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13天侦破超市血案 5·16杀人案侦破纪实

13天,300多个小时,500多名警力,近1000公里的追踪,上万人排查……贺玉龙,男,21岁、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集宁区;吕金峰,又名吕乐,男, 20岁、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五原县、陕西省西安市。

看似一组无关的数据,一串没有关联的地名,却因为一起震惊社会的案子让它们串联在了一起。5月28日下午,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呼和浩特市“ 5· 16抢劫杀人案”成功告破,两名犯罪嫌疑人贺玉龙、吕金峰分别在乌兰察布市集宁区和陕西省西安市落网。

当日18时30分,从集宁区押解贺玉龙回到我市的专案组民警在罗家营收费站受到了热烈欢迎。5月31日17时50分,另一组专案组民警从西安市成功押解回了该案的另一犯罪嫌疑人吕金峰。

母子二人凌晨惨遭杀害

5月16日凌晨 2时 10分左右,赛罕区先锋路万佳超市发生了一起两人被杀的恶性案件。受害人张某某,女,1952年 3月出生,呼和浩特市化工厂退休工人,身中 31刀;受害人庞某某,男,1974年 11月 20日出生,内蒙古工业大学在读研究生,系张某某长子,身中 24刀。二人被捅死,犯罪嫌疑人极其残忍,民警十分震惊。

案件发生后,自治区公安厅、市公安局以及赛罕公安分局相关领导和赛罕公安分局刑警大队的技侦人员等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展开工作。为确保在有限的案发地提取到更多有价值的痕迹,民警多次反复勘察现场,在现场提取到了多份和案件有关的证据。

通过案发现场勘察的结果,赛罕区公安分局领导大胆提出,此案两个人作案的可能性较大,根据现场出现的多种血迹,初步认定至少有 1名犯罪嫌疑人受伤。结合死者身中数刀的情况,作案者应属于“ 80后”或者“ 90后”,作案手法凶残,不计后果,极可能曾经被警方打击处理过。考虑到侵害对象是小超市,认为犯罪嫌疑人生活条件应该不太好,从事的职业以打工为主,极有可能在网吧、饭店、修理行等地工作。由于领导判断准确,及时为案件的侦破明确了思路,指明了方向。

案发当日,市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赛罕区公安分局根据市公安局的统一部署,成立了赛罕区公安分局“ 5·16”命案工作组,抽调该局刑警大队 10个中队,大学西路、大学东路、乌兰察布东路、巧报、中专路 5个派出所,共约 200多名警力参与破案。然而,由于案发时间在凌晨,没有目击者,加之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较强,现场未留下足够有价值的线索,甚至连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也不掌握,案件侦破难度特别大。

锁定犯罪嫌疑人

5月 17日早晨 8时,工作组全面部署各项工作,确定 5个派出所所长负责组织警力,对现场周边地区展开地毯式排查。

功夫不负有心人。民警在走访中,一位出租车司机反映,5月 16日凌晨 2时17分,在东影南街超艺楼门口,两名 20岁左右的男子搭乘他的出租车到内蒙古医院下车。另一位出租车司机也反映,5月 16日凌晨 2时27分,在内蒙古医院急诊室,有两名男子搭乘他的出租车来到南二环的龙泉洗浴中心,大约 2时41分下车。先锋中巷机械局一位居民也向民警反映,5月16日凌晨 2时 14分,他发现有两名年轻男子从案发现场的巷子出来,神色惊慌,向南跑去。至此,这两名男子被划定为重要犯罪嫌疑人。

与此同时,乌兰察布东路派出所、大学西路派出所、中专路派出所、大学东路派出所、刑警大队的 200多名民警也开始对案发现场周围的常住户、暂住户、小旅店、桑拿房、网吧、诊所等商业网点进行了地毯式排查。同时,在赛罕区范围内的排查也开始了,印发悬赏通报 200多份,排查常住户 4万多人,暂住户 2万多人,娱乐场所153家,酒店 251家,录像厅 19家,KTV36家,工地 5家,诊所 56家,网吧 86家,洗浴城 41家,废品收购站 47家,修理业 95家,重点人口 156人。

根据现场遗留受害人之外的血迹分析,确定犯罪嫌疑人受伤的情况,民警分别来到内蒙古医院、铁路医院、民族医院、解放军第 253医院、武警内蒙古总队医院等大中型医院和诊所进行调查。5月 21日,专案组向自治区卫生厅发函,要求我区各大医疗单位予以协助查控。排查中,内蒙古医院急诊室的一位大夫说,案发当日凌晨 2时 23分,有两名男子匆匆来到急诊室就诊,其中 1名男子的右手小指根部断裂,在给他简单的包扎后,大夫建议去其他医院治疗。 2时 26分,二人离开内蒙古医院。

