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 正文

钢宝立德:我就是爸爸妈妈的耳朵

有智者曾说,“生性乐观的人,更懂得如何在平淡中发现快乐,在逆境中找到光明。”

蒙古族小学六年级一班12岁的钢宝立德似乎就是这样的人,他永远面带淡淡的微笑,即便是他的爸爸妈妈都听不见,他依然笑着说,“别怕,我就是你们的耳朵。”

充当父母的耳朵和嘴巴

钢宝立德的爸爸天生聋哑,母亲8岁的时候,因生病打针失聪。也许是上天有意眷顾这个无声的家庭,十二年前,健康的钢宝立德和双胞胎弟弟降生了。

从小就懂事的钢宝立德,细心观察父母对话时打的手语,根据母亲偶尔蹦出简单的发音,加上自己的用心揣摩,学会了手语,成为了父母和外界交流的小翻译。

然而,姥姥李景兰却深知小钢宝的不易。“这么多年了,双胞胎弟弟一点哑语都不会,即使是我也只会‘吃饭’、‘喝水’这样的简单手语,复杂一点的就不会了,可小钢宝小小年纪,硬是凭着自己的努力学会了手语。”

当姥姥和妈妈沟通遇到困难的时候,妈妈就会着急发火,每次都是小钢宝来化解母亲的怨气,帮着交流。他还劝妈妈说,“姥姥照顾我们很辛苦,不要和姥姥生气。”

而当爸爸妈妈生病时,钢宝立德更是成为必不可少的小帮手。有一次妈妈因为患子宫肌瘤住院治疗,他帮着妈妈向医生介绍病情,又把医生的治疗方案告诉妈妈,解除了妈妈心里的疑虑。

因为全家只有钢宝立德能够流利地用手语和父母沟通,在妈妈住院期间,为了能让母亲安心养病,让姥姥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他白天晚上都在医院陪护妈妈。妈妈的病好了,钢宝立德却瘦了整整一圈。

12岁的小小男子汉

钢宝立德家在二机厂附近,离学校特别远。从小学一年级入学的第二天,他和弟弟就开始独立在托管班生活,只有周六、日才能回家过周末。

在弟弟的眼里,无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在托管班,哥哥都像大人一样呵护他。

托管班的老师把弟弟安排在靠窗的床位,钢宝立德不知从哪里听说,这样容易中风,急忙要求老师把他的床和弟弟的床换一下。老师好奇地问,“难道你不怕中风吗?”他憨厚地笑着说,“我不怕,只要弟弟没事就好。”

在姥姥的心里,当别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的时候,钢宝立德俨然已经成了家里的小男子汉。每个周末回来,他都帮着姥姥做力所能及的事。在家里,打扫卫生、洗衣服、洗碗,他样样都干,出去买东西,他抢着拎,看着他被塑料袋勒红的小手,姥姥心疼不已。

提起钢宝立德,姥姥李景兰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孩子办事我放心。”不仅仅是生活中的一些小事钢宝立德干得细致入微,就连一些常常是大人做的事,他也办得让姥姥特别满意。对于钢宝立德这样一个父母吃低保的家庭,姥姥每个月2000多的退休金就是家里最大的一笔收入,每个开资的日子,钢宝立德都领着弟弟去银行取钱,然后小心翼翼,一分不差地带回家。

人们常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在慢慢长大中,小钢宝正在用他那稚嫩的肩膀分担着家庭的重担。

“父母也是我的骄傲”

钢宝从来没有听过自己的父母叫自己,曾经年幼的他也曾质问过上天对自己的不公平。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渐渐懂得父母的不易,懂得他们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每次有好吃的,他总是先给姥姥、爸爸、妈妈塞到嘴里,让他们先品尝。当别的孩子吵着要吃冰淇淋时,钢宝却知足地跟姥姥说,“带瓶白开水就挺好。”

钢宝特别爱惜东西,即使是平时带的水瓶,他都用绳系在书包上,生怕丢了。一次他不小心把一个水瓶盖打碎了,放学见到姥姥和小姨,他都特别难为情。

在生活中,他更是节俭,从来不攀比、不乱花一分钱,每次买菜剩下的钱,他都如数交给姥姥。每周去上学,姥姥给他带2元零花钱,周末回来,他把这2元钱又交到姥姥手中,一分没花。

说起自己的父母,钢宝也和其他孩子一样觉得骄傲,“我的爸爸很帅气,妈妈很漂亮。我是爸爸妈妈的耳朵,爸爸妈妈是我的全部。我们虽然没钱,但是有爸爸妈妈的日子就是最幸福的日子。”(记者 赵遐)

[责任编辑:杨苏雯]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