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脱贫攻坚大型政论专题片《摆脱贫困》第五集 咬定青山

【解说词】四川大凉山深处的悬崖村——中国脱贫攻坚史上一个具有标志性的村落。

垂直悬挂在绝壁上的藤梯,曾是这里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

这些令人揪心的影像,曾一度刷屏网络,也刷新了人们对贫困的认知。

2012年以来,中国以每年超千万人口的减贫规模,书写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迹。然而,随着脱贫攻坚不断向纵深推进,许多同悬崖村一样的深度贫困地区,正成为最难啃的硬骨头和最后必须攻克的堡垒。

这些难中之难、困中之困能否如期脱贫,决定着整体脱贫攻坚战的成败,决定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能否如期实现。 

【同期】习近平:各地、各部门务必一鼓作气、顽强作战,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解说词】不获全胜,决不收兵。这是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中国宣言。

【字幕】山西省太原市

【解说词】2017年初夏,正在山西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

【字幕】2017年6月23日 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座谈会

【同期】习近平:以解决突出制约问题为重点,以重大扶贫工程和到村到户帮扶措施为抓手,以补短板为突破口,强化支撑保障体系,加大政策倾斜力度,集中力量攻关,万众一心克难,确保深度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同全国人民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

【解说词】这次会议,首次将以“三区三州”为代表的深度贫困地区,锚定为脱贫攻坚战后半程的主攻对象。

“三区”指的是西藏、四省涉藏州县、南疆四地州,“三州”是指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甘肃临夏州。“三区三州”跨帕米尔高原、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和黄土高原,覆盖了中国西北、西南最险峻、最高寒的地方,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三区三州”大多集民族地区、边疆地区和生态保护区于一体,社会文明程度低,群众受教育水平低,人均可支配收入低。直到2016年底,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仍超过383万人。

【同期】国家乡村振兴局规划财务司司长 黄艳:我们就对2016年底全国贫困县的(贫困)发生率进行了分析。(贫困发生率)高于20%的县,“三区三州”就占了一半以上,高于30%的县占了近80%。我们把2000多个县根据贫困程度进行了排序,(贫困)发生率最高的基本上是集中在“三区三州”地区。 

就像打仗一样,你就要集中你的兵力和火力去攻克这些战斗堡垒,也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总书记作出了这个战略部署。

【解说词】在太原会议仅仅三个月后,《关于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实施意见》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中央20多个部委相继出台40多个文件,一系列系统性扶持政策,一一聚焦深度贫困地区饮水安全、“控辍保学”、健康扶贫和住房安全等现实难题。“三区三州”所在的六个省区也分别制定具体实施方案,瞄准突出问题和重点任务,集中发力。

【字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村民 那斯尔·麦提尼亚孜:这条河水太浑浊了,我每次挑六桶水,能喝两天,喝完第二天还得再来挑水。我今年71岁了,我这辈子就是从这条河里吃水的。

【解说词】一桶水40斤,71岁的那斯尔老人这样背了整整60年。

春夏时节河水暴涨,泥沙俱下,背回来的水需要沉淀很长时间才能饮用。每到冬季河面封冻,凿冰取水更是费时费力。乌什开布隆村118户人家都和那斯尔老人一样,日复一日过着滴水如油、惜水如金的生活。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村民 那斯尔·麦提尼亚孜: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担心,第二天早晨起来有没有水可以用来洗漱,还会担心其他日常用水。

【解说词】“十三五”期间,全国共完成农村饮水安全巩固提升工程建设投资2093亿元,提高了2.7亿农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然而,和那斯尔老人一样身处南疆四地州的贫困群众,由于居住分散和干旱少雨,安全饮水一直是阻挡他们彻底摆脱贫困的最大难题。 

【解说词】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的墙上,挂着许多工程倒计时图表。

【现场】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副司长 张敦强:那个是进度,这个是解决完了的。就是一个一个就销号的,最后就是清零了,就放五角星了。

全国当时(2018年)(未解决饮水安全问题的贫困人口)是104万人,新疆就有36.15万,占全国的三分之一,所以这个难度你可想而知多么巨大的这个事。

【解说词】让全体百姓都吃上安全干净的放心水,始终牵挂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心头。党的十八大以来,他先后到访过24个贫困村,每次进村入户,他都关心乡亲们的饮水问题。

【现场】习近平总书记在甘肃考察

习近平:这个水是哪里的?

