑沟乡宽滩小学,这里的53名学生和10名老师一直在追逐着梦想,尽管条件艰苦,可是他们从未放弃过。

图4

没有妈妈的日子

5月24日是周五,每周这天的下午宽滩小学住校的孩子们就会迎来自己的父母。但是9岁的王婷婷却只能跟随老师走上回家的路。和学校里其他一年级的孩子一样,王婷婷长得很瘦小,还有点怕生,一见到记者就躲在其他同学身后。宽滩小学的付老师告诉记者,王婷婷的父母在她5岁时离婚了。父亲长年在外打工,王婷婷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付老师说:“她的爷爷奶奶已经70多岁了,家离学校有2公里远,每次都是老师把她送到村口,爷爷会在村口接她。”记者问王婷婷:“妈妈来看过你吗?”她怯生生地说了一句:“嗯,寒假的时候妈妈回来看过我。”就再也不说话了。据付老师介绍,在宽滩小学,单亲的孩子有4个。

今年14岁的李慧也是其中之一。李慧4岁的时候,母亲回到四川老家后再也没有回来。从此她和爸爸、爷爷一起生活。为了方便李慧上学,全家人从几公里外的老家搬到了宽滩小学附近。当日13时,记者来到李慧家,尽管时值正午,但是窑洞里却昏暗得让人压抑。李慧的爷爷说:“这个窑洞是我们租的,每年仅租房钱就需要1200元。这还不算家里吃水用电的费用。孩子她爸打点零工,一年也就挣1万多元,家里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记者在窑洞里没有看到桌子,就问李慧怎么写作业。李慧指着炕上的一个纸箱子说:“我趴在那儿写作业。”这个装方便面的纸箱子上摆着彩笔和书,这就是李慧的学习天地。由于爸爸在外打工,家里常年只有爷爷和李慧两个人,她和爷爷的感情特别深。爷爷今年已经77岁了,身体也日渐伛偻起来,经常要靠吃药度日。尽管如此,他还是每周五下午准时去学校接李慧。李慧说:“我长大了,家也离得这么近,本来早就不用接了,但是爷爷还是不放心,我很心疼他。”

李慧一直保留着母亲的身份证,但是她对母亲却没有丝毫印象。当记者问她想不想去找妈妈时,她抿着嘴摇摇头说:“我只想去呼和浩特市。”

李慧虽然不健谈,但是她和记者相处了几个小时后,逐渐熟络起来。“班里一半的人都喜欢上英语课,我也很喜欢。因为班里的录音机坏了,从这学期开始,我们就不上英语听力课了。我还喜欢唱歌,但是学校里没有风琴,每次音乐课我们都是清唱。”快要离开的时候,李慧给记者清唱了一首《常回家看看》,她说想把歌唱给爷爷听,祝愿爷爷身体健康。

图2

沉默的童年

田智元是宽滩小学二年级的学生,今年9岁。田智元总是沉默着,就连课间休息时,也无法在同学的嬉闹中找到他的身影。上课,读书,默默地在一旁看同学们玩耍,这就是田智元的学校生活。

几年前,父母带着田智元从柳青河村搬到了宽滩村,租了一个窑洞,年租金800元。母亲因小儿麻痹留下后遗症,口齿不清,没有劳动能力。但是凭着一双勤劳的手,妈妈照样将家里拾掇得干净利落。田智元很懂事,常常帮妈妈干活。田智元的父亲一直在外打工,每年1万多元的劳动所得,便是一家人全年的生活来源。知道父母不容易,田智元很节俭,从来不要零花钱。

将近中午,田智元放学回到家里,妈妈已经做好了午饭:土豆烩豆腐,一成不变的菜肴,可是田智元吃得很香。在家里,田智元依然话很少。

“喜欢看书吗?”记者问他。

“喜欢。”他低声说。

“爱看啥书?”记者问。

“想看故事书。”田智元抬起了头,眼里满是期待……

和其他同龄的男孩子比起来,五年级的范永星看上去有些苍白。他有两个姐姐,大姐已经嫁人,平时周末都是二姐到学校接他。范永星的学习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范永星总是很沉默,也有几次欲言又止。当记者问他有什么梦想的时候,他使劲儿说出几个字:“我想当医生。”

付老师告诉记者,范永星很聪明,但有口齿不清的毛病,因他的父母认为这算不上什么大病,所以一直没带他去医院做检查。李慧说:“范永星很少说话。平时,我有不会的问题问他,他也不说。在班里,他总是独来独往。下课了,大家都到外面玩儿,他就一个人在教室里看书。”记者跟随范永星来到教室,他拿出了自己的英语作业本。记者看到上面都是鲜红的对勾和“great”(意为“最好的”)。在他写的一篇名为《致台湾小朋友的一封信》的作文里,记者看到了另一个范永星。他把自己说成是一个爱玩爱笑、有很多朋友、兴趣广泛的人。范永星承认这些都是他从课外书里看到后写上去的,他希望长大后成为一名医生,能治好自己的毛病。

