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让“APEC蓝”长驻北疆天空

 

导读

“雾霾是什么?它从哪儿来?我们怎么办?”说一千道一万,问题的核心还是“怎么办”——面对沉积已久的空气污染等各类环境问题,我们必须有所行动、有所作为。今天,就让我们一起关注地处祖国北疆、负有生态安全屏障重责的内蒙古,在治理环境污染、打造生态文明亮丽风景线中的行动和作为。

刚刚过去的一年,内蒙古在环境保护方面的投入之巨,前所未有——

自治区安排环保专项资金4.3亿元;

呼和浩特市投入13.5亿元用于水污染治理;

包头市完成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投资60多亿元;

乌海市投入大气污染防治资金逾67亿元……

一系列大手笔和大动作,无不向世人展现出内蒙古改善环境质量的决心。

净化空气内蒙古舍出金山银山

近日,包头希铝电厂获得中央财政大气污染防治专项奖励资金420万元,因为他们提前完成了发电机组的脱硝改造。

脱硝、脱硫、除尘……这些略显生涩的专业术语,都是控制空气污染的环保措施。赶在2015年新环保法实施前,包头希铝电厂完成了6台机组的脱硝、脱硫、除尘改造,以及煤场全封闭改造等环保项目,环保设施升级换代之后,各项污染物排放均优于国家最新的环保标准。

这就是大投入带来的大改变。刚刚过去的2014年,我区共争取中央环保专项资金5.9亿元,其中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就有4亿元。这些钱,全部用在了实打实的防治措施上。

而奖励补助机制的“撬动效应”,更是让污染防治资金投入规模呈现出滚雪球式的放大。2014年,内蒙古在环境治理投入上舍出了金山银山。

重点防控PM2.5,淘汰22.5万吨电石产能,搬迁关停烟气排放不达标的供热企业,完成126万平方米建筑节能改造……2014年,鄂尔多斯市的一系列大气污染防治举措,有着13亿元的资金后盾。

虽说城市空气质量总体优良、排名靠前,鄂尔多斯市还能克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财力趋紧的困难,为防治大气污染投入巨资,值得点赞。

把环境保护作为经济转型和城市转型的基础,乌海市2014年共投入大气污染治理资金67.18亿元。

如此重金治气,乌海市的收获也是沉甸甸的:海渤湾中心城区优良天气同比增加66.9%,仅二氧化硫排放量这一项,矿区矸石自燃治理就削减了3.56万吨,焦化行业提标改造工程可削减1.4万吨。

在共和国的老牌工业城市包头,2014年市区两级财政用于大气污染治理项目的专项资金达到3亿多元,为历年之最。同时,包头市还迈入了第三批国家节能减排财政政策综合示范城市行列,成功地争取到12亿元补助资金。

“2014全年完成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投资60多亿元,为加强环境保护工作提供了有力的资金保障。”包头市环保局副局长吴士忠介绍。去年年底,在华北地区环境保护督查会上,包头市的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受到了国家环保部肯定。

在通辽,在赤峰,在乌兰察布,在兴安盟……在全区各盟市机关所在城市,投资改造升级后的监测设施均已正常运行,全部执行空气质量新标准,从2014年底开始同步上传包括PM2.5在内的6项空气质量指标的实时数据。

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如果说这一理念已经成为时人的共识,那么,内蒙古正在进行的这项投资甚巨的庞大工程,就是要让“APEC蓝”长驻于北疆的天空。

 

重典治煤下力气再造能源结构

煤——谈及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尤其是雾霾话题,这已经成为一个绕不开的字眼。

对于内蒙古而言,一个“煤”字也令人又爱又恨。曾经,煤是推动经济跨越式发展的第一能量,让我们尝到了“一煤独大”的甜头,也体会了煤炭产业粗放发展的苦涩,更是经历了严重的煤烟型污染。

“以前的呼市,一入冬,各家各户炉子一点,天就是灰黑色的,出去走一圈,鼻子里面都是黑泥!”在3月1日下午的阵阵清风中,呼和浩特市民张先生提起不堪回首的过往,忍不住深吸几口气,“哪像现在,能有这么蓝的天?”

减少煤,管住煤,历来都是首府空气保卫战的主攻方向。

“气化呼和浩特”建设,正在以每年拆并改造100余处燃煤锅炉房的进度,消灭呼市二环以内的燃煤小锅炉。在刚刚过去的2014年,呼和浩特城区110座分散燃煤锅炉退出历史舞台,经过拆并整合和燃气化改造,每年减少煤炭消耗22万吨,减排烟尘2080吨,二氧化硫1934吨,氮氧化物657吨。

过去5年里,呼市共拆并和燃气化改造分散燃煤锅炉房503座,整合供热面积1245万平方米,让这座城市每年减少了超过百万吨的供热用煤。在这背后,是百亿级的资金投入在驱动:拆并锅炉房、燃气化改造、供热管网更新、提供天然气价格补贴……

城中村和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实施,又让2014年的首府减少燃煤32.7万吨,共削减二氧化硫2092吨、氮氧化物882吨、烟尘1830吨。同时,他们重点监管燃煤锅炉污染设施的运行情况,并要求保证煤质,灰分和硫分超标“罚无赦”。