村民:这是我们的泉水。

习近平:我尝尝你的水。

【同期】习近平:在饮水安全方面,还有大约104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没有解决,全国农村有6000万人饮水安全需要巩固提升。如果到了2020年上述的这些问题还没有得到较好解决,就会影响脱贫攻坚的成色。

【解说词】2018年,水利部将解决贫困人口饮水安全列为水利扶贫的头号工程。2019年3月,《水利部推进新疆农村饮水安全脱贫攻坚方案》正式出台。

【同期】水利部农村水利水电司副司长 张敦强:真是落实党中央国务院这个号召,就是无论有多难也要解决贫困人口“两不愁三保障”。哪怕少上几个重大水利项目,我们也要挤出这个钱来解决。

【解说词】为了帮助那斯尔老人所在的乌什开布隆村找到安全达标的水源,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水利厅派出经验丰富的勘探团队,五次进入河川深谷,累败累战,终于在八公里外的山谷找到一处甘泉。

然而经过评估测算,这项引水工程投资高达近900万元,户均成本近10万元。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水利局局长 杜涛:跟我们前几年那些项目(比),投资差距特别大,所以怕立不了项。最后我们上报以后,咱们自治区(和田)地区决定不惜任何代价,这个村人口再少,我们必须要解决。

【解说词】乌什开布隆村世世代代靠背水过活的村民,终于盼来了工程开工的这一天。他们牵上自家的毛驴,自发地加入到施工队伍中。整整四个月,120多天不舍昼夜,清澈的泉水终于流进了乌什开布隆村。

【同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于田县乌什开布隆村村民 那斯尔·麦提尼亚孜:能把水给我们通到房子里,我们非常感激,现在我们用水很方便,我们非常感谢党中央,感谢习近平总书记。

【解说词】2020年5月,投资规模更大、工程难度更高的新疆伽师县饮水安全工程正式竣工,总投资高达17个亿,铺设管线超过2000公里。从帕米尔高原奔涌而来的雪山水,让伽师县40多万群众从此告别了苦涩的地下水。

从2016年到2020年,中央对“三区三州”农村饮水安全工程累计投资189.48亿元,中央专项补助资金49.03亿元,解决了近280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提升了1219.1万农村人口供水保障水平。

净水潺潺,见证着中国共产党人不惧艰险,咬定青山、攻坚克难的意志和决心。

【字幕】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昭觉县阿土列尔村

【解说词】每个周五,是许多阿土列尔村村民最期待也是最焦虑的日子,因为这一天,他们的孩子们要攀爬近两个小时的藤梯从学校回家。

【解说词】这些用藤条和树枝搭建的简易梯子,日晒雨淋后非常脆弱,一不小心,就有摔倒坠落的危险,仅阿土列尔村就曾有十几位村民葬身崖底。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尔村村民 陈古吉:没有钱搬出去,想脱贫都脱不了,实在没有办法,难受就这样,不难受也就这样。

【解说词】出行难、上学难、就医难、致富难。破解这一道道难题的关键就是要打通这条村民进出大山的“天路”。

2016年8月,州、县两级财政筹集100万元为悬崖村村民修建钢梯。村民们主动出工出力,200多天的时间,他们和施工队一起,硬是将重120多吨的6000多根钢管,一根根背上悬崖,搭建起这条2556级的牢固天梯。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尔村村民 甲拉以洛:外面的人帮助我们,给我们修路,在这样一个悬崖峭壁的地方修路,我们十分感激。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尔村村民 莫色阿旦:为了下一代好过生活。

【解说词】悬崖村的变化也牵动着习近平总书记的心,2017年的全国两会上,他专门提起了这个村庄。

【同期】习近平总书记:去年媒体报道了凉山州的悬崖村,看到村民和孩子们常年在悬崖上爬藤条,上山下山,安全得不到保证,看了以后心情还是很沉重的,也很揪心。前不久又看到材料,说当地已经建了新的铁梯,这样心里又感觉到松了一下。

