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国际观察:枪口下民众的命,美国治不好的“病”

中新网5月17日电 (记者 孟湘君)加拿大的8倍、欧盟的22倍、澳大利亚的23倍、英国的近100倍……

这些数据不是在说美国GDP如何领先于他国,而是华盛顿大学对2019年美国枪支暴力死亡率与西方国家对比的研究。

“仇恨是美国灵魂上的污点”,美国总统拜登形容道。即使这个国家平均每天就有超过116人因枪支暴力丧生,控枪为何仍难如登天?

【喋血布法罗】

5月9日以来这一周,美国几乎每天都有登上报章的枪击案发生。其中一起大规模血腥枪击案在网络游戏平台上直播,引发轩然大波。而直播发起者以及枪手本人,是一名年仅18岁的白人男青年,佩顿·金德伦。

当地时间5月14日,美国纽约州布法罗市一家超市发生大规模枪击事件,当地警方已封锁事故现场。

当地时间14日,金德伦驱车前往纽约州布法罗一处非洲裔社区附近的超市,用半自动步枪枪击民众,导致10人丧生、3人受伤。种种迹象显示,这是一起预先谋划、精心准备的袭击:

一、枪手身穿迷彩服、防弹背心等军用装备,遭超市保安射击后未受伤;

二、枪手戴有带摄像头头盔,并登陆网络账号,短暂直播行凶过程;

三、行凶前,枪手疑在网上发表长达180页“宣言”;

四、枪手驾车前往特定地点,非裔是其挑选的袭击对象,死伤者中共11名黑人,2名白人。

目前,金德伦已被拘留并被控一级谋杀罪,这是纽约州最严重的谋杀罪,如罪成其将遭终身监禁,无权利假释。

资料图:挪威于特岛枪击案凶手安德斯·布雷维克。

金德伦曾在所谓“宣言”中自称“法西斯主义者、白人至上主义者和反犹主义者”。他声称犯案受到多名罪大恶极的枪手“启发”,包括:

2011年,在挪威杀死77人的安德斯·布雷维克

2015年,在美国教堂杀死9名非洲裔的迪伦·鲁夫

2019年,在新西兰清真寺枪杀51人的布伦顿·塔兰特

这一事件被列为美国国内恐怖主义行为。美司法部正调查,这起带有“白人至上主义和种族暴力极端主义”色彩的仇恨犯罪案。美国政要及联合国秘书长等,均表示谴责。

美国总统拜登:

“仇恨仍是美国灵魂上的污点,美国社会消除仇恨的决心不动摇”。

美副总统哈里斯:

“对受害者及亲人表示慰问。出于种族动机的仇恨犯罪或暴力极端主义行为,是对所有人的伤害”。

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社交媒体公司必须处理并追踪其平台上的极端主义行为,保持警惕,提醒当局”。

美国参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

“种族主义一直是美国的毒药,美国迫切需要解决枪支暴力问题。种族歧视及隔离、白人至上观点,长期对美国社会产生不良影响”。

纽约州州长霍赫尔:

呼吁制定国家法律来控枪,“社交媒体需对其平台内容负责”。“不受限制地获取枪支和在网上分享仇恨信息,是一个致命组合”。

资料图: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联合国秘书长副发言人法尔汉∙哈克:

秘书长古特雷斯对事件造成10人死亡“感到震惊”。古特雷斯“强烈谴责一切形式的种族主义,以及基于种族、宗教或族裔特征的歧视,并希望公正审判将获胜”。

【管控“幽灵枪”】

就在上月,62岁的美国人弗兰克·詹姆斯在纽约市布鲁克林区发动袭击,在朝地铁内投掷两枚烟雾弹后,他使用手枪朝乘客射击数十次,打伤10人,另有10余人因吸入烟雾、跌倒等受伤。

据外媒报道,枪手詹姆斯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仇恨言论,批评纽约市政府为打击犯罪而大规模驱赶地铁流浪汉,并抨击上任3个多月的纽约新市长亚当斯控枪政策“注定失败”。

