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巴彦淖尔:肉羊产业的“冰”与“火”

 

 

3

(资料图片)

□记者  梁海龙

在巴彦淖尔市农村采访,人们谈论最多的是“羊”话题,市里发展战略也是“主攻羊”。 曾被发达地区“俯视”的河套“农业一族”,在捱过“没有大起,也没有大落”的尴尬时光后,终于借助“有机米贵”的大逆袭,带着“元气尚存”的实力,全身“杀”入肉羊产业。

2013年6月是养羊业的鼎盛时期,全市肉羊养殖量达到1890万头只,为10年来最高;当年投入专项资金10亿元,规模养殖超万只户达12家。“养羊运动”开始了,河套人再次有了“扬眉吐气”的感觉。

突如其来的启迪

2014年,巴彦淖尔市发生了两件大事。

2月,原本在安徽、广西、辽宁等地发生的小反刍兽疫疫情,经宁夏羊源带入,在乌拉特后旗、杭锦后旗两地出现。疫情发生后,政府果断决策、坚决防控,将5000多只病羊及同群羊进行了捕杀和无害化处理。关闭活畜交易市场,交通要道设卡、限制牛羊流动,最终将疫病完全控制和消灭。

10年罕见,警钟鸣起:产业越大,风险越大。

另一件事是,随着国家经济结构调整、社会消费水平下滑,羊肉价格出现了连续12年上涨后的首次下跌。5月,育肥架子羊收购价平均为650-700元,同比去年降低80-100元;肉羊屠宰加工厂胴体一等羊收购价由年初每公斤46元降到4月的每公斤44元,最低收购价跌至5月中旬的每公斤38.8元;羊皮市价每张40-70元,同比下降30-50元。五原县一位养羊户含泪述说:半年亏掉5万元。

一瓢冰水再次泼醒牧羊人,原来养羊业风险如影随形。

自称“现代老羊倌”,早在10年前就进入肉羊产业并对此颇有研究的五原县羊企老总赵焕军说:“养羊业是个极难操作的产业。表面看人人能养,但在我记忆中,国家扶持养羊已有20多年了,为啥养殖规模始终上不去,农民逃不出‘养羊不挣钱’的魔咒?2014年的经历,值得深度思考。”

他说,在内蒙古,论发展肉羊产业,哪个盟市能与巴彦淖尔相比?乌海、包头、呼和浩特农村土地少、资源量小,工业主导,农业是配角;阿拉善、乌兰察布、兴安盟水利灌溉条件逊我,产出低;锡林郭勒、呼伦贝尔、赤峰、通辽等东部盟市以草原畜牧业为主,冬季白灾是大碍。东部区一羊年产一胎一羔,而我市凭借农区补给能做到“常年发情,四季出栏”,每只基础母羊隔7个月生育一胎、一胎多子。

他还说,再从我市经济结构来讲,除了肉羊产业,还有哪个产业可以做大?肉羊产业离成功的颠峰最近。在我市24万农户中,90%有养羊经验;农牧民来自畜牧业的年收入为2460元,而养羊即占1900元,占80%,规模养殖已占到65%。产业工人经验丰富,轻车熟路。经测算,我市最大羊容量为3000万只,还有1200万只的开发空间。在中国,如果连条件这样好的地方也繁荣不了肉羊产业,那还能怪谁,肯定是人的问题、方法问题。“中国肉羊看内蒙古,内蒙古肉羊看巴彦淖尔”的现实地位是无可置疑的,症结在别处。

 

辗转反侧的思量

8月中旬,记者在走访了5家肉羊规模养殖企业及部分农户后发现,该市肉羊产业又至“十字路口”:一方面是在国家政策扶持下,一些企业、个人盲目跟风、一哄而起参与产业;另一方面是老投资户经历市场价跌及疫情后意志动摇。急需冷却疯狂、保护“火种”,管理部门和养殖户反思“模式”的优劣势。

眼下,巴彦淖尔市肉羊产业有两种模式:一是快速育肥模式。自己不繁育羊羔,通过购买别人的羊羔快速育肥换取利润。门槛低,投机性强,产品低端。也有规模养殖的,但仍是“买全国”,是个体散养的翻版。这次小反刍疫情就出现于这种以外运羊源为主的模式。在国家限制活畜流通时,该模式被置于停产地步。肉价下跌时该模式又被“磕伤”,同时又有山东等地掺杂使假被曝光的案例。临河一位畜牧专家称之为“短命模式”,只适合养羊业初期扩量时使用,成熟期就需及时改造、转型,不是正规、主力军,政府不宜长期扶持和推广。