【解说词】很快,悬崖村又通上了自来水,有了稳定的电能。2017年6月,通信铁塔的落成,让这里拥有了同城里一样的网络信号。

如今,阿土列尔村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仅 2019年,来爬钢梯的游客就接近10万人。2014年,贫困人口人均年收入还不到2000元,2019年已超过6000元。

村民们特意录制了一段视频,把村里的最新变化汇报给习近平总书记。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尔村 帕查有格:反正现在我们大家完全就是一副卷起裤腿,甩开膀子,要大干的阵仗。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土列尔村 阿吾木牛:请总书记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干,让我们村民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

【解说词】脱贫路,行稳致远;好日子,纷至沓来!

2020年5月,作为四川省最大规模易地扶贫搬迁工程的一部分,“悬崖村”的84户贫困户全部搬出山上的土坯房,住进了县城的新楼房。

【解说词】同样是在大凉山,另一个曾经闭塞的村庄,也因为一条路,彻底改变了贫困的面貌。

【字幕】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阿布洛哈村

【解说词】阿布洛哈村位于大凉山腹地海拔3000多米的悬崖顶上,三面环山,一面临河,村民日常出行要走上4个小时才能下山。直至2019年底,这里的贫困发生率仍高达71.94%。这在“三区三州”也不多见。

2019年,交通运输部和四川省联合制定了“脱贫攻坚、交通先行”计划,重点任务是让最后一批没有通村公路的建制村,务必在2020年通路、脱贫。

通往阿布洛哈村的公路是全国最后一条通村公路,设计全长近4公里。

【同期】四川路桥集团总经理助理 赵静:这条路本身技术难度远远超过我们修的其他路,我们公司就来了至少五个博士、十多位专家,到现场来一起探讨方案。

【解说词】由于项目全线位于高山峡谷地带,山体岩石破碎和大面积塌方,时常将施工机械砸毁,工程一度停滞。

直到2019年11月还有一公里没能修通,这似乎像是一个隐喻——脱贫攻坚,越到最后,越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同期】四川省扶贫开发局局长 降初:这条路再不完成的话,明年(2020年)很可能就有影响。这个阶段不攻坚的话,这个是不行的啊!实际上这个也是总书记和党中央国务院现在作部署的时候提出来打歼灭战的一个缩影。

【解说词】虽然交通闭塞,但阿布洛哈村却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未来,依托金沙江大峡谷开发登山攀岩、户外探险、民俗体验等旅游产品,阿布洛哈村有望成为特色种植养殖和农村旅游开发融为一体的亮点村。只要有了路,阿布洛哈村未来可期。

为了如期完成任务,施工方被迫调整方案,从道路两端共同施工推进。可是,多年来,阿布洛哈村连生活必需品都是靠人背马驮,大型设备根本无法进村。

【同期】四川路桥集团总经理助理 赵静:我就大胆地提出,我说我有一个办法,弄个直升机。他们说那行,直升机,就这样出来了。我自己都觉得是天方夜谭,但是我没想到他们会同意。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阿布洛哈村党支部书记 吉列子日:那些老年人我们聊天的时候,(我说)我们这边有可能要用飞机来把这个挖机带过来。他说你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我说你们不信的话,你们到时候来看一下就知道了。然后他们全村的人就一大早没吃饭,就直接赶到这里来坐着。

【解说词】在村民们的半信半疑中,2019年11月30日,一架米-26直升机真的出现在村子上空。

仅用八天时间,这架直升机成功将挖掘机、装载机、潜孔钻机一一运到村里,朝着最后的一公里掘进。

【同期】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布拖县副县长 姚智:如果不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话,我想在其他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可能,没谁会做这件事,花这么大的代价,就为这么几十户人家,两百多口人去解决路的问题。

