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一家4口华山跳崖留遗书让人帮报警:不想暴尸荒野

 

昨日,西安某知名超市一名女员工和三名亲人在华山跳崖的消息经华商报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其自杀的原因被指涉嫌诈骗,且数额巨大。华商报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李某及其三名亲人跳崖前曾留下遗书,让人帮忙报警,以免他们暴尸荒野。

涉事女员工丈夫曾在银行工作认识很多高端客户

当事女员工李某今年32岁,是西安一家知名超市商品部的负责人。已知的信息显示,李某利用工作便利及自己家开的西安亿道商贸公司做幌子,涉嫌诈骗数亿元。今年10月2日,李某才产下一名女婴,生产后一直住在大寨路一家月子中心,直到出事前的一天晚上,才从月子中心偷偷离开。此后不久,就传来李某与丈夫岳某、母亲、婆婆一起,在华山跳崖自杀的消息。因多名受害人报案,目前,公安莲湖分局已成立专案组,以涉嫌合同诈骗对此事进行调查。

据多名受害人称,李某和岳某还有一些厂房等资产,借款时他们还拿这些资产进行抵押。昨日,在知情人指点下,华商报记者找到李某夫妇在高新区的住房,但房门紧闭,敲门没人应,也听不见任何声响。

据熟悉李某夫妇的人说,岳某最早在一家银行工作,给别人办理信用卡,认识很多高端客户。岳某此前有过一次婚姻,并与前妻育有一子,2013年离婚后和李某结婚,但两人婚前早就相识。

 

 

警方立案之后,对李某家开办的西安亿道商贸公司账户以及李某、岳某的个人账户进行了调查,发现自2009年至2014年9月底,三个账户在西安15家银行的账面流水高达90亿元。

昨晚7时许,华商报记者了解到,11月24日晚,李某一行四人到达华山北峰后,还求助华山上一个道姑说他们很饿,道姑将他们安顿下来后外出办事,次日返回时发现四人不见了踪影,桌子上留有遗书。遗书的内容是让道姑帮忙报警,称他们不想暴尸荒野。

遗书中说,他们会从华山北峰附近一个叫日月涯的地方跳崖,但并未提及为何要跳崖以及与案情相关的信息,也没有提到两个月大的女儿的下落。李某还给道姑留了5000元,事后道姑已将5000元交给警方。

据了解,警方后来确实是在日月涯的缝隙下找到李某及其家人的,他们跳崖处的海拔约1000米,而四人的尸体被找到的位置海拔有200米左右。

李某的遗书现在西安警方处,这也成为警方调查案件的重要材料。

受害人讲述

  又一名女性称9000多万元先后被骗

看了华商报昨日的报道后,更多的受害者站出来爆料。

受害人李先生说,他和李某的丈夫岳某认识,李某和岳某在高新开了一家西安亿道商贸公司。开始时,岳某说公司需要周转资金,李先生就给转了400万元。今年4月底,到期了没有还款,他就和李某见面了。李某当时称,她在和工作的大型超市做贸易生意,主要是供应饮料酒水等,很赚钱,李先生可以参与进来,“我又给了500万元。当时我也有怀疑,但是她将我带到了她的办公室,让我看了她电脑上的流水,我就相信了。”李先生说他没想到会越陷越深,后来多次找李某,也一直没能把钱要回来,再后来李某夫妻就都失联了。

 

 

另一名受害人说,在李某夫妇失联前一天,他还和岳某见了一面,当时岳某说,他有和商场合作的供应商贸易协议和印章,钱周转过来马上分成。

昨日,华商报记者还了解到,早在今年9月30日,受害人马女士就已向公安莲湖分局报案,称李某利用其在超市商品部工作之便,谎称让她为自己所在超市供货,并提出自己可以帮忙代理进货,还出示了伪造的虚假合同,最终骗了她7000多万元货款。而早在2009年10月11日,李某就曾以投资超市物流中心为名,骗取了她2000多万元,前后加起来,她一共被骗去9000多万元。