当地时间4月12日,美国纽约市布鲁克林区36街地铁站发生枪击案,大批警力和相关部门人员赶赴现场。中新社记者 廖攀 摄

而这一切,就发生在拜登政府反对枪支暴力的总统令出台后仅一天。

4月11日,拜登签署行政令要求监管及取缔“幽灵枪”,并计划在2023年预算中增加警务支出。

“幽灵枪”是指一种自制枪,由自由销售的组件拼装或改装而成,通常没有可据追踪的序列号。其成为多名枪手的首选武器,比如2021年3月22日,美国科罗拉多州博尔德市导致10人丧生的枪击案中,枪手就使用了组装的稳定支架。

2021年3月16日,21岁的美国人罗伯特·亚伦·朗用枪打死8人,被认为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他是合法购买武器的,枪店售货员回忆,检查其是否具备刑事责任能力,只用了一分多钟。

资料图:2019年美国俄亥俄州代顿市枪击案枪手所持武器,被警方公开。

美国司法部统计显示,2016年到2020年,执法部门在犯罪现场找到近24000支“幽灵枪”,这种枪数量的激增,无疑增加了警方办案难度。

美司法部曾建议:

枪支零售商在出售枪支组件前,须核实买方个人履历

枪械生产商须在枪械机匣上标示序列号,以便追踪

枪支经销商应对3D打印手枪或其他非量产枪支,标示序列号

针对可提高射击准确度、稳定性、容易度的枪支零件,收紧销售规则

地方政府可立法允许公民在发生冲突或存在自杀威胁时,请求法院限制亲属获得武器

【观念两极化】

虽然拜登要求司法部使这类枪被视为标准枪支,有意对枪支泛滥问题“开刀”,但为何各方都不看好?

美国总统拜登。

第一,美国政治持续极化。

美国的竞选政治与拥枪集团利益捆绑,民主党主张严格控枪,共和党则反对历届政府的控枪提议。随着11月中期选举临近,涉枪议题必成“驴象之争”焦点之一。

政治极化背景下,想要通过国会立法,过程漫长、博弈激烈。比如参院通过立法需60票,不仅需民主党全部参议员赞成,还需至少10名共和党人支持。有关增强购枪者背景调查的法案,至今仍卡在参院。

总统行政令不同于国会立法,拜登此次通过行政令绕开国会推出新规,就引发共和党人批评和反对,拥有强大政治能量的拥枪组织也打算起诉。拜登如进一步改革,或失去中部、南部选民,因此掣肘不少。

资料图:美国犹他州一所学校的教师,学习如何解除枪手的武器并反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第二,社会观念进一步撕裂。

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中,“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这一表述的危险性。但是,在枪支安全活动人士批评政府“做的远远不够”,认为需确保最基本的生命权时,拥枪组织仍固守“人人持枪以促进社会安全”的观念。

而且美国地方政府往往自行其是,许多州通过更宽松的枪支法,导致枪支泛滥问题仍然存在,甚至加剧。上行下不效,分歧反而越来越多。

第三,种族问题激化冲突。

《纽约时报》指出,受枪支暴力影响的群体中,非裔仍情况严重,从2019年到2020年,该群体受害者近12000人,与之相关的涉枪凶杀率增加39.5%。年轻非裔男性被枪杀可能性,是白人男性的20倍以上。

此次布法罗血案中的枪手,就自称曾研究“如何杀死尽可能多的非洲裔”。

当地时间2021年5月25日,美国民众纪念非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去世一周年。

2020年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死亡后,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示威抗议活动,社会影响深远。此事过后,美国枪支销量激增。

实际上,《社会科学季刊》援引研究显示,每次大规模枪击事件过后,步枪、手枪等武器销售都比之前火爆。

【另一种“流行病”】

此外,还有特殊因素的叠加。比如新冠疫情大流行,导致美国民众尤其是中下层民众收入减少、心态变化、安全感进一步缺失。

美疾控中心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涉枪凶杀案“历史性”增长,疫情暴发和贫穷问题或是主因。每10万美国人的涉枪凶杀率为6.1,系25年来最高水平。

资料图:一家售枪店铺的内景。

而据“枪支暴力档案”网站数据,截至5月14日,2022年以来美国已有15840人命丧枪下,13017人受伤,或将创新高。

据统计,美国平民在2018年就握有约3.93亿件武器,近3.3亿人口,人均持有1.2件武器。然而,这样的国度,并没有为自己换来更多安全。

“这个国家的枪支暴力是一种流行病。这是一种国际耻辱”,拜登曾表示。(完)

[责任编辑:刘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