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内蒙古作家畅谈全民阅读与民族复兴[组图]

 

张天男:当一个死刑犯还在读书时

法国大革命时期,有一个叫德·吕纳的人被判处了死刑。临上刑场,他还在囚车里读书,轮到他时,他将书页折了个角,这才从容起身,走向断头台。对他来说,读书绝没有什么实用价值,它只是一种心灵的抚慰,一种忘我的境界。就我而言,读书不过是一种嗜好,就好比抽烟喝酒,习惯而已。

温家宝总理说:“如果在地铁上能够看到每个青年都拿着一本书,我就感到风气为之一新。”其实这种风气曾经有过,只不过后来慢慢散去了。据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调查,2011年,中国人均读书仅为4.3本,而韩国11本、法国20本、日本40本、犹太人64本。时至今日,中国人均文化消费水平只有发达国家的四分之一。另据联合国统计,以色列平均每4500人就拥有一座图书馆,居全球之冠。

尽管全民阅读“事关民族振兴、国家兴亡和个人全面发展”,尽管“一个民族的阅读史,就是一个民族的精神发育史,”然而极端的“读书有用”正如极端的“读书无用”一样需要警惕。急功近利,适得其反,恶补生吞,过犹不及。只有当每个人的内心都停止了喧哗与骚动,“思想的盛宴和精神的旅行”方才正式开始。

【作家简介】张天男,笔名张刃、张锄、欧阳白、黄公略等,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理事,呼和浩特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在《草原》、《诗刊》、《星星》、《诗歌报》、《诗选刊》等报刊发表诗歌,作品入选中国青年出版社《青年诗选》、《中国散文诗大系》等多种重要选集。

张天男从事文学创作30年,先后获得全国新诗大赛探索诗特别奖,全国首届短诗大赛三等奖,由他创作的组诗曾获得索龙嘎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艾平与冰心合影

艾平:人生最初的故乡是书本

读书人最初的故乡是书本。在品尝了这个故乡给予的甘怡之始,像获得了望眼镜和显微镜一样,我们有了去叩问未来和现实的愿望。读书人的种子就是这样发芽的。我们有时心旷神怡,有时袖手无言,更多的时候是诚惶诚恐。读书对于读书人来说,绝不是某种图谋或者经营,而是如出身那样与生俱来,如呼吸那样不可或缺。读书的收获,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一点大家都不能否认,就是读出了自己的渺小,读出了对文明的敬畏。

我们习惯了用政治替代文化,没有人文主义传统,从未自觉地培养过大众的阅读习惯。我们需要尽快地改善自己,让自己的内心变得端正、高尚、智慧、优雅、温情,跟上世界文明的步伐,其最重要的途径就是读书,让人类的智者和先知与每一个人的心灵对话。

【作家简介】艾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内蒙古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呼伦贝尔市文联主席。在国内外发表散文等一百余万字。出版散文集《长调》、《在五星级饭店流浪》。《父亲的老猎枪》获得冰心散文奖、《长调》获得1996年内蒙古自治区文学创作索龙嘎奖、《呼伦贝尔往事》获得内蒙古五个一工程奖、《会说汉话的森德玛》获中国西部散文奖。

 

季华:没有阅读的人生是迷茫而狭隘的

一时说不清阅读予人更多的是什么,但我知道,没有阅读的人生一定是迷茫而又狭隘的。对于阅读,有人把它当作是享受,选一个烟雨迷蒙的午后,让尘世的喧嚣隔空远去,独自翻阅,时光在逐句细读中走过,时空在抚卷追思中静止。还有人把它当作一种修习的高度。人类发明创造了文字,文字从此就肩负着人类文明的传承功效。阅读无疑成为学习前人的经验、知识,传承人类文明的捷径。有了阅读,就有了充实自己、陶冶性情,展开人生高度的修习方式。只是如今,这样的阅读高度离我们的生活越来越远了。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阅读的目的已成了实用,成了功利、成了更具实际意义的行为。我喜欢阅读、喜欢阅读时的那种分享。一句话,一段故事,像惊鸿掀起的是内心不小的波澜,而后是深深的共鸣。这样的阅读是轻松快乐的,是可以一起分享生活的启迪,生命的感悟。

【作家简介】 季华,蒙古族,现任中共锡林郭勒盟盟委宣传部副部长,锡林郭勒盟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主席,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内蒙古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内蒙古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多部(首)戏剧、歌曲等艺术作品演出并获奖,中篇小说《狼针草》、短篇小说《金掌》分别获得内蒙古文学创作索龙嘎奖,散文集《记忆永恒》获内蒙古自治区“五个一工程”奖,长篇小说《老城》获内蒙古第二届敖德斯尔文学奖,电影文学剧本《狼针草》获全区电影电视文学奖,广播剧《雕像》、《夜雨》、歌曲《总有一天》获内蒙古自治区“五个一工程”奖。

 

鄂阿娜:阅读打开智慧之门

小时候羞于自己的破衣烂衫,羡慕同学的光鲜亮丽,哭咧咧地跟母亲抱怨自家的贫穷。母亲却说:“知识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财富无法同知识相提并论。只有知识是这个世界上谁也抢不走的,只要你活着,它就永远跟着你。总有一天,你的知识化成无所不能的智慧,到时候,你会穿着她们买都买不到的漂亮衣裳。”更让我快慰的是,在阅读的过程中,不知觉间我的智慧之门悄然打开,最终实现了人生最初的理想,成为一名作家。书籍是时光老人,他在过去年代的无数领域中修筑起一座经验之塔。要爬上这座古老建筑的顶端确非易事。这里没有电梯,但是有一个捷径,那就是阅读,年轻人脚劲强,终会达到目的。

“与其用华丽的外衣装饰自己,不如用知识武装自己。”这是一个犹太人的语录,这个民族人均年阅读量达到15本以上,少年和中年人达到了20本。他们努力获取知识,创造知识,传播优良的文化。

如何构建“文化中国”?温家宝总理提出的“不读书的人是没有前途的”、“不读书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理论恰好给我们做出一个非常及时明确的指引。中国有句古话:“君子以多识前言而往,以蓄其德。”总结文化遗产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读书,读好书,加强阅读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成为构建“文化中国”强固的基石是每一位中华民族公民理应肩负的责任。

【作家简介】鄂阿娜,达斡尔族,笔名安正雨、安菁蒽、安徒步,系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呼伦贝尔市作家协会会员;2012年毕业于内蒙古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文学创作研究班,2009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纳文慕仁》、《草原》、《鄂尔多斯》、《散文选刊》、《散文世界》等文学期刊发表散文、原创神话、诗歌、游记、论文、小说体裁的20余篇作品。 (本报记者奥妮莎整理)

[责任编辑:吴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