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煤球炉子

现在,城市里天燃气、煤制气、液化气基本普及到了家家户户,而过去人们用来烧饭、取暧的煤球炉子正在大城市中逐渐消失。

三十多年前,煤球炉子在城市中被广泛使用,不管是住平房的院子,还是住楼房的楼道,不管是人口众多的家庭,还是单身一个的住户,家家户户门口都放着一个炉子,人们烧水做饭,一天都离不开它。清早起来,那真是“家家点火,户户冒烟”,炊烟袅袅,缭绕不绝。

当年点炉子生火是人们一项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它关系到每个家庭成员的饮食、用水、取暖等一系列问题。可别小看了点炉子,那里面的学问大着呢。炉膛底下垫多少乏煤,引火的刨花和报纸潮不潮,劈材要用多大块儿,每次放多少,火烧到什么程度才往里蓄煤……等等环节每一项都得掌握规律。 

煤球炉子除了必备的煤球和劈材,还得有好多的配套工具伺候着,火钩子、火筷子、拔火罐、煤铲、簸箕、煤扠子,炉档、烟囱、窝头盖……缺一不可。少了哪样你都伺候不好炉子,而炉子一旦和你较劲撂挑子,轻则受冻,重则挨饿。

那时候的煤球炉子,无论是冬天用的铸铁的,还是平时用的铁皮的,从商店里买回来都是空着炉膛的,得自己套好了才能用。套炉子也有些窍门,在一种耐火土里掺上麻刀,用水和成硬泥,一层一层地抹在炉膛的内壁上,然后用手拍打结实,一点点挖成薄厚均匀的内弧形,肚膛大,炉口小,这样套出的炉子才能拢火耐烧,省煤节能。如果把炉膛套得直上直下,不仅拢不住火,点着了以后总也旺不起来。

那年月,家家户户在房门口都有盛放煤球、劈材的煤池子、煤筐、煤箱子。煤球凭购煤本限量供应,人们烧煤都相当节俭。煤球没烧透,拈掉外面的乏煤,剩下的煤核舍不得扔掉。煤筐、煤池子底下的煤末子,攒到一定数量,人们就自己动手攥煤球、贴煤饼、切煤块,绝不会浪费。

我小的时候,就喜欢和煤玩。将煤末子倒在地上,中间刨开空地,倒上水,用煤铲、铁锨像和泥一样和好,有时还要掺上一定比例的黄土,团成球,拍成饼子或平摊在地上,切成一块块儿火柴盒大小的小煤块,晾干了和煤球一样好烧。

煤末子的另一个用途是和成湿煤摊在炉膛口封火,中间扎一个小眼,炉火能做到一夜不灭。

那年头,街坊邻居们来往密切,相互都有个照应,炉火成了加深维系感情的纽带。晚上回来晚了,你就是不点炉子也别愁没有开水用,街坊们早给你准备好了。那时候邻居互送开水是常有的事,反正炉子闲着也是闲着。邻里之间通过一壶壶开水,传递着一片温暖的人情与关爱。

上世纪70年代,我上小学,一到冬天,街道上买冬储大白菜的、送煤球的,便开始忙碌了。送煤的排子车上码的是一排一排的竹编筐,长方形的那种,一筐50斤。居民买多少煤,送煤工写好购煤本,将一筐筐煤球倒在住户指定的地方。冬天做饭取暖,用煤量大,每家每户都得提前把冬煤预备充足。

那时候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除了家里,学校的教室也装着一个大火炉,早晨上课之前,校工就将炉子烧好,有时候课上到一半,就有人进到教室照看炉火,熊熊的炉火烧得教室暖暖乎乎。冬天屋里烧着炉子,确是暖意融融,气氛浓浓。如果把馒头、窝头片放到炉台上烘烤,烤得的食物香喷喷、嘎嘣脆,是备受大人孩子喜欢的美味。

当然,炉子的缺点也很多,不仅麻烦不卫生,更重要的是不安全。炉子照看不好,除了会造成火灾隐患,燃煤中的一氧化碳还常常会熏死人。

后来,人们的生活条件逐渐改善,有了蜂窝煤,既卫生又省事,灰尘少,煤末子也少,虽然价格比煤球略贵,但大多数家庭都弃煤球而改烧蜂窝煤了。再后来,人们土法上马,用上了“土暖气”。煤球炉子与人们的生活逐渐拉开了距离,进入到即将淘汰的行列。

如今,厨房里烧的是管道天燃气、液化气,回到家,燃气灶一扭即旺,两个火眼可以同时烧菜做饭,还可以调节火力的大小。城市中暖气的普及率逐年提高,煤球炉子几乎成了出土文物,说不定哪天你会在拍卖会上见到它的身影。

[责任编辑: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