第二种是自繁自育模式。该模式基本特征是“自力更生”,从繁育、饲料加工、防疫、有机肥加工、沼气发电、屠宰分割到网络销售等都是在全产业链、工厂化、规模化等先进理念下进行。如品种,是自繁自育、全程可质量追溯,走高端,在北上广每斤售价70元,普通品种才卖20元。再比如,还可将肥料做成有机肥,向南方花农、茶农销售,每吨利润是600元,每只羊所生成粪便能产1吨有机肥,而每只羊在生长周期内的喂养费是1200元,那么每只羊喂养成本就降低了600元。今年的疫情、价跌对这种模式丝毫无碍,因为它自育种、不外购羔羊、走高端市场。此外,该模式还有批量销售议价权、园区封闭防疫、副产品综合利用等优势。从科技含量、市场化运作、食品安全、环境保护等各方面来说,均代表产业发展方向,中国科学院院士旭日干也对这种模式寄予了希望。

假如说还有第三种的话,那便是农户散养模式。一家一户,自给自足,按土地亩数自行匹配养羊数量。因多由留守老人喂养,扩量受到劳力、饲料、防疫等条件限制,“长不大”,被称为“短腿模式”。疫情发生和价跌时它最受损。该模式只宜一般性号召、被整合、被组织。

模式差异、“牛耳”所在显而易见,寻找优质户、先进生产方式,扩大基础母畜群,势在必行。

 

凤凰涅槃的新生

“养羊难,不仅是说见利润难,关键在于由传统畜牧业向现代畜牧业转型难;不止在生产者摒弃落后方式难,更在于产业领导者的思维同步或超越实践的难度上。”五原县畜牧业局局长张玉祥说。

过去政府曾步入扶持“补贴”误区,扶持养羊业、扶贫时多数是帮建砖瓦圈舍、给羊羔,殊不知,问题的焦点不在圈舍和羊,如果农民想养羊,“生物围栏”也未必不可,关键是劳力、饲料、防疫等社会功能缺位。记者看到,农民的许多砖瓦圈舍是空的,原因是找不到养羊盈利点。

过去在“养羊热”中,进入“有羊就是羊产业”“就羊说羊”的误区。许多时候认为全民养羊就是羊产业,见养羊就扶持。事实上,如果没有科技含量、上下游产业衔接、品牌创建、社会服务功能,只能称“养羊”而不是“产业”。还有“就巴彦淖尔说巴彦淖尔”的误区,多数是通过该市耕地、秸秆等现有数据,推导出未来发展肉羊的容量、规模、产出,但从未放到其他盟市及区外构想肉羊产业,眼界、思维束缚了自我。

还有就是存在于民间的市场销售价格导向的误区。在普通农牧民中,经常出现随市场肉价波动而计划养殖的状况。市价上涨时大批涌入,下跌时大量屠宰基础母畜,错误屡犯不止。实际上,如不解决社会服务功能、与现代规模企业合作等短板问题,依靠一家一户的力量永远躲不过市场的周期波动。

……

挫折,积淀,反思,总结……在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指引下,该市肉羊产业新招叠出,尽显光芒。市委政府通过农业产业化领导组织、肉羊协会,制定了科学、完整的产业长期规划,从上中下游环节通盘解决“扩量”“质优”“卖高”等问题,进行系统劳动分工;加强行业管控,实施原产地产品等级认定,研制“巴美肉羊羊肉等级生产标准”等相关地方标准,建立市场评价交易体系,实现适时供给和期货供给;通过品牌打造、风险管理、肉羊保险、高端市场对接等细化服务功能,让好产品有据可依。

抓准、抓好典型引路,在多种模式并存中研算着“最佳投入与产出比”、探讨着企农合作的模式。像自治区扶持乳业发展一样,先扶伊利再扶蒙牛等内蒙古团队。先点后面,五原巴美、力农,临河富川、宏宝,中旗的蒙羊等均成为日后总攻的“后备军”。

与最先进生产方式结合,靠开放为产业注活力。上市公司的多寡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发达水平的标志。全国没有羊产业上市公司,该市在积极培育肉羊上市公司,五原、临河几家企业已在做前期准备。

利用互联网思维,对接全国营销通路。该市一公司与淘宝网在杭州地区合作,首次试销,收获很大。打破了北方地区冷鲜食品不能上网销售的认识误区。品牌创新,走出特色。该市部分企业与浙江大学等营销名校开展合作,设计出一套新颖而超前的品牌推广、渠道保护的营销方法——“活羊认养”,开展“网上养羊”“市民养羊”“全民养羊”。

产业叠加,多元收效。五原县在肉羊产业园区配套了“中国羊博园”,从而把旅游业、文化业、民族风情、历史遗存等结合在一起,实现着羊与多产业一箭多雕的效果。

开发品牌,模式输出。利用目前已经成熟的品牌和模式,快马加鞭。“跳出巴彦淖尔”,在“别人的土地上放牧巴彦淖尔的羊群”。目前,该市已有几家企业签约,以模式输出的形式,在外省市、东部盟市投资合作开发立体养羊新模式。

8月,普通肉羊收购价为40.8元/公斤,市场白条羊销售价48元/公斤,比前一段时间上涨2元/公斤。淡季即过,肉羊价格回升势头明显,巴彦淖尔人又乐了,但这一次,他们笑得更理性,2014年冰与火的洗礼,给产业和牧羊人带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世界。

[责任编辑:墨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