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非遗项目蒙古族传统角弓:失传后的复苏

 

文/首席记者 辛 一 摄影/本报记者 王 磊

做角弓的人 (1)

拉开蒙古族传统角弓

恩克今年34岁,从事蒙古族传统角弓制作已有4年。

蒙古族传统角弓制作这门手艺是恩克从他的师傅诺敏那里学来的。作为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诺敏的手艺不是祖传,他从师于蒙古国的阿色旺老人。

如今,诺敏、诺敏的二哥尼玛扎布、诺敏的三姐桂花,还有恩克,是我国掌握着这门传统手工技艺为数不多的几个。

射箭始于两万年前

由蒙古国及内蒙古地区出土的新石器时期的箭镞和古代岩画证明:蒙古先民早在两万年以前即旧石器末新石器初就使用弓箭。

到匈奴、鲜卑时期,北方游牧民族已经广泛使用弓箭,并在十一世纪蒙古民族手中发展到顶峰。弓箭在蒙古人生产、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在蒙古人心目中地位特殊,蒙古人视弓箭为生命,舍命相护。弓箭是北方狩猎、游牧民族最早使用的远程武器,是打猎、征战、强壮体魄等活动中的良好工具。

据《蒙古游记》记载:“男人除了制作箭和放牧以外不做任何其它事情。他们通过射鸟来练习骑射和静射,他们不分老幼都是好射手,他们的孩子从2~3岁就开始练习骑马,根据孩子不同年龄发给大小不同的弓箭练习。”

从历史上看,从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到忽必烈建立元朝,都是借助于弓马骑射之长。《元史·兵志》云:“元起朔方,俗善骑射,因以弓马之利取天下。”明清以来,骑射在其狩猎和护射防敌中仍起重要的作用。明《夷俗记》中关于骑射的记载:“上马则追狐逐兔,下马则控拳臀张。”就是当时骑射生活的真实写照。

蒙古人分为许多不同的部落,他们的经济生活大体可分为游牧经济和狩猎经济两种。在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落以后,虽然狩猎经济的部落逐渐转向了游牧经济,但狩猎时期长年积累下的拉弓射箭的本领却保留了下来,以防外敌侵略和野兽袭击畜群。没有牲畜的贫苦牧民则仍依赖弓箭捕杀动物维持生活。

古代蒙古人利用它狩猎和战争,后来,蒙古族传统射箭演变成那达慕的主要组成部分之后,蒙古族传统角弓箭在蒙古民族的精神领域和文化生活中至今还发挥着其他东西无法取代的作用。

射箭,是蒙古族传统的“男儿三技”的其中一技,也是那达慕大会最早的活动内容之一。如今,蒙古族传统射箭在实战中已经失去了其原有的意义,但是作为一门传统比赛项目,仍然存在。

 

做角弓的人 (2)

制作工具

一把好弓耗时两年

在我国,蒙古族传统角弓制作技艺已经失传多年。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诺敏通过自身努力使这门技艺在我国得以复苏。目前,他对已经学到手的技艺相当在意。实践证明,他制作蒙古族传统角弓通过了市场检验,为了生存,必须想办法保住这片市场,保住了市场也就保住了这门技艺。

诺敏,内蒙古射箭协会副会长,主要负责蒙古族传统弓箭的传承普及和推广工作。他的儿子还没出校门,没有正式开始学习蒙古族传统角弓的制作。恩克是诺敏的外甥女婿,所以,有了掌握这门技艺的机会。

恩克是典型的蒙古族汉子,身材魁梧,为人忠厚。

蒙古族传统角弓制作技艺的掌握,不光要有钻劲,更需要一个好的身体。

角弓用料苛刻,工序复杂,技艺独特,因此,真正能做出一把好的蒙古族传统角弓不是一件易事。

角弓,制作时要用到牛角,但是牛角不是唯一的主材。制作蒙古族传统角弓的材料有水牛角或岩羊角、牛背筋或牛蹄筋以及弹性好的竹木材料,几种主材经过打磨后,竹木作为弓胎,一面粘贴上牛角,另一面粘贴上牛背筋或牛蹄筋,从原料加工到成品弓完成,需要100多道工序,全部由手工完成。

恩克说,任何一把蒙古族传统角弓,从下料到成品要历经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原因就是角弓在制作时需要用动物胶等纯天然材料粘合,等待动物胶晾干,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因此,一把上等好弓的完成有时甚至需要两年的时间。

用来做粘合剂的动物胶是由猪皮或者鱼鳔熬制而成的鳔胶,粘合力极强,只是稳定干燥的过程缓慢。

一般来说,春秋是制作蒙古族传统角弓最好的季节,不适合制作角弓的季节,正是半成品的角弓定形的最好时机,几部分主材粘合好用重物压起,等待粘合处自然风干。

 

做角弓的人 (4)

角弓和箭靶

弓轻箭快是首准

在众多手工技艺中,蒙古族传统角弓的制作应该是相对难掌握的了。蒙古族传统角弓的构造看似简单,制作起来却是相当复杂,一把蒙古族传统角弓包括弦结、弓背、弓弦、弓面、中弧、梁子、弓胎、弓垫子、弓弦码、弦扣、弓扣等,每部分的功用都不可小视,做工要求必须做到精益求精。

