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江姐托孤遗书首度公开

11月14日,重庆,在三峡博物馆展出的江姐遗书原件。
11月14日,重庆,在三峡博物馆展出的江姐遗书原件。

11月14日,重庆,在三峡博物馆展出的江姐遗书原件。
11月14日,重庆,在三峡博物馆展出的江姐遗书原件。

  昨天是江姐遇难58周年纪念日,三峡博物馆首度展出这封尘封多年的江姐遗书,并揭开了遗书背后所隐藏的故事。

  筷子磨成竹签

  写下托孤遗书

  三峡博物馆工作人员说,江姐是用筷子磨成竹签做笔,用棉花灰制成墨水,写下这封遗书,“信里满载着江姐作为一名母亲,对儿子浓浓的思念之情。”

  1949年,在渣滓洞监狱内,解放军胜利的消息不断传来。江姐等烈士对革命胜利抱定了信心,但他们也隐约感到敌人会在失败前进行疯狂的大屠杀。

得知丈夫已经遇难的江姐,此时心中最为担心的就是尚未长大的儿子。

  1949年8月26日,拖着受刑后还没有完全康复的右手,江姐在狱友们的帮助下,将吃饭时偷偷藏起的筷子磨成竹签,沾着由烂棉絮灰与水调和在一起制成的墨水,在如厕用的毛边纸上,艰难地写下了这封“托孤”的书信。

  狱中发展内线

  冒险送出遗书

  据三峡博物馆工作人员介绍,1947年7月,江姐被捕入狱,她和先前入狱的重庆医学院学生(中共地下党员)曾紫霞,利用渣滓洞少尉看守黄茂才查房、点名或放风的时间,将其发展为地下联络员,负责狱内外的书信传递工作。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在北京成立,盘踞重庆的国民党特务慌了手脚,开始遣返多余的人员或他们认为不可靠的人员。恰在这时,黄茂才收到了老家荣县的来信:“老母病重,望回家一见。”

  黄茂才拿着信到上司处请了假回到荣县,看望老母和妻儿。在离开前,黄茂才把回家的消息告诉了江姐,当时,曾紫霞已在刘国

[责任编辑:dl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