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蒙古马:草原文明的使者

   

编者:田宏利 出版社: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蒙古族素有马背民族之称。一说到蒙古族,就会想到马,眼前就会出现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草原上是万马奔腾的欢快景象。马是马背民族身体的延展和生命的延续。

《漫话蒙古马》一书详细阐述了蒙古马与蒙古民族息息相关的众多层面,从生活、生产、战争、文化与文明剖析了蒙古马——这一草原文明的使者,给广大读者提供了一本快速、全面了解蒙古马的通俗读本。

大家都知道,世界上马的种类较多,蒙古马是中国乃至全世界较为古老的马种之一。蒙古马体形较小,其貌不扬,既没有英国纯马种的高贵气质,也没有俄罗斯卡巴金马的修长身条。但是,蒙古马有着其他马种无可比拟的品质。在内蒙古草原的高寒地带,蒙古马是世界上耐力最强的马种,对环境和食物的要求是最低的,这些显著的特点成就了蒙古马在草原文明的进程中有着使者的神圣使命感。

十二世纪成吉思汗能够征服整个欧亚大陆,除了他带领的蒙古将领骁勇善战外,蒙古马的功劳也可以说绝对不可湮灭的。蒙古马身躯粗壮、四肢结实有力、体质粗糙、耐劳不畏寒冷、生命力极强,在远去的欧亚古战场上,这些蒙古马镇定自若、勇猛无比,配合着马上奔突的血性将士,成就了一场改变世界版图的亘古伟业。除却战争,蒙古马是“逐水草而居”的蒙古族狩猎、放牧和迁徙不可缺少的“亲密伙伴”,是适者生存下的草原精灵。在草原长期的生产和生活中,二者相互依存、密不可分,谱写了一曲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乐章。在蒙古族的历史传说中,有很多关于蒙古马通人性、遇事主动承担风险、对主人竭尽忠诚的生动感人的故事。

蒙古人的音乐、舞蹈、史诗和服饰,很多都是直接取材于马。马元素是草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可以这样说,马文化是草原文化的集中体现。移动的马背,撑起了游牧文明最初的萌发。“蒙古族视马为神圣的伙伴,他们就像离不开太阳和月亮一样离不开马。在平素,他们虔诚供奉的是‘玛尼洪’旗帜上的九匹神马图。马背民族视马褂、马靴为最庄重的服饰,认为马奶酒是最纯洁吉祥的食物,赛马是草原上最欢乐的体育比赛,马头琴的演奏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

马是蒙古族精神上的守护和寄托。在草原歌曲和史诗中,赞美和歌颂马的作品比比皆是,马成为蒙古族心灵深处情感的表达。历史的车轮进入到新世纪,随着牧民转变农耕、养马受到圈养限制、蒙古马的数量锐减,现在的草原上已经很难再现万马奔腾的景象。随着生活方式的变迁,马背支撑起的草原文化也在逐渐式微。传承马文化、传承草原文化已经成为当今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重点项目。挽救蒙古马,弘扬马文化、促进马产业发展,成为振兴民族产业、弘扬民族团结的重要举措,也是传承和弘扬草原文化、建设民族文化大区的内在要求。

[责任编辑:何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