恩克说,原料加工和筛选没有具体理化指标,全凭经验。当然,这也是任何一门手工技艺难掌握的原因。但是,蒙古族传统角弓每道工艺的细腻程度和要求非常高,是其他类手工生产技艺难以比拟的。

蒙古族传统角弓重量轻、射出的箭速度快,是一把好弓要达到的首要标准。再者,一把好弓在长时间使用的状态下不能有疲乏变软的现象,并且在任何气候下能维持一样的力道和强度,同时弦震动的声音必须清澈而且扎实,不必过多调整,就能维持良好的形状。

在诺敏位于呼和浩特市土左旗的蒙古族传统角弓制作基地,有恩克在守着,他在等待天气转暖后,投入新一轮工作。

基地里有一间工作室主要是用来存放原材料和加工原材料的,像弓胎的打磨、牛角的切割也需要在这里进行。

恩克不光会做蒙古族传统角弓还会做箭囊、弓囊、箭,一整套完整的蒙古族传统角弓是由箭、弓、箭囊、弓囊组成。所以,这间工作室里存放的,不光有制弓用的竹片、红木、水牛角,还有制箭用的木杆,好多材料都是从南方运来。

在做蒙古族传统角弓时,原材料的加工过程本身就不简单。经过初加工,原料变得平整慰贴后,才能进行粘贴。粘贴时,室内容温度最好在28摄氏度左右,以保证动物胶的粘性好。在用竹片做加工而成的弓胎与红木粘合好后,静置几天,等两者粘合牢固了,才能再粘牛角。一对粗壮的水牛角只能选出够一把弓的材料,选出牛角经过初步打磨,贴在弓胎的一面,再过十天半月,弓胎的另一面才可以粘牛筋,加工好的牛线遇水后会就变软变黏,这样就可以一层层地粘了。一般情况下弓胎的另一面的牛筋需要粘3~5层,这要根据实际需要来确定。

一把好的蒙古族传统角弓是很硬的,在牛角的弹力和牛筋拉力的共同作用下,这把弓的张力可想而知。

 

做角弓的人 (5)

一对这样大的牛角只够做一把弓

关键技艺秘不示人

恩克说,蒙古族传统角弓的制作细节是秘不示人的,尤其是一些制作窍门。这就是所谓的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由竹片加工成的弓胎是怎样变平的,水牛角的弯度是如何取直的?作为手艺人,制作过程中的每一点困惑都会决定一件产品的成败。但是,决窍就是决窍,任何一位无缘传承这门手艺的人,都不可能凭借一些简单的讲解就能把其中的奥妙领会。传统手工技艺,除了要求学艺者要用心领会外,还需要耐心实践,每一条经验都是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总结出来的,简单的模仿和急功近利都不适用于手工技艺。

作为一个旁观者,在每一位传统手工技艺传承人的面前,我们都是小学生。我们被他们心如止水的坚持和甘于寂寞的耐心比了下去。

蒙古族传统角弓的弓径分1米、1.1米、1.2米3种,恩克可以按照不同客户的要求,制作出不同张力的弓。怎样才能改变牛角弓的张力?恩克说,主要在于对牛角的打磨上。

压好、粘牢的牛角弓再经过美化和装饰后就可以上弓弦了,一般来讲作为装饰用的蛇皮或者桦树皮都是在给弓上弦之前贴好的,相对而言,蛇皮要比桦树皮好贴些。

现在的弓弦与传统的弓弦不同,现在是用钓鱼线缠起的16股尼龙线做弓弦,不再是以前的牛皮线。因为现在的蒙古族传统角弓主要用途是竞技和娱乐,所以,以前尖锐的箭头也被胶棒所代替,这样对人畜没有伤害,有利于全民健身,普及推广。

在诺敏的制作基地里还有一间展厅,展厅里除了有一些对蒙古族传统角弓的介绍外,还存放着诺敏从世界各地带回来的弓箭。蒙古族传统角弓的制作技术是保守的,但是蒙古族传统角弓传承人的思想是开阔的。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弓箭汇集在一起,它们的形制与取材可能会成为某种启示,化作灵感,融合在传统的手工技艺中。

在生存中求发展,在发展中求创新,相信蒙古族传统角弓制作技艺会在前行的路上独放异彩。

征集线索

民间的才是鲜活的。你还记得吗?那些曾经鲜活在我们身边的老行当,还有那些曾经生活在我们身边的老艺人?

“磨剪子嘞……”当一声悠扬的乡音响起,无论在哪里,总能唤起心底的一片温暖……高一声低一声的吆喝,走街串巷的背影,总让人无法忘怀——做鞋的、修脚的、箍桶的、补锅的、织麻的、编筐的……当年,有着生存压力的他们,只是为了简单的生活。如今,回访曾经的他们,经典会令人感动。

时代在变迁,社会在发展,曾经的许多,淡出了我们的生活,却淡不出我们的记忆。如果你身怀技艺,如果有你熟知的老行当,请拨打手机13948197147与本报记者联系,我们会用笔和镜头,记录下一个个瞬间,留作永恒。

[责任编辑:胡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