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正北方网 > 新闻 > 悦读 > 文章列表

人与花心各自香

[ 2018-09-06 10:48 ]

浅碧深红是俗了的,桂花是云外天香,花中第一。我的桂花呢,原来它是开在心窗下。心上诗书,窗外桂花。

岁月忽已晚

[ 2018-09-06 10:47 ]

青春年少时,我们不曾想到过这些,以为手中握着的光阴永远都属于自己,谁曾想到老去就是一瞬间的事?人到中年,对生命的理解又多了一种苍凉深沉的况味。

青薄荷 凉薄荷

[ 2018-09-06 10:46 ]

树下慢品薄荷凉茶,我要对年少时自己对薄荷的冒犯说声抱歉。其实,有着“怪”味的薄荷凉茶里隐藏着母亲对我们的爱。眼前,母亲仿佛又端着一碗凉茶,含着笑,向我走来。

那个羞涩的 男孩儿

[ 2018-09-06 10:44 ]

那是一个多么羞涩的男孩儿呀! 十个手指头扭在一起,不时拇指放在嘴里啃着,扭扭捏捏,眼睛不与人对视,撇过头,看着别处。

留守父母

[ 2018-09-06 10:43 ]

“我们听山里人说,您还有一位小儿子在山下读书,成绩也不错?” “是啊 !我希望与小儿子也客气着,我们早习惯了留守!”

无愧于时代馈赠的栋梁

[ 2018-09-05 16:52 ]

《在历史转折点》一书,是大家难以释怀的宝贵记忆,更是他们把握人生机会,登上人生舞台,书写人生光彩的妙笔。40年前,大家唱着《年轻的朋友来相会》走到了一起,在40年后的新时代,《在历史转折点》何尝不又是一次“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呢!

打开了解自我和世界的窗

[ 2018-09-05 16:48 ]

弱水的文章虽不刻意,却随处可见一种深厚的人文关怀。她的写作不仅是我们了解“自我”的一扇窗口,也是我们重新发现世界的一扇窗口。

独辟蹊径的书写

[ 2018-09-05 16:47 ]

《山盟》由三个相对独立的故事组成,人物有交叉,塑造起的几种扶贫对象都是各具特色。

捕麻雀

[ 2018-09-05 12:08 ]

以前农村的儿童小时候玩的东西不像现在这么多,捕麻雀也算是童年的一大趣事,现在,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麻雀成了国家二类保护动物,现在捕杀和贩卖都是违法的了。

粮票

[ 2018-09-05 12:08 ]

在我的上一辈,粮票曾是主宰,到了我这一代,粮票在青春时代风光一时,就消失不见了,在我的孩子这一代,粮票就成了稀奇物件,仅仅停留在认知的层面上。

缝纫机

[ 2018-09-05 12:07 ]

如今,缝纫机行走在我的童年记忆里,成了那时最美的时光,最美的时光里藏着母亲最美的年华。如今,缝纫机虽然已淡出我们的视线,回忆里却依稀响起“哒哒哒”的响声,关于缝纫机的记忆里泛着母亲的温暖,让我幸福一生。

文学语言的形象性

[ 2018-09-05 12:06 ]

画家用色彩、线条等表现手段构成画面,直接作用于人的视觉。文学家则借助于文学语言这个特殊工具描绘人生图画,在读者的想象世界中间接地构成鲜明而丰富的艺术形象。所以高度的形象性,是文学语言的突出特征。

《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赏析

[ 2018-09-05 12:05 ]

王维这首诗用“对写法”表达自己对亲人的思念,正说明他有高尚的情怀:诗人好像对他的弟弟们说:大哥想你们,可以忍着,或者把这种痛苦放在手掌里掰碎,可你们想大哥,该怎么办呢!

立体的风雅之宋

[ 2018-09-04 15:59 ]

宋词三百首背得挺多,但宋朝人究竟是何面目?除了“作诗写词”,他们究竟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们养宠物吗?他们搞收藏吗?他们的娱乐话题有哪些,居然也谈星座?宋朝女人能“休夫”吗,离婚能分到财产吗?宋人聚会街上有什么好地方,逛街喜欢吃什么……

《拂挲大地》:勾勒中国乡村振兴全景

[ 2018-09-04 15:46 ]

邢小俊长篇纪实作品《拂挲大地》近期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在中国作家协会日前举行的相关研讨会上,此间评论家、作家认为该作品真实描摹了当代中国乡村的图景,十分难得,并具有宝贵的现实意义。

《蝉时雨》:少年深情寄蝉鸣

[ 2018-09-04 15:44 ]

读藤泽周平,总让人觉得,“得不到”比“得到”的人生更值得!

闪耀在高原的诗意

[ 2018-09-04 11:05 ]

用李敬泽的话说,《临潭的潭》是北乔个人新的别样的创作成果,也是中国作家协会发挥文化、文学优势进行文化扶贫的具体体现,还是作家“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重要成果。

当阅读成为承诺

[ 2018-09-04 11:03 ]

那些整日流连于酒桌的爸爸和浸泡在肥皂剧里的妈妈们,在你们抱怨孩子们迷恋网络,荒废学业时,可否想过,亲子阅读也是一种爱的承诺。

小杜笔下清景美

[ 2018-09-04 10:55 ]

野果的姿态

[ 2018-09-04 10:48 ]

  • 呼和浩特旅行攻略
  • 鄂尔多斯东街的井盖子又冒出来了!
  • 好好树就被拔了
  • 小黑河呼伦桥上的大窟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