多名受害人证实,李某承诺的分成是每万元1个月利润200元,最初的时候,李某向一些受害者索要到周转资金后,都能按约定如期支付本金和利润。

有受害人称,最初和李某合作还是赚了很多钱,有人曾一年赚了2000万元。李某夫妇为了笼络受害人,还组织他们前往国内的景点旅游。

到后来,李某要的钱就越来越多,无法按约定如期兑现本金和利润的情况也开始出现。

据了解,在李某一案中,大多受害人的情况是,不仅仅自己是受害人,他们还将自己的亲戚和朋友拉了进来。从李某那里要不回来钱,有些受害人就从担保公司筹钱先还亲戚朋友。随着李某夫妇的死亡,很多受害人都不知道下一步如何是好。

女员工已将两个月大女儿委托给亲戚

据了解,早在今年9月底,就有受害者向莲湖警方报案。

10月2日,李某在高新某医院生产完后,在大寨路一家月子中心休养时,一名受害者便蹲守在月子公司,想等她从月子中心离开后,继续督促其还钱。但在月子中心休养了一个月之后,李某又延长了一个月。

11月24日晚上,李某和爱人岳某偷偷从月子中心离开后便不知去向,所有曾借钱给他们的人,怎么都联系不上这对夫妻俩,于是选择报警。直到这几天,受骗人才知道,李某夫妇和他们各自的母亲都自杀了,是从华山北峰跳了下去。

 

 

知情人说,亿道公司很早就关门了,去华山北峰跳崖前,李某已将不到两个月大的女儿委托给一名亲戚照看。

昨日下午4时许,华商报记者从李某工作的某大型超市西北区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李某是商品部员工,此前在休产假,公司也听说了此事,警方曾到过公司取证。该负责人表示,李某持的都是假合同,其所有行为都是个人行为,和公司无任何关系,公司现在运行正常。

有受害者和读者仔细梳理事件及见报报道,发现有很多疑点。

疑点一:李某将数亿元的资金弄到哪儿去了?根据华商报记者初步统计,和李某“合作”的受害者至少有十多人,已知的被骗资金已达数亿元,据华商报记者昨日探访发现,李某夫妻的住房仅是普通的高层住宅,未见奢华迹象。这个天文数字一样的金额,被李某夫妇折腾到哪儿去了呢?

疑点二:李某的女儿在哪儿?在离开月子中心前往华山之前,李某将不足两个月的女儿交给了亲戚抚养。事发后,很多受害者对这名亲戚进行寻找,但没有任何结果,现在,她的女儿究竟去了哪儿?

疑点三:李某夫妇去跳崖,为什么还要将婆婆拉上?李某的母亲是亿道公司的法人代表,诈骗很有可能会涉及母亲,但据知情人透露,李某婆婆只是一名普通的家庭妇女,为什么婆婆也会跟去跳崖?

疑点四:除了这些欠款之外,还有没有其他问题,以致让李某决绝地带着三名家人去跳崖?昨日,很多市民看完报道后都不解,李某及其亲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除了欠款,她还遭遇了什么?

昨日下午,华商报记者联系上公安莲湖分局办案民警,其表示正在调查中,不方便透露任何情况。所有疑问,都有待案件水落石出后解答。

 

 

在四川宜宾城区白塔山公园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由于死亡了一段时间尸体腐烂无法辨认,不过据当地的邻居称这两人是当地的首富,疑夫妻两人因为生意负债千万自杀。

据悉,10月15日下午,一男子因“躲酒”在白塔山公园发现一具无名男尸和一具女尸。由于死者面部已经发黑腐烂,所以无法辨认。“死者被发现的地方为白塔山最高的地方,所以比较难发现。”当地居民说。

