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心是一朵盛开的浪花

涛从小就生活在黄海之滨,潮汐潮落,海浪在一进一退中,把一朵朵浪花从深蓝里盛开成雪白。

涨潮的时候,海浪卷着浪花击打着礁石,一波比一波凶猛,那磅礴的气势震耳欲聋。

退潮的时候,海浪挽着浪花吞吐着沙滩,一波比一波温柔,那绵软的性子让人情不自禁地想掬起一朵浪花。

沙滩上,涛挽着裤腿,提着一个小水桶,捉螃蟹,挖蚬子,捞鱼虾。涨潮了,涛踩着砂石,满载而归,完全不在乎裤脚湿湿的,一道道不规则的盐渍若隐若现。

母亲把这一小桶海鲜做成一盘海杂拌,大锅里,冒出翻滚的水花,水花蒸腾出的海鲜味,熨帖着涛正在成长的身体。

被海鲜喂养的涛还是离开了海边。好男儿志在四方,黄海的那边,比大海更有诱惑力。

在工地,涛找了一份架子工的工作。脚手架上,他战战兢兢地瞅着地面。他见过大海的磅礴,他的心胸被大海涤荡过,于是,他很快就学会了适应。

然而,马有失前蹄的时候,一次疏忽大意,他从脚手架上栽下来。左脸被钢筋划破,毁了容。

涛还年轻,一条暗红色的蚯蚓一样的伤疤蜿蜒在脸上,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怕别人看他的脸,他总是低着头走路,甚至不敢与人说话,他封闭了自己,那个大大咧咧的男孩子变成了一个谨小慎微的“哑巴”。

母亲急坏了。

她却把焦急深深地埋藏在心里,只是淡淡地说:“孩子,回家吧!我们赶海去!”

海还是以前的海,涨潮依然,退潮也依然。

涛挽起裤腿,走到一个浅水湾里,他发现那里面有一只挥舞着钳子的赤甲红螃蟹,他刚要准备捉螃蟹,水里却清晰地照见他那张丑陋的脸,他愣了一下,紧接着,一朵浪花袭来,“哗啦”一声,水面上的镜子粉碎了。赤甲红螃蟹趁机躲进一块石头底下,他搬开石头,捉住了赤甲红螃蟹,浅水湾又清澈如镜,他呆呆地望了一会儿说:“好大的一只蟹子!”

那天,收获颇丰。当一朵朵浪花拍打着礁石时,他极目远望,海的那边,看不到边际。沙滩上的杂物被大海一一接纳,此刻,大海是那么纯净,那么磅礴,他的心潮随着波浪起伏。

虔诚地低下头,他觉得自己的一张丑陋的脸,在大海这面广阔无边的镜子面前几乎不值一提。

那天,母亲像以前一样,做了一锅海杂拌,海杂拌里有鱼,有虾,还有八爪鱼,还有蛤,那盘海杂拌比以往任何一顿海鲜都要鲜美,他的头是昂着的,脸上挂着笑容。

他的心头盛开着一朵翻滚着的浪花,那朵浪花冲淡了脸上丑陋的疤痕。

在心头深藏着一朵盛开的浪花,人生的风风雨雨都会坦然面对。海浪翻涌,无休无止。人生之路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一朵浪花就是一朵心花,开在挫折上的花,是信念之花,那是大海上的一盏不灭的明灯。(宫  佳)


[责任编辑:何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