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兴安盟新闻 > 正文

故乡·返乡

□水孩儿

喜欢健如风的《返乡》,读得人心软软的,疼。从喜欢的诗歌中可以看到每个人的经历,能够触动我们的部分正是我们缺失的部分。

来内蒙古十年,父母都健在的时候从来都不觉得故乡让我疼。母亲去世后,已近不惑的我忽然变得安静了。安静得只喜欢一个人看云,看云从远方飘过来,路过我的窗子,又飘向远方。飘向远方,故乡的方向。

母亲不在了,哥哥们都在达拉特旗,父亲也来这边定居了。故乡,从此成了再也回不去的故乡。

“看到一个地名落泪/是中年以后的事/之前我四处奔波/求证梦的位置/这些年我做了许多错事/错过了桃花粉、又错过棉花白/如今我忐忑地找一条归路/怕回去晚了,这个名字会一直下雨/怕错过高粱红、麦子黄/错过田埂上走来的亲人”……

“看到一个地名落泪”“这些年一直在求证梦的位置”。错过了那么多,故乡的桃花、棉花、高粱、麦子,哪个不夜夜入梦?虽然看似亲人都在一起,团圆了,可是童年呢,记忆呢?故乡先生家坟里埋着的是吴家祖先……爷爷奶奶,还有母亲。埋葬着的是伴我长大的民谣!

母亲在世时总喜欢用娇媚的嗓音哼唱评剧,《花为媒》《刘巧儿》,每一个女主角儿都爱憎分明。

她唱张五可夸李月娥—— “好一个俊俏的女子呀……巧手难描,画又画不就。生来的俏,行动风流,行风流动风流,行动怎么那么风流,猜不透这位好姑娘是几世修。美天仙还要比她丑,嫦娥见她也害羞……世间上这个样的女子真是少有,这才是窈窕淑女那君子好逑。”

她唱报花名——“我一言说不尽,春夏秋冬花似锦,叫阮妈却怎么还有不爱花的人。爱花的人惜花护花把花养,恨花的人厌花骂花把花伤。牡丹本是花中王,花中的君子压群芳,百花相比无颜色,他却说牡丹虽美花不香……”

儿时听到母亲缝补着衣裳哼唱这些评剧的时候,奇怪从没有上过学的母亲怎么会记得如此长的唱词,韵律那么准,模样那么俏。直到母亲去世后,从她留下的遗物中发现了装着一张张纸牌的评剧磁带,我才知道母亲一生都活得那么美,她的精神世界是我今生都无法超越的。母亲出生在军人家庭,十八岁那年生了场大病。她骨子里充满傲气,和为了高攀革命家庭而与她恋爱的大学生分手后,与家庭贫困但是英俊儒雅的父亲结婚。当医生宣布母亲的身体不可能生孩子后,母亲还是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我们兄妹三个。

童年多美好啊!威武的父亲饱读诗书,病中的母亲哼唱着评剧。我和哥哥们穿着父母的长衫在月亮下玩耍。

青龙河从门口流过,我和二哥拎上水桶去捞鱼,踩蛤蜊;放学的路上又顺手捡回一背柴火让母亲给蒸一锅香甜的馒头;我和二哥总是比着拿奖状;大哥为了逃避上学每天凌晨三点起来去马路上拾牛粪;父亲每月从镇上下班回来都会买上半斤猪肉;母亲包饺子时总是大大的白菜馅看不见一点油和肉渣……

怎么忽然就长大了?兄妹三个背井离乡越走越远,母亲的牵挂越来越长。

母亲病得更严重了,每年十几万元的治疗费仍没能留住母亲的生命。有钱后的母亲依然舍不得往饺子里多放些肉,弥留的那几晚她手里握着大哥给她的宝马车的钥匙和楼房的钥匙,一遍又一遍地问:“得多少钱?坐宝马我晕车,我只想坐你小时候赶过的牛车。”

慢悠悠的牛车,大哥扬着皮鞭赶着牛车,我和母亲,二哥坐在车上怀里抱着玉米、花生的种子,一家人去种地。在母亲的记忆里,这是多么难忘的画面,可是,我们什么时候就背离了母亲的幸福,越走越远了呢?

母亲走了,满院的桃树结满了桃子,摘不完,烂掉了。父亲喜欢上了醉酒,只有醉了才可以在没有母亲陪伴的日子里昏昏沉沉地睡去。

终于,父亲从唐山来内蒙古定居了。故乡也真的回不去了。看到一个地名落泪,是我失去母亲以后的事……

(作者水孩儿,故乡唐山,旅居包头,专职作家。内蒙古大学第九期高级文学研修班学员、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四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学员。现任包头市最美书友会会长、包头市青山区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出版有长篇小说《那段梦里花开的日子》等作品集八部,主编文集三十余部。)


[责任编辑:邢俊清]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