图3

枯燥的音乐课

走进宽滩小学的教室,1998年购进的课桌已经有些破旧;黑板是用水泥刷过一遍后,再用墨汁涂黑;教室的墙壁上没有名人名言或是名人画像,只是在教室的后墙上贴着两张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宣传画……

当日14时30分,“铃铃铃……”上课了,三年级上的是每周一节的音乐课。老师拿出了音乐教材,同学们也翻开了课本。“同学们跟着我唱,‘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卖报的小行家……’”老师唱了起来,是很熟悉的《卖报歌》。没有音乐伴奏,只有老师与同学们的轻声哼唱。

宽滩小学校长曹亮介绍说:“学校没有乐器,音乐课一直都是这样上,老师带着唱,学生跟着学。”

同音乐课一样,美术课也很枯燥。没有画画用的水彩、颜料和画纸,老师只能用粉笔在黑板上简单板书,而学生们却学得很入迷。相比之下,体育课对学生们来说是最丰富的一堂课。篮球、足球、排球、跳绳……简单的体育用品和器械都有。遗憾的是,学校的篮球框坏了,在没有篮球框的篮板下,学生们只能拿着篮球,一遍遍砸向篮板。

窑沟乡宽滩村地处清水河县南部,土地十分贫瘠,只能种植土豆和玉米,人均年收入3000~5000元不等。记者站在学校操场后面的土坡上,可以清晰地看到黄河从村旁静静地流过。

图1

教师年龄老化

“现在,学校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教职员工年龄老化。10名教师中有9人的年龄都在50岁以上,最年轻的老师也有39岁了。我已经58岁了,现在还在代课。”两年后就要退休的曹亮忧虑地说,他盼望能有年轻教师来充实队伍,为学校注入新鲜血液。

宽滩小学只有一台2004年时的电脑。没有现代化网络,曹亮和老师们的知识更新远比城市滞后,就连教学方法也跟不上时代。“整体师资水平不高,有很多最新的知识和信息,连我们都不知道,怎么能传授给学生?”曹亮说,

他18岁当老师,1998年到宽滩小学任校长,一直没有脱离教育事业,他很热爱自己的职业,对学生们有着深厚的感情。看着在校园里嬉戏玩耍的学生们,曹亮说:“和城里的孩子比,我们学生的条件太苦了。农村物质缺乏,孩子们一个学期只能吃上三四次肉,大多吃的是土豆、豆腐。但是我们希望孩子们从精神上能够富有,就想尽一切办法给孩子们传授知识,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可是现在,心有余力不足啊。”

在曹亮的办公室,一排书架上摆着上百本书籍和杂志,“这就是我们的图书馆,我们全部的书籍。”曹亮指着书架告诉记者。记者走上前,随意抽出一本,封面却是初中教材。这些大都由爱心人士捐赠的书籍,很多并不适合小学生阅读。“就是摆摆样子,好多书孩子们看不成,为数不多能看的,也都给同学们借去读了。”曹亮说。

近年来,首府地区一些农村小学面临着生源减少的情况,宽滩小学也不例外。“我们学校还算好的,现在还能招上学生,周围好多村的学校因为没有生源,已经被撤并了。现在在窑沟乡的村级小学,只剩我们一所了。”对于学校的未来,曹亮有些不确定。

农村小学生盼望您的帮助

对于贫困地区农村小学的孩子们来说,一个装满文具的崭新书包,能描绘出他们心中的梦想。从今日起,本报联手中国扶贫基金会推出特别策划活动“圆梦2013”,向呼和浩特贫困地区农村小学捐赠爱心包裹。

爱心包裹项目是中国扶贫基金会于2009年发起的一项全民公益活动,通过组织爱心包裹捐赠、音体美教师培训、志愿者支教等形式,改善贫困地区农村小学音体美教学现状等。自2009年爱心包裹项目启动以来,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个人捐赠143万笔、单位捐赠14万笔,累计筹集善款2.79亿元,项目惠及全国403个贫困县(旗)或灾区县的8332所学校、240万余名学生。内蒙古自治区的鄂伦春族自治旗、鄂托克前旗、扎赉特旗、突泉县、和林县、清水河县等旗县的贫困小学先后受益。

今年,《北方新报》作为内蒙古地区唯一具有推荐资格的媒体,与中国扶贫基金会联手,共同寻找呼和浩特贫困地区农村小学,使他们受惠于爱心包裹项目。届时,圆梦2013项目学校将收到社会各界捐赠的音体美包裹,圆师生们的音体美梦想。其中,学生型美术包每名学生1个(以美术、文具用品为主,包含28类135个单品),学校型体育包每校1~10个(以球类、竞技活动、游戏、体育教辅用品为主,共60件单品,根据学校人数不同收到额数量不同),学校型音乐包每校1个(以电子琴等老师教学用品和学生打击乐器为主,共21个单品)。

如果您想帮助这些贫困地区的农村小学生,请拨打本报“圆梦2013”热线电话:18204710010。

[责任编辑: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