【解说词】在彝语里,“阿布洛哈”意为“被遗忘的地方”,然而在小康路上一个民族都不能少的中国,阿布洛哈村不可能被遗忘。

如今,这个大山深处的村庄已经实现“出门硬化路,抬脚上客车”的梦想,开始迎接山外来客。

【同期】交通运输部副部长 戴东昌:对于“三区三州”的交通运输项目,我们大幅度地提高了投资补助的标准,五年以来共投入大约2800亿元。“三区三州”所有的建制村都实现了通硬化路、通客车,解决了行路难的问题。

【解说词】今天,包括“三区三州”在内的中国农村公路总里程超过420万公里,这张巨大的“毛细血管网”,将全国3万多个乡镇、60多万个行政村与国道、省道紧密相连,也将千千万万贫困群众的小康梦稳稳托起。

【解说词】云南西北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高山峡谷,江水奔腾,森林草场耸立云端,然而,这世外桃源般的光鲜背后,却是频繁暴发的泥石流、山体滑坡和始终无法挣脱的穷困。直到2019年底,全州仍有80个贫困村44000多贫困人口。

【同期】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地区振兴司司长 童章舜:“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老百姓贫困程度极深,生存环境非常地恶劣,只有通过易地扶贫搬迁的这种办法,才能从根本上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2017年以来,国家发改委向“三区三州”安排易地扶贫搬迁中央预算内投资110亿元,支持“三区三州”110多万贫困群众实现易地扶贫搬迁。

【字幕】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阿打村

【现场】张永雯:我有点怕它滑,因为上面有水。

【解说词】驻村扶贫队员张永雯,在阿打村已经工作两年了。这是她第28次走过这座吊桥。桥对岸的峭壁上住着苦阿恒一家人。

【现场】张永雯:阿苦,你来接我呢,好久不见啦!

【解说词】这个傈僳族少女已经15岁了,却从没有上过一天学。山外的世界对她来说,就像童话一般遥不可及。

【现场】

张永雯:咱前前后后都来了好多次了,都有十多回了,而且现在村里很多村民都已经搬了,到上面大家又可以做邻居了。

苦阿恒妈妈妮四香:这里可以生火煮饭,又可以养猪养鸡,搬过去又不能养猪养鸡。

张永雯:咱们打工挣得比那个多呢,好不好?

苦阿恒妈妈妮四香:我又不能打工。

张永雯:去棒球厂,那个工作也不难。

【解说词】怒江州生活着50多万傈僳族、怒族、独龙族和普米族等少数民族群众,人口占比超过93%,其中有不少是过去长期与世隔绝的“直过民族”。很多贫困群众因为不理解易地扶贫搬迁的政策,一开始还是顾虑重重。

【同期】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阿打村驻村工作队队员 张永雯:我就觉得可能他现在是暂时的不理解,但是以后的话,我觉得等他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了,就会感恩了。就是你推他一下,他以后的日子可能就不一样了。

【解说词】走不出心中的大山,就迈不进小康的门槛。

为了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2020年2月,怒江州在原有驻村工作队的基础上,又精心选派800名党员干部组成“背包工作队”,背上睡袋和干粮,走进绵绵群山,挨家挨户宣传政策、对症下药,一一解决群众的后顾之忧。

山里,动员搬迁的扶贫干部迎难而上;山外,安置社区建设也在攻坚克难。

【解说词】怒江沿岸地质条件复杂,施工难度极大,建筑成本是平地建楼的近3倍。2017年以来,怒江州腾出峡谷中珍贵的平整土地,先后建起了70多个安置社区。

【字幕】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福泽安置社区

【解说词】2020年1月,怒江州最后一个移民安置社区——福贡县福泽社区仍在加紧施工。

恰逢雨季,道路泥泞不堪。为了运输一台大型施工设备,仅一百多公里的路,却要走上十天。

为了如期完工,县里的干部和施工队已经连续奋战了9个月。

【同期】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福贡县委书记 杨永铸:压力大、时间紧、任务重,睡都睡不着。反正只要我有时间我就会来盯着这个点,让我们的贫困群众尽快摆脱贫困,住上好的房子,过上好的日子。

【字幕】2020年1月12日 福贡县福泽安置社区

【现场】施工人员:三、二、一,亮灯!