针对先前排查的情况,经过串并,专案组认为两名打车的年轻男子就是在内蒙古医院就医的两名男子,结合相关情况,这两人的体貌特征被清晰勾勒了出来,案件有了突破性进展。

根据犯罪嫌疑人年纪较小的情况,专案组及时通过市教育局向全市各大院校发布了协查通告。并考虑到犯罪嫌疑人有可能逃离我市的可能,向呼和浩特火车站、汽车站、车站派出所、通达长途客运南站发出协查通报 50多份。5月 20日,派出民警前往包头市、乌兰察布市等地对沿途的医院和旅店进行排查。又通过自治区公安厅刑警总队,向北京、河北、山西、陕西、宁夏等省市发布了紧急协查通报。5月 21日,呼和浩特市各大媒体公布悬赏通报。

排查中,不断有群众向专案组反映有嫌疑的人员。但是,经过逐一核实,都被排除了作案可能。

深入基层寻踪觅迹

为了尽快破案,5月 26日,赛罕区公安分局紧急启动了橙色风暴。该局领导指示,案件一日不破,风暴一日不停。同时要求各派出所排查人员,做到民警不漏管区,管区不漏户,户不漏人,最后确定人没有问题。如果一旦查出嫌疑人曾在管区出现过,但在排查时没发现情况,将对民警进行责任倒查。案发后的 13天里,许多民警吃住在单位,而对于专案组民警来说,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哪里有情况,专案组民警就赶到那里,且一查到底,不放过任何一条可疑线索,就是在这样高度负责的情况下,终于让看似山穷水尽的侦破工作进入到柳暗花明的状态。

5月 26日,乌兰察布东路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在桥华世纪村附近的一家饭店拿着两名犯罪嫌疑人的照片排查时,该饭店的一名员工看过照片说,照片上的两人很像是曾经在该饭店工作的两个人,但是,他们现在已经离开饭店不干了。细心的民警立即对该饭店人员的年龄、体态等进行了排查。5月 26日 16时左右,终于确定了21岁的四子王旗人贺玉龙及20岁的巴彦淖尔市五原县人吕金峰为重要犯罪嫌疑人。排查民警迅速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了专案组民警。专案组立即召开紧急会议。

5月 27日凌晨 1时左右,专案组民警兵分四路,紧急出发,分赴集宁、包头、山西、西安等地抓捕贺玉龙和吕金峰。

5月28日下午,专案组民警在西安警方和集宁警方的配合下,分别将两名犯罪嫌疑人吕金峰、贺玉龙抓获。

为抢钱害了两条命

从排查到犯罪嫌疑人的真实名字到他们落网,时间不足24个小时。可就是为了这 24个小时的成果,赛罕区 500多名警力进行了大规模的排查,专案组民警行程千公里。

贺玉龙和吕金峰落网后交代,他们作案的目的就是抢劫。5月 16日凌晨 2时许,他们来到万佳超市,此时,该超市卖货的外屋只有庞某某一人正在写论文,他的母亲张某某在里间。这两人进去后,贺玉龙用衣服蒙住了庞某某的头,并且用刀逼着他让他掏出钱来。庞某某本能地挣扎着,被贺玉龙推倒在地。倒地的庞某某喊了一声,贺玉龙骑在他身上就用几天前买好的刀子捅。张某某听见后跑了出来,吕金峰持刀便捅。看见母子俩死亡后,贺玉龙和吕金峰抢了 500多元离开,打车来到内蒙古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之后,为了迷惑警方,两人再次打车,假装来到南二环天龙洗浴附近。随后,悄悄潜回到了贺玉龙和他父母暂住在融桥海鲜城附近的家中。贺玉龙对父母撒谎说,他们和别人打架了,才弄得浑身是血。随后,贺玉龙的母亲给他们换掉了身上的衣服并且扔掉、还给吕金峰受伤的手指再次进行了包扎。次日,贺玉龙和吕金峰乘坐火车潜逃到山西省忻州市贺玉龙的一个亲戚家躲藏。在忻州市呆了几天后,贺玉龙的父母专程来到该市,把贺玉龙接回了我市。临走前,他们花 150元钱给吕金峰买了一张去往西安市的火车票。贺玉龙和父母回到我市后,一家人都从媒体上看到了刊登的悬赏通告。贺玉龙极度恐慌,决定外逃,5月 27日早,他在父亲的陪同下,打车来到乌兰察布市卓资县,随后又前往集宁区躲藏。没想到刚在集宁区火车站旁边的一家小旅店住了一晚上,第二天就被专案组民警抓获归案。贺玉龙落网后,专案组民警很快排查出吕金峰在西安市,当即和西安市警方取得了联系。5月28日,在西安市一家网吧,正在这里上网的吕金峰被当地警方抓获。 5月 31日,他被赛罕区警方从西安市押解回呼。

据这两名犯罪嫌疑人供述,他们今年 3月同在桥华世纪村附近的一家饭店打工。干到 5月,二人共同不干了。抢钱的原因,是他们准备去北京身上却没钱,就预谋了这次抢劫。

据了解,2007年,贺玉龙因为盗窃被赛罕区人民法院判刑,2008年 1月 10日刑满释放;同年,吕金峰因为抢劫被鄂尔多斯东胜区人民法院判刑,2009年 4月 7日刑满释放。目前,这两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依法刑事拘留。贺玉龙的父亲贺某、母亲柴某某也因为涉嫌包庇罪被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责任编辑:吴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