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说说痛风的一些趣事

作者: 清风 朱剑

痛风为何被称为“帝王病”?

痛风素来被称为“帝王病”,在历史长河中,有不在少数的达官显贵都患有痛风,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死。在这其中不乏帝王和名人,如亚历山大大帝、腓特烈大帝、歌德、莫泊桑、文艺复兴时期的达·芬奇和米开朗琪罗等。13世纪上叶的法国在近半个世纪中,有十几位国王罹患痛风,如路易七世和路易十六等。在英格兰王朝,如詹姆斯一世 、乔治四世以及安妮王后也患有痛风。即使历史只有200余年的美国,也有不少痛风的案例,如总统本杰明.富兰克林就倍受痛风的折磨。而在中国古代,为痛风所苦的人也数不胜数。忽必烈,成吉思汗的孙子,也是元朝的首位皇帝,他是蒙古民族光辉历史的缔造者。但是晚年的忽必烈也饱受痛风的折磨,爱妻察必与皇太子真金先行离世,使他悲痛不已,为了寻求心理上的安慰,他享用了更多的美食与醇酒,过度的饮酒使他的痛风症状加剧,最后黯然离世。美国人迈克尔·H·哈特所著的《历史上最有影响的一百人》一书,介绍了世界各国几千年来对人类历史发展及对人们日常生活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一百个人物,作者在这本书的最后指出了一个奇怪有趣的事实:这一百个人物中,至少有10人患过痛风,所占比例大大超过了此病患者在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

这里内在的原因是什么?是什么原因让痛风与帝王将相名人相联系?痛风名单上还有很多名人:但丁、司汤达、莫泊桑、米开朗琪罗、牛顿、达尔文、马丁·路德·金,而在现代也有不少名人身患痛风,李登辉、李开复、汪涵、金城武,吴奇隆等都有患有痛风。帝王将相名士,痛风偏爱乎。过去享有特权的人们有更多的机会接触美食、过度饮食,所以他们较普通人更容易得上这样的病症,而现代的情况则大有漫延之势。痛风是一种富贵病,与人们的生活方式相关。据南京、青岛等地流行病学调查,痛风发病率可能与地区和当地的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有关。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痛风发病率逐年上升。

痛风易感人群包括:95%为男性;身体很棒、无论工作还是玩,都弄得来玩得转的人,具体来说:喜欢剧烈运动的、工作狂、喜喝酒并且特喜欢啤酒的、肥胖者等。

尿酸是尿里的酸吗?

单从尿酸这个名字看很容易被误解为:尿里的酸。其实尿酸是一个化学物质的名称,制造尿酸的原材料虽说最主要的是含在食品里的嘌呤。可事实是:从食品中的嘌呤产生的尿酸还占不到尿酸的20%,另外的80%是由存在于体内的能量的燃烧、被分解的遗传物质等产生的废物所形成的,如此形成的尿酸通过尿被排出体外。体内的尿酸量(尿酸池)通常是保持恒定的,当身体内尿酸生产过剩,过多的尿酸不能顺利排出体外,这样血液中的尿酸的浓度就会变高,引起相应的障碍。嘌呤的最终代谢产物是尿酸,食物来源的嘌呤绝大部分都会成为尿酸,不会被人体吸收,所以对人体内尿酸浓度影响很大。

痛风如何得名?

高尿酸血症最直接的伤害是:痛风。痛风发作也被称作痛风性关节炎,是由于尿酸结晶在关节处累积沉淀而引起的。由于紧张烦恼情绪,或由于激烈运动或由于尿酸值突然不稳定等因素,原本沉淀于关节处的尿酸结晶脱落了,白血球想把它排除出去,于是白血球与尿酸结晶的激烈搏斗开始了,于是痛风发作了!

痛风的痛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痛,总是来得那么快,来的那么强烈,有时去的也很快,如一阵风似的,痛风也由此得名。痛风就像初恋,让人刻骨铭心。突发、红肿、剧痛是它的特征,发作的部位大多是大脚趾关节处,痛的部位通常是每次只在一个部位。发作后通常1-2周后变轻,但是如果血尿酸高不进行治疗的话会反反复复发作的!痛风易发作部位:大脚趾关节处、脚脖子、脚背、膝盖、手脖子、肘关节等,表现为痛风石、痛风性关节炎和关节变形、关节畸形等。

高尿酸血症的危害有哪些?