【解说词】2020年1月,福泽安置社区全部竣工,1500间新居正迎接着最后一批来自大山里的新主人。

【字幕】2020年3月28日 福贡县福泽安置社区

【解说词】经过扶贫干部耐心细致的工作,苦阿恒的爸爸妈妈终于打开心结,愿意走出大山,开启全新的生活。

3个月后,苦阿恒顺利进入专为大龄失学儿童开设的学校,圆了自己的求学梦;妈妈妮四香也在小区的扶贫车间打工;大姐正张罗着租间门面开家早点铺。

短短几年时间,“三区三州”共有110多万贫困群众和苦阿恒家一样,自愿搬出深山,实现了生产生活方式的转变。

【解说词】“贫困之冰,非一日之寒;破冰之功,非一春之暖。”贫困群众脱贫的关键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帮扶,更需要思想观念的转变。

【字幕】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舀水村

【解说词】甘肃临夏东乡族自治县舀水村的马卡非也,这段时间委屈难受——村里开了一家扶贫绣坊在招收绣娘,她很想去试一试,可婆家就是不让。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东乡族自治县舀水村村民 马卡非也:我也想像别人一样,那样挣钱,然后跟(丈夫)说。然后他说你好好看孩子嘛,你做啥做,然后他把我的东西全部都扔到地上。我心里也特别难受,憋在心里压抑着,不敢总跟他(丈夫)反抗。

【解说词】马卡非也的遭遇在东乡县十分普遍,在当地人的传统观念中,男人应该出门打工挣钱,女人就该待在家里。要是女人也抛头露面出门打工,就会被乡邻们看不起。

马卡非也全家七口人只有丈夫一人在外打工,即使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丈夫和婆婆宁可守着穷日子,也不同意她出去挣钱。

【同期】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书记处原书记 章冬梅: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妇女的减贫事业,顶层设计把这个妇女的减贫纳入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整体战略部署中。全国妇联启动并实施了“巾帼脱贫行动”,从思想、教育、健康、巧手等等各个方面来帮助妇女脱贫。

【解说词】随着“巾帼脱贫行动”深入推进,临夏州因地制宜,专门针对数量庞大的留守妇女扶持了一批适合她们在家门口就业的扶贫项目。即使这样也还得挨家挨户上门动员。

【现场】县妇联干部祁秀莉等人来到村民马卡非也家

县妇联干部祁秀莉:你好,我们是县妇联的,你的儿媳妇马卡非也,说是不让来,不让她来的原因是啥?

马卡非也的婆婆:不能去,儿子出去就行了,女娃娃不能出去,人家看见会笑话呢,不能出去。

马卡非也:婆婆让我去吧。

马卡非也的婆婆:不让出去,我们穷也不让出去。

县妇联干部祁秀莉:你看她们年轻,不出去的话,你们永远一辈一辈就受穷。

绣坊负责人:我们是在家里面可以接订单。

【解说词】耐心地说服,细致地劝解,马卡非也的婆婆终于转变了态度。

就这样,一家一户走访、劝说,许多东乡女和马卡非也一样,来到绣坊,开始了她们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

勇敢走出家门的妇女们发现,精准扶贫,为她们开辟了更加广阔的舞台。对于这一点,积石山县的马在乃白体会更深。

【字幕】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

【解说词】马在乃白的丈夫几年前突然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和十几头牛。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不懂养殖技术,她家的牛一头接着一头地死去。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县前庄村村民 马在乃白:我眼睁睁看着(牛)刚打完针就死了,对我来说是,整个倾家荡产。

【解说词】当马在乃白深陷困境的时候,从中央到地方,精准帮扶的政策体系正在广泛覆盖。

县畜牧局的干部手把手教她给牛打疫苗;扶贫干部们引导她给牛上保险,帮她贷款购买新品种。

勤劳肯干的马在乃白掌握了技术,圈里的牛也越来越壮实,可到了该去市场卖牛的时候,她发现,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摆在面前。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县前庄村村民 马在乃白:刚开始的时候,几个老人站在我背后,说,哎呀,这个女的肯定是不正经的,不去买衣服、逛商场,(而去)逛这个牛街市上。

