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包头市“4.09”杀人碎尸案侦破始末

震惊内蒙古包头市的 “4.09”杀人碎尸案,是近年来罕见的一起抢劫、杀人、碎尸案,也是近年来作案手段极其残忍的一起恶性案件。近日,记者采访了警方,了解到案件侦破始末。

临街商铺内发现碎尸

一名宁夏来包头的打工人员由于工作还没有着落,身上带的钱所剩无几,4月8日晚,临时窝在了青山区富强路原棉纺厂西墙外正在拆迁的一临街商铺内过夜。4月9日早晨醒来,发现角落里堆着几个塑料袋,就上前去看,打开塑料袋的一刹那,眼前的情景让这名打工汉惊出一身冷汗,塑料袋里装的是被肢解的人体尸块!匆忙之下,他拨打了110报案。

上午9时30分,接到报案的青山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侦查人员迅速赶赴现场。警方经初步勘验,现场共有5个包裹人体尸块的塑料袋,死者为女性,身高1.5米,体态适中,长发,年龄30岁左右,身份不详,系机械性窒息死亡后被肢解。尸体被肢解成22块,分别装在5个塑料袋内,堆放在该拆迁商铺内的墙角处。

400余名干警

走访近万人查尸源

尸源身份的确定,对于碎尸案件的侦破具有决定性的意义。在抛尸现场,警方未发现与受害人身份有关的任何物品,唯有受害人面部未受损伤,清晰可辨。案发后,青山区公安分局在第一时间发出了协查通报,以企事业单位、社区街道、商业网点及宾馆、饭店、旅店、出租屋、歌舞厅、网吧、洗浴、按摩足疗等场所为重点,查找失踪人员,确定被害人身份。400余干警先后调查走访群众近万人次,传唤和审查各类重点人员100余人,制作调查笔录5000余页,相继收集信息线索200余条。

4月9日21时,青山区公安分局自由路派出所民警在走访辖区一家按摩院过程中,根据按摩院经营者以及多名服务人员同时指认,确定受害人为该按摩院的按摩技师牟井珍(遇害前曾租住昆区友谊大街26号街坊)。牟井珍在该按摩院已经工作2年多。4月2日晚,她离开按摩院,4月3日中午托人打电话,说家里有事下午不来上班,之后就再没有出现过。

专案组经过认真调查,分析研究受害人日常活动规律、家庭背景、人际关系及收入情况,排除了情杀、仇杀等可能性,认为受害人被抢劫杀害的可能性极大。

锁定犯罪嫌疑人

4月10日,专案组提取了受害人的通话记录,根据受害人的手机通话记录,发现最后一个与牟井珍通话的电话号码十分可疑。这个号码于4月3日13时在青山区金帝酒店对面的一个营业厅办理,在13时45分只给牟井珍打过电话,就再没用过。公安机关通过技术手段,确定在同一按摩院服务的李阳是受害人生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有重大嫌疑。专案组以按摩院周边银行、储蓄所为重点,调查受害人开户及资金流动情况。警方发现4月4日凌晨2时,受害人一张银行卡内的5100元在阿尔丁大街某自动柜员机上被取,监控录像显示取款人为一蒙面女性,经组织与李阳熟悉的人辨认,取款人与李阳十分相似,李阳被确定为重大嫌疑人。

经进一步调查,李阳于今年3月17日来包头,3月18日应聘于受害人所在的按摩院做按摩技师,19日与其夫云海涛在青山区某小区租住一间两室楼房。经过对李阳出租屋的仔细搜查与勘察,在该出租屋多处发现微量血迹,经检验受害人血迹,确定该出租屋为杀人的第一现场。但李阳与其夫已逃至河北省秦皇岛市。

抓捕归案

4月10日,青山区公安分局及时派出精干抓捕力量,会同市局有关部门实施抓捕工作。侦查员连夜赶赴秦皇岛。4月12日12时,在秦皇岛公安部门的配合下抓获李阳和其夫云海涛。4月13日22时,两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包头,并连夜进行了审讯。犯罪嫌疑人对杀人碎尸所犯罪行供认不讳。4月14日上午,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述,专案组在抢劫杀人碎尸现场附近提取了部分作案工具及受害人随身物品等证物。

劫财杀人

据犯罪嫌疑人李阳供述,她出生在辽宁省一个农村,从小就参与父亲的杀猪宰羊,后在当地的一家集贸市场卖过肉,而且主要任务是剔骨。15岁那年,由于与父亲闹别扭,李阳只身离家出走。在火车站,她遇到了比她大10多岁的一个男人,不久便同居,16岁时生下一个女儿。后来,这个男人因盗窃被判刑,李阳将女儿放到男方父母家,又过上了漂泊的生活。后来,她从网上结识了云海涛,并于去年10月与对方领取了结婚证。而云海涛在17岁那年,因盗窃罪被判刑11年,后因服刑中表现较好提前释放。

李阳与云海涛结婚后,曾经来包头投奔开歌厅的云海涛的一个老乡,后又回到秦皇岛,今年3月,云海涛听说开歌厅的老乡又开了一个更为好一点的歌厅,便又来投奔,没想到,这一次,老乡对他们比较冷淡。无奈,他们开始四处找工作。经多方寻找,李阳来到了牟井珍“工作”的按摩院,也当起了“按摩技师”。因为李阳有时“出台”,云海涛知道后起了醋意,李阳考虑再三就不干了。可面对无钱生活的现状,云海涛准备“重操旧业”,两人合计起了抢劫的勾当,并开始寻找“猎物”。

李阳在日常交往中发现受害人收入颇丰,于是产生了抢劫念头,她与云海涛共同预谋策划实施抢劫。4月3日中午,云海涛用李阳新买的卡号,以“嫖客”的身份与受害人牟井珍联系,将牟井珍约到李阳租住的出租屋内,当两人脱光了衣服时,按照约定,云海涛向躲在外边的李阳发出了信号,李阳“冲”了进来。但是,慌乱中,云海涛忘记了蒙住牟井珍的眼睛,牟井珍认出了李阳,并喊出了李阳的名字。于是,云、李两人采取堵嘴、卡脖子等手段将牟井珍控制,逼迫对方说出了银行卡密码,李阳出去查证了密码的真实性后,上街购买了剔骨刀、绞肉机及抛尸用的塑料袋等作案工具。回来后,将牟井珍杀害。他俩抢走了受害人随身携带的300元现金和银行卡。

为了隐藏罪证,李阳决定将尸体肢解。她用绞肉机绞碎尸体,然后准备随下水道冲走。但是,云海涛害怕了。李阳随后改变了主意,晚上,两人将尸体装在了事先准备好的袋子里,租了一辆出租车去抛尸。走到青山区富强路原棉纺厂西墙外正在拆迁的一临街商铺时,李阳不走了,她装作晕车,让云海涛付了车费,扛上尸体,将其扔在了抛尸地。之后,二人取走卡内现金5100元,直奔火车站买上了去秦皇岛的火车票,第二天逃之夭夭。(常淑芬)

[责任编辑:吴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