进入“史上最严治污季”,2014年的包头市出台以“治气”“减煤”“降尘”“控车”“严管”10字方针为核心的《包头市大气污染综合治理实施方案(2014-2017年)》。

这10个字当中,“减煤”的分量对于草原钢城而言,无疑是最重的。

工业污染防治、城市燃煤锅炉整治、城市生活污染治理、城市扬尘污染治理、机动车尾气污染治理和城市环境精细化管理——包头市污染治理的六大工程,几乎都和“减煤”有关。

在全封闭改造完工包头东华热电有限公司20万吨储煤场。该公司生产技术部主任任博文告诉记者,过去他们的储煤场采用的是防风抑尘墙,效果不佳,一刮风煤尘到处飞,今年5月份公司投资4774万元,实施了钢结构球形网架改造,实现了煤场全封闭管理。

不只在消费终端,重典治煤的举措还体现在煤炭生产的源头环节。

矿区扬尘污染和煤矸石自燃,是乌海市大气污染的主要成因。2014年,乌海市重拳治理骆驼山矿区沿线露天开采企业的污染问题,沿京藏高速公路可视范围内的20多家排渣场全部实施边坡固化、绿化,对90%以上的煤矸石山着火点采取压覆治理,总面积达到35万平方米,削减烟粉尘排放2.06万吨。

为推进城区烟尘、粉尘、扬尘综合整治,乌海市还将包括农区在内的全市建成区统一纳入烟控区范围,禁止烟煤散烧,新增清洁燃料市场15家的同时,加快建成区和工业园区热力与燃气管网建设,推进集中供热、煤改气、煤改电工程建设。

净化,转化,输出——随着清洁能源生产输出基地的建设进程不断加快,内蒙古的能源产业发展模式正在经历一场划时代的革命。

 

执法从严让环境管理更加硬气

天蓝云白、地绿水清,这就是内蒙古全力打造的生态环境“新常态”。本报记者黄永锐摄

“被告人南光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15万元……”

随着审判长的声音坚定有力地响起,法警给犯罪人一一戴上戒具。2014年9月10日下午,内蒙古首起环境污染刑事案件在巴彦淖尔市杭锦后旗人民法院宣判,4名被告人因恶意倾倒盐酸,被判污染环境罪名成立,全部处以实刑。

“第一案”的审判,是我区加大环境污染行为打击力度的庄严宣示。从严管理、从重处罚,内蒙古对环境污染主体“零容忍”的态度越来越坚决,监管手段越来越严密,惩治措施越来越强硬。

走进今年6月份建成的包头市环境监控调度指挥中心,仿佛看到了一张无形的“监测网”笼罩包头城区。新建的环境监控调度指挥平台集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控、高空视频监控、环境质量监测、机动车排气监测监管、12369环保举报热线和GPS调度指挥六大系统于一体,实现了对城区环境监管的全方位覆盖。

这个平台是如何对全市污染源进行监控的呢?且听包头市环境监控应急指挥中心总工程师孙阳娓娓道来——

“如果把指挥中心比作全市环境的眼睛、耳朵和大脑,覆盖市四区和高新区的网格化管理体系就是手和脚。全市共划分为66个网格,每个网格配备2至3名执法人员和1辆执法车辆。就像脑可以指挥手脚行动,中心工作人员通过监控平台发现环境问题后,通过调度指挥系统,呼叫网格内的执法人员,迅速到达现场进行处理。这种扁平化监管体系,实现了跨地区、跨部门的统一指挥、联合行动,真正做到环境监管不留盲区。”

编发法规汇编,制定行政处罚自由裁量权基准,制定环境信访事项办理规程,组织环境监察执法人员接受岗位培训……2014年以来,赤峰市在规范环境保护执法行为方面频频发力,让环境管理更加精细化。截至目前,当地已排查环境问题369项,整改完成287项。

强化部门分工负责,协同推进减排工程,乌海市委将主要污染物减排和大气污染防治重点工作列入各区和9个市直部门领导班子年度工作实绩考核。

在推进环境立法和配套制度建设方面,自治区起草完成了《大气污染防治条例》和《饮用水水源环境保护条例》,正在履行立法程序,发布实施了《高盐水污染防治指导规范》等文本,为能源化工产业转型特别是煤化工产业发展提供环保支撑。而环保厅与公安厅推动建立的环保与公安环境执法联动协作机制,则成为环境监管“硬执法”的重要保障。

这一制度设计,迅速在各盟市落地。

建立公安、环保联合执法机制,包头市公安干警进驻环保局办公,加强联合执法,依法严厉打击环境污染犯罪,对一起镀锌厂私设暗管偷排有毒有害废水污染环境案件责任人行政拘留,真正做到“硬”执法。该市九原区政府去年共召集违法企业召开清理取缔工作说明会4次,发放政府通告350份,组织集中强制清理取缔行动6次,彻底清理取缔明达玻璃等各类违法企业162家。

自治区环保厅厅长王军朴在全区环保工作会议上的报告显示,2014年全区环境监察共立案1522件,挂牌督办99件,关停取缔企业469家,罚款6043万元,有力地震慑了环境违法行为。

[责任编辑: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