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草原“百灵鸟”

何冀平(右一)与“五彩传说”草原儿童合唱团的小演员们在一起

  走进她家的蒙古包,几乎什么也没有,两张对放着的简易木床,斑驳掉漆,床腿已经弯曲,就是全部的家具。父亲很少见到外人,尴尬地站着,手足无措,黑紫色的脸上,烈阳和风沙留下刻痕。母亲身上沾满草籽,粗糙的手和脸,忙着把新鲜的羊肉、奶茶、奶干放上