【解说词】自古以来,临夏州就是“茶马互市”的中心区,牛羊市场上放眼望去,全是“捏码子”谈价钱的大男人。女人出现在这种地方,往往会遭受非议。

走上职场、走进市场,对很多观念相对保守的贫困地区女性来说并不容易。为了帮助她们克服内心的畏惧,临夏州针对妇女脱贫的各种培训班,每周都会在各个乡镇开课。不仅传授致富技能,还会对她们进行观念疏导。

【解说词】大字不识一个的马在乃白被扶贫干部拉进了课堂。

【现场】甘肃临夏州积石山县吹麻滩镇妇女技能培训班老师:害怕的是什么,害怕的就是不敢往前走,不敢想、不敢做、不敢动。

【解说词】越听,马在乃白的心里越亮堂。通往牛羊市场的这条路,马在乃白曾走过无数次,但如今的她,已经不再胆怯。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县吹麻滩镇村民:现在这是大老板,可以嘛,赚钱没问题,本事很大。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县前庄村村民 马在乃白:女人啥活都能干,我感觉我是挺自豪、挺骄傲的,赶上了个好时代,还是赶上了个好政策吧。

【解说词】现在,马在乃白已成了远近闻名的养牛大户,和当地众多走出家门的妇女一样,正用勤劳的双手,改变着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韩陕家村村民 马阿舍:(以前)我老公只有他挣钱,现在(我)又有钱挣,心情也好了跟着。

【同期】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松家湾村村民 马秀莲:以前我们都没有见过什么工厂之类的。长见识,知道这么多,原来世界可以这样。

【解说词】针对深度贫困地区妇女的系列精准扶贫措施,融化了传统观念的坚冰,不仅帮助千万贫困女性赢得人生出彩的机会,也将她们的孩子和家庭带进广阔的新世界。这是“三区三州”脱贫攻坚战超越当下、点亮未来,长久而温暖的力量。

【字幕】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喜德县烈火村

【解说词】新学期开学第一天,凉山州喜德县烈火村的孩子们早早出发,要赶往山腰上的幼教点。

【解说词】刚开始上课,又有一位村民领着孩子来到了幼教点。

新来的小朋友叫皮特克哈,已经六岁了。本该是上小学的年纪,他却是第一天走进幼儿园。

既听不懂老师说的普通话,又不能随性玩耍,皮特克哈在教室里如坐针毡。

【同期】四川凉山州喜德县烈火村幼教辅导员 吉木说铁:我们俩刚来的时候啊,全部都是这样的。(孩子们)家里边是语言环境一点都没有,全部都是母语(彝语),包括四川话一句都不会,普通话就更不用说了。

【解说词】在“三区三州”,很多少数民族孩子在学龄前没有学会普通话,进入小学后就无法跟上教学进度,因此辍学率极高。

2018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凉山州看望彝族同胞时,特别关切这里孩子们的教育问题。

【同期】习近平:教育一定要搞上去,不能够说下一代还继续这样地输在起跑线上。一开始就是语言也不行,你们语言不行就不可能进入社会。文化不够,你也不可能做更多的事情,就业上也受限制。

【解说词】教育扶贫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彻底斩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之策,而在“三区三州”,当务之急是让学龄前儿童学会普通话。

2018年7月,国务院扶贫办、教育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的通知》,对四川等9省份少数民族学前儿童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作出部署,并在四川凉山州展开试点,着重提升幼教老师普通话教学能力,帮助学龄前儿童“听懂、会说、敢说、会用”普通话,养成讲卫生、爱学习、守纪律、懂礼貌等良好习惯。

同样是在这一年,在凉山州府西昌市,一座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正式落成,点亮彝族孩子未来的师资力量,正在这里培育。

【解说词】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层面的帮扶,为村级幼教点注入了新的活力。从那以后,每周都会有专业的幼教老师来到烈火村,给孩子们带来耳目一新的课程。

幼教辅导员吉木说铁和沙马小龙也经常参加教师培训,用规范的教学方法教孩子普通话。

【解说词】小皮特也已经喜欢上了幼教点的生活,短短几天时间,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财政先后为中西部地区累计投入支持学前教育发展专项资金1312亿元,其中为“三区三州”投入高达302亿元。2018年后,教育部又联合国务院扶贫办、财政部,明确提出中央财政教育转移支付资金继续向“三区三州”所在区域倾斜。