高尿酸血症的表现不仅仅是以上这些,还包括:(1)沉积于肾脏→痛风性肾病、肾炎、尿酸结石→尿毒症;(2)刺激血管壁→动脉粥样硬化→加重冠心病、高血压,继而引起动脉硬化与脑卒中;(3)损伤胰腺B细胞→诱发或加重糖尿病;(4)高尿酸血症与代谢综合征、高血脂症、冠心病有关;(5)高尿酸血症是脑血管病的独立危险因素之一。补充:高尿酸血症的诊断标准:正常嘌呤饮食状态下,非同日两次空腹血尿酸水平男>7mg/dl或女>6mg/dl(男性和女性血尿酸分别为>416μmol/L和357μmol/L)。

尿酸的作用就是这些吗?

尿酸,其实在人体内并不完全扮演坏人的角色。尿酸是一柄双刃剑。血尿酸,作为一种抗氧化剂,也是一种重要的有益物质。尿酸盐是有害的活性氧——羟基,超氧阴离子,单个氧原子,以及氧化血红素中间产物高价铁(+4,+5)的一种非常有效的清除剂。尿酸盐作为抗氧化剂的作用与抗坏血酸(维生素C)等效。

尿酸水平与物种的寿命密切相关。人们发现人类的尿酸盐水平高于猿人(prosimians)和其它低级类人猿,我们人类在进化过程是已经失去其它大多数哺乳动物都有的降解尿酸的能力,却获得了较大多数哺乳动物更长的寿命,准确的解释还不清楚,但这二者存在一定的关联。这种降解尿酸能力的丧失,会导致尿酸结晶会在关节液中沉淀并引起痛风, 但它却有利于我们活得较为长久。我们似乎可以这样理解,因痛风而火一样灼痛的拇趾可能是因为延迟衰老而被选择的基因的一种代价。高尿酸血症,灵长类动物的专利。

我为什么会患上痛风? 痛风病是如何得来的?

经常有痛风患者会问,“我为什么会患上痛风?”。其实引起痛风病的病因,至今还尚未明确。通常认为大量运动、喝啤酒、大量食用肉类、海鲜和动物内脏等行为可诱发痛风发作。其实你的好多与你相同生活的同伴并不一定发生痛风,而偏偏是你。内在的原因可能是代谢基因,或者说你自身的代谢模式决定了它的发生。

痛风与肠道菌群有关。有研究表明痛风患者的肠道菌群整体结构与健康对照人群具有显著的差异。在门的水平上,痛风患者肠道中隶属于Fifmicules细菌的相对含量明显偏低。在属的水平上,痛风患者肠道中Enterococcus,Escherichia和Eubacterium等条件致病菌的相对含量明显偏高,而Faecalibacterium,Subdoligranulum和Coprococcus等的相对含量显著低于健康对照人群。痛风病人肠道菌群失衡的主要表现在条件致病菌的增加和促使抗炎症因子产生细菌的减少两个方面。肠道菌群是人类进化过程中长期积累下来的特定模式,与经济水平、营养结构、进食习惯有关,而当经济水平改变时迅速带来食物结构变化时,肠道菌群会相应改变,会产生肠道菌群失衡,进而出现高尿酸血症,引发痛风。

痛风具有一定的遗传性。痛风与遗传有关。目前已经发现存在多个痛风遗传基因,包括嘌呤合成代谢的关键酶如磷酸核糖焦磷酸合成酶等。临床研究发现,约10%-25%的痛风病人有阳性家族史;痛风病人的近亲中,有10%-25%有高尿酸血症。痛风的遗传方式一般是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或常染色体隐性遗传,部分则为性染色体遗传,即X连锁隐性遗传。 但并不是说父母患有痛风,子女就一定也患有痛风。

啤酒与海鲜同食会导致痛风吗?

其实这句话并不一定成立。对于痛风患者建议禁食或者少食高嘌呤食物,啤酒和海鲜本身都属于高嘌呤食物,摄入过多会导致体内尿酸浓度升高,加重痛风,单独食用大量啤酒或者海鲜也会导致痛风加重,另外肉类、大豆类也属于高嘌呤食物,并不是啤酒与海鲜同食导致痛风。高嘌呤的食物不论怎么搭配都对痛风或者高尿酸患者不利,但对于正常人来说影响不大。高尿酸血症的疾病到底应该如何预防?

如何预防痛风? 对于没有高尿酸血症的健康人群而言,为减少高尿酸血症的发生,有以下预防措施:1.避免剧烈运动或损伤(人体内代谢增加,尿酸产生增多);2.限制高嘌呤(内脏,海鲜)、软饮料和果糖;并非所有海产品均为高嘌呤饮食:海参、海蜇皮和海藻为低嘌呤;并非所有蔬菜均属低嘌呤饮食:黄豆、扁豆、香菇及紫菜为高嘌呤,但不增加患痛风风险;3.禁酒:尤其是啤酒和白酒,可适当喝红酒;4.控制体重;5.多饮水:>2000ml/d[饮自来水和矿泉水(PH值6.5~8.5);不饮纯净水(PH值6.0),临睡前饮可防尿结石);6.长期碱化尿液:常用碳酸氢钠。

只有我们掌握了痛风病的真正病因后,选择健康的生活方式,才可以在我们生活水平提高后,依旧远离痛风,不再让痛风成为“帝王病”。

高尿酸血症的治疗?

所有无症状高尿酸血症患者均需进行治疗性生活方式改变,尽可能避免用使血尿酸升高的药物。无症状高尿酸血症合并心血管危险因素或心血管疾病时(高血压、糖耐量异常或糖尿病、高脂血症、冠心病、脑卒中、心衰或肾功能异常),血尿酸值>8mg/dl给予药物治疗;无心血管危险因素或心血管疾病的高尿酸血症,血尿酸值>9mg/dl给予药物治疗。具体治疗如下:

1.改善生活方式:包括健康饮食、戒烟、坚持运动和控制体重。

(1)健康饮食:痛风的营养治疗要坚持“三低一高”的原则,即低嘌呤饮食、减轻体重(摄入热量降低10-15%)、低盐低脂膳食(脂肪小于50g,盐小于3g)、多饮水。已有痛风、高尿酸血症、心血管代谢性危险因素及中老年人群,饮食应以低嘌呤食物为主,严格控制肉类、海鲜和动物内脏等食物摄入,中等量减少乙类食物摄入,进食以甲类食物为主。

(2)多饮水,戒烟酒:每日饮水量保证尿量在1500ml以上,戒烟,禁啤酒和白酒,红酒适量。

(3)坚持运动,控制体重:每日中等强度运动30分钟以上。肥胖者应减体重,使体重控制在正常范围。

2.碱化尿液:使尿pH维持在6.2~6.9。

3.药物治疗:严重者需进行药物干预以降低血尿酸水平,目前可选的降尿酸药物有抑制尿酸生成的药物,如别嘌呤醇、非布司他(非布索坦)以及促尿酸排泄的药物,如苯溴马隆。如出现痛风急性发作,应及时服用非甾体抗炎药物如双氯酚酸钠、依托考昔等,也可选用秋水仙碱(抑制白细胞吞噬尿酸结晶盐,抗炎止痛),对于肝肾功能异常的患者,可考虑皮质激素治疗。积极治疗与血尿酸相关的代谢性危险因素:积极控制高尿酸血症相关的心血管危险因素如高脂血症、高血压、高血糖、肥胖及吸烟,应作为高尿酸血症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

有关痛风的更详细、更全面的专业内容,敬请期待下一期:痛风与高尿酸血症的综合管理。

作者介绍

朱剑,男,主任医师,副教授,现为解放军总医院风湿科副主任。医学博士,美国加州大学UCLA风湿病中心博士后,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青年委员,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风湿免疫病学专家委员会常务委员,北京风湿病学会中青年委员,北京内科学会及心身医学会委员,《中华风湿病学杂志》、《实用内科学杂志》编委。长期从事风湿病的临床及基础研究工作,曾获解放军总医院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省部级奖项二项,擅长各种风湿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类风湿关节炎、强直性脊柱炎、各种血管炎、白塞病、风湿性多肌痛等的诊断与治疗。

[责任编辑:贾丕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