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首批救援员:4.5小时后到现场但无潜水设备 干着急

“翻船了,赶紧去救人。”6月2日0时30分,接到上级电话后,湖北监利航道处资深安监员周里(化名)从家里抓起一把雨伞,赶到单位与同事汇合后,奔向沉船水域。

周里是首批赶到现场的救援队成员。截止离开现场,他与队友一共救起1名幸存者,发现6具遇难者遗体。但在这场悲伤中,他最大的感受是,“无能为力,不能救起更多幸存者。”

事发8小时:现场不知所措,只救起一名幸存者

“沉船水域离县城有几十公里,赶到时已接近凌晨两点。”周里介绍,岸边一片荒野,四周都是芦苇荡,“一片漆黑,高亮度的探照灯也照不了多远。”

尽管常年待在长江边,平时也处理过多次翻船事故,看着大雨,周里还是感觉到了这次沉船的不同之处,“但当时不知道江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出门时接到的电话里,也没有提示到底是多大的船,上面有多少人。直到2日6时许,我们接到海事部门的通告,才知道竟然有这么多人”。

凌晨2时许,在岸边集结的首批救援人员已达30余人,雨势却不见停歇。周里说:“由于接到报警已达数小时,我们决定从事发地点的下游40公里处,沿两岸向事发水域搜寻。后来由于雨势实在太大,我们决定先在岸边停靠观察。”

他解释:“救援工作的一般安全条款,必须得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进行搜救工作。当时天气情况实在太差了,风也很大,而我们救援船只的抗风能力只有5级,连自身的安全都无法保证,怎么救人?”

“眼前一片漆黑,在岸边停靠的时间越来越长,雨势却不见减小。望着茫茫的江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搜救)。”周里形容当时的感受说,停靠观察接近一个小时后,他们展开了搜救工作,“赶来的救援队伍分成了两路,一路水上搜寻,一路沿岸搜寻”。

当“航道标303轮”船只找到“东方之星”小卖部员工时,已是凌晨5时许,天已开始泛白。周里介绍,“现场雨势太大,根本看不清楚也听不清楚。这名员工离岸不远,半截泡在水里,队友发现后不敢确定,赶紧喊我们一起辨认,终于确认找到了一名幸存者”。

合力将幸存者救上冲锋舟后,周里看到,这名幸存者脸色泛白,意识还算清醒,身体无明显伤口。经询问,这名幸存者告诉救援队,他是船上的小卖部员工,当时看到下雨后,正想出舱收衣服,突然感到船发生侧倾,他连忙抢了一件救生衣,还没穿完,船就下沉了,等他再次浮上水面,船已经沉了。

随后,周里和队友将他送至岸边,交接给了医护人员。

“大家当时都特别兴奋,觉得肯定能找到更多幸存者。”周里说,然而直至天亮,临时搜救队再也没有找到更多幸存者。

“救起这名船员不久,我们就找到了沉船点,但当时它已经漂到了一处浅滩附近。”周里介绍,“我们先后到了5艘救援船只,马力最大的船只也有300匹,根本拉不动,也没有专业的水下救援设备(指潜水设备),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平时出事的船只,吨位一般较小,最大也不会超过1000吨。我们的处理办法一般是将事故船只拖至岸边处理,但这一次不行,一是吨位太大,二是已经漂到浅滩附近了。”周里说。

事发第二日:每救起一名被困者,现场千人鼓掌

6月2日上午10点,露出底部的“东方之星”旁,打捞平台和潜水员已经就位。周里被安排在了离沉船下游500米处,主要负责观察江面,以免从船内浮出的遇难者遗体漂走。“自从凌晨5时之后,我们这边再也没有找到更多幸存者,大家的情绪越来越低沉,很悲哀。”

事发已超10小时,沉船内部还有幸存者吗?周里悬着一颗心。他说,“只能在远处看着沉船,自己却无能为力,时间越久,越觉得压抑。直到前方传来消息说,船内还有动静,才舒了一口气。”

6月2日中午,一位65岁的幸存者被救援人员找到。新华社图

6月2日中午,一位65岁的幸存者被救援人员找到。新华社图

“每次从船内救出一名幸存者,现场所有人都在鼓掌,给潜水员加油,希望能找到更多幸存者。”周里介绍,2日13时许,潜水员从船内救起一位65岁的老太太;15时10分,经过搜救人员的不懈努力,又有一名男性被救出。

“每一次潜水员浮出水面,自己都格外紧张,期待跟他一起浮出水面的,还有一位生还者。”然而,现实情况不容乐观,直至天黑,再也没有看见潜水员救起一位生还者,周里说,“每次从船内打捞出一具遗体,现场上千人,出奇的安静。”

“上千人在进行救援工作,但真正能救起舱内幸存者的,只有潜水员。我们站在一边只能盯着江面、盯着沉船,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太难受了。”周里说,江边大堤上,站满了武警、消防战士;江面上,巡逻船来回搜寻;空中,也有直升飞机在搜索。但大家都无能为力。“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周里说。

事发第4日:遗体已开始腐烂,要确保遇难者尊严

水草、废弃塑料袋、鞋子、竹椅……江面上的杂物,以及注意力的高度集中,让周里的搜寻任务并不轻松。3日,救援队还在继续搜寻,周里已经连续盯着江面超过36个小时,但自从2日凌晨找到那名生还者以后,他们这个小组一无所获,就算是遇难者的遗体也没有找到一具。

“你看,那是不是一具遗体?”透过望远镜,一位同事在两百米的江面上,发现了一具遗体。周里回忆,那具遗体穿着一件黑色上衣,正在往下游漂。这是周里和队友在该地点盯守两天后,发现的第一具遗体。

确认为遇难者遗体后,周里迅速联系打捞人员,将尸体打捞上船并装入黄色装尸袋,迅速交接给岸上工作人员。“当天就再也没有发现其他遗体。”

4日晚8时,准备对沉船扶正,由于扶正后可能会出现大量浮尸,周里及队友全队待命。然而直到5日上午7时,扶正工作才正式开始。周里说,“当时心里很着急,只希望能加快船体扶正的速度,我的工作经验告诉我,遗体估计已经开始腐烂了。”

“尸体如果腐烂了,就容易变形受损,就算你发现了遗体,也得万分小心(以免尸体受损)。”周里说,从沉船开始扶正的那一刻开始,沉船内的游客行李、鞋子等杂物就开始大量浮出江面。“当日天气放晴,江面上的能见度很高。这期间,我们一共发现了5具遗体。发现时,遇难者遗体经长时间在水里浸泡,四肢肿胀,已经能闻到异味。”

“逝者已逝,仍然要尊重生命,要确保遇难者的尊严。”周里说,将遗体搬上船变得更加小心,没有出现过一具遗体因为不细心、不注意,而再次受损的情况,“希望能给遇难者家属一个最后的交代。”

[责任编辑:王冠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