这一项项强有力的政策和支持,必将为同小皮特一样的孩子,开启与他们父辈迥然不同的生活。

【解说词】猎猎经幡,传递着藏族人民世世代代对健康和吉祥的祈盼。

【字幕】西藏自治区昌都市 丁青县

【现场】援藏医疗队队员:我们车子陷进去了,不能开了,就只能是走路走了。

【解说词】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的援藏医疗队,正在赶往次旺塔孜家,试图劝说他去医院做手术。

在前不久的包虫病筛查中,21岁的次旺塔孜被发现病情危急。

包虫病严重时又被称为“虫癌”,狗和牛羊是重要的传染源,牧区是包虫病的高发区。西藏农牧民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极为普遍。推进健康扶贫,是西藏脱贫攻坚战的重中之重。

看到医疗队登门,次旺塔孜一家很热情,但是当医生们提到手术治疗时,他的妈妈却十分抗拒。

【同期】次旺塔孜妈妈:担心,担心儿子出事。

【解说词】在西藏的偏远地区,许多牧民都害怕做手术。这一轮筛查中发现100多例病人,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接受治疗。

这次医疗救助行动,将为贫困家庭患者提供免费治疗。医生们特别希望这一家人能抓住机会。

【现场】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医生 陈敏:你哥哥的病灶在这个地方。在肝的左边,他的病灶有这么大,这一片都是。你给妈妈说一下好吧。必须要手术的,要是不手术它会越长越大。

【解说词】经过医生的耐心劝说,次旺塔孜的妈妈终于同意让孩子做手术。

【解说词】2017年以来,覆盖全域的包虫病综合防治工作在西藏启动,对西藏290多万人进行包虫病筛查,并对26000多名确诊或疑似患者提供了免费救治。

2018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的《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特别提出:全面实施“三区三州”健康扶贫攻坚行动,重点做好包虫病、艾滋病、大骨节病、结核病等疾病综合防治。

【解说词】次旺塔孜是丁青县第一个接受手术治疗的包虫病患者,他的康复让其他患者看到希望,他们纷纷走进医院。

经过三年的努力,西藏包虫病高发态势得到了有效控制。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西藏地区的医疗难题,中央又提出从“输血式”支援向“造血式”支援转变,帮助当地开展住院医师培训,为他们留下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同期】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 李斌:2018年以来,中央财政累计为“三区三州”安排了240.6亿元的资金投入,为1126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加强建设,每个乡都设置了卫生院,每个行政村都设置了村卫生室,并配备了合格的医生,群众基本医疗有保障的问题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解说词】2020年是脱贫攻坚战的决战决胜之年,我国对未摘帽的52个贫困县和1113个贫困村实施挂牌督战,其中,“三区三州”占比近一半。

【字幕】2020年3月6日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座谈会

【同期】习近平:要继续聚焦“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要较真碰硬“督”,各省区市要凝心聚力“战”,啃下最后的硬骨头。

【解说词】中央和省对52个贫困县给予332亿元财政支持,各省财政也对1113个贫困村重点倾斜。

四川凉山州对照“两不愁三保障”核心指标,对七个未摘帽贫困县的所有贫困村逐户排查,补齐弱项短板。

新疆和田地区两万名干部扎在一线,助力五个未摘帽深度贫困县发展特色养殖业,开办现代农业产业园。

怒江州在最后三个未摘帽贫困县发展草果种植、修建“产业溜索”,解决贫困户的运输难题。

咬定青山不放松,“三区三州”捷报频传,到2020年底,“三区三州”贫困人口全部如期脱贫。

【解说词】“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 

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三区三州”咬定青山、闯关夺隘,一举攻克最顽固的贫困堡垒,打赢中国减贫史上最艰巨的战役。

“三区三州”的脱贫攻坚,走过了一段攻城拔寨、布满艰辛的非凡历程;贫困群众实现“一步千年”的历史跨越,同全国人民一道迈入了小康社会。  

岁月铭记,山河为证!

[责任编辑: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