据介绍,白塔社区佛缘新区居民经过反复辨认,都称像是失踪了近一个月的陆某夫妇。“从穿着和身高,以及身边用的手机来看,都与平时陆某夫妇相同,并且他俩已经失踪20多天了。”据了解,白塔社区是因修建白塔山城市森林公园时搬迁村民形成的新区,26岁的周某是当地土生土长的女孩,其29岁的丈夫陆某是宜宾县人,两人都是“80后”。从父亲手里接手企业后,陆某夫妇开始扩大生意规模,他们在宜宾多个区县的建筑工地都有业务,“以前听说有80多台吊车,几十台挖机,两人回家都开着两辆车,拥有包括奥迪A4、丰田CRV等在内的四部汽车”。

周先生介绍,陆某夫妇有一个9岁和一个1岁半的孩子,9岁的孩子由爷爷照顾,1岁半的孩子由外婆照顾。据知情人士透露,夫妻两人将周某父母的保险金一次性全部缴清,并还清了拖延一年多为小儿子上户口所必须完清的相关费用。

 

 

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近日披露,刘占滨跳楼身亡之前,三精制药的控股子公司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开敬等人已于2014年4月被逮捕。而在2013年年底,同地检察机关亦起诉了华润黑龙江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刘彦铎等多人。

据全国企业信用公示系统,三精千鹤除三精制药这一法人股东外,还有刘彦铎等三名自然人股东。

三精制药5月19日公告,接获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通报:刘占滨于5月16日被立案侦查。5月18日早饭后,刘占滨称感觉不适。同日上午,在逊克县医院检查身体过程中,于三楼卫生间摆脱监护法警,从窗户跃出,坠地身亡。

据检方消息,2014年4月17日,黑河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哈药集团三精千鹤制药有限公司、黑龙江千鹤百盛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开敬以涉嫌对单位行贿罪决定逮捕,而三精千鹤财务总监商宏亮、三精制药营销中心政府事务总监杨峰、千鹤百盛财务部会计吕晶也均因挪用公款罪被黑河市人民检察院逮捕。

九芝堂集团董事、涌金系掌门人。2008年4月29日,魏东在其位于北京紫竹院附近的居所坠楼身亡,年仅41岁,外界盛传其自杀多种说法:有人表示魏东在自杀前身患严重的抑郁症,心理压力巨大;坊间也有传闻说魏东生前被卷入“王益案”,并曾被有关部门“约谈”。

佛山利达玩具有限公司副董事长。2007年8月11日,由于在轰动全球的美泰玩具召回事件中“身败名裂”,佛山利达玩具厂(下称“利达”)老板张树鸿,在自己的厂房一角上吊自杀。

 

 

前“河南首富”、黄河集团董事长。2003年9月7日,拥有10亿元身家的前“河南首富”、河南黄河集团董事长乔金岭,在他位于河南长葛市的别墅内自缢身亡。据媒体披露,乔金岭之死,源于一场离奇的债务诉讼。

万昌科技董事长。2011年5月23日,刚刚上市仅3天的万昌科技,就传出董事长高庆昌跳楼身亡的消息。上市融资,本是许多企业家不懈的追求,但刚刚达成夙愿的高庆昌却无法再享受巨额财富带来的美好生活。有关高的死因,其家属对外表示,高庆昌患抑郁症,长期服药。

陕西金花集团副总裁、*ST金花副董事长。2005年1月7日,徐凯在西安某酒店上吊自杀,时年56岁。与大部分自杀身亡的企业家不同,外界盛传徐凯的离世与企业经营没有多少关系。至徐离世前,金花集团发展平稳,资产雄厚。徐的自杀,更多是其个人生活问题所带来的压力。

山西鑫龙集团董事长。2005年1月1日,赵恩龙跳楼身亡,时年52岁。据警方在现场获得的赵的遗书显示,赵恩龙把自己自杀的原因描述为:政策变化快,负担过重,银行的贷款无法如期归还,借了朋友一些钱,不要说兑现当时约定的利息,就是本钱也无法归还,上门讨债的人很多等等。

[责任编辑:墨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