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牵手

  那天下午,我和她去离婚。不为别的,就为一件小事儿发生了争吵,吵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吵到了离婚的程度。

  一路上,我们谁也不说话。到了法院,办完了相关手续,我拿着那张立案的纸,和她一前一后走出了法院的大门。

  “再一起吃顿饭吧!”这句话鬼使神差地从我口中蹦出。她望了望我,点点头。然后,她满怀心事垂下头,垂得很低。

  这顿饭,我和她吃得很慢,吃到很晚。餐厅里有一种少有的寂静,我们吃得很落寞。我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她一张接一张地换餐巾纸。烟头落了一地,餐巾纸甩了一地。我和她话说得极少,不多的几句很相同,都在无意中重复着对方的话,都在小心翼翼地提示对方以后的生活,生怕触到了什么,又怕伤到了什么。

  从餐厅里出来,已经很晚了。她说她想回娘家。我说:“我送送你。”她默许了。又是一前一后,各自摸索着前行,保持着1米的距离。

  终于到了她娘家楼下。已经是深夜了,楼梯间却没有灯。我们同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都不由自主地怔了一下。以前,一直是我紧紧地牵着她的手,从这里上去。可是现在,我们都快离婚了,我已经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去牵她的手了。

  还好,我很快就想出了一个妙法儿――我把那张即将把我们分开的纸卷成一个圆筒,把纸筒的一端递过去,她握住了纸筒另一端。我心里有点儿痛,莫名其妙的。接着,我在前面打探方向,她在后面默默感应,一起爬着楼梯……

  这样牵手的时间很长,像是跨过了一个世纪;这样牵手的脚步很远,像是走过了人的一生……爬到六楼她娘家门口时,她没有进去,而是抽泣着扑进了我的怀里。

  三天后,我们一起去法院撤消了离婚诉状。

  在现实生活中,每一对凡俗的夫妻都要爬这样那样的楼梯,陡的也好,平的也好,转弯也好,有灯照着的楼梯自然好爬,遇到黑灯瞎火的楼梯就得双方牵手了。口文/黄邦寨

[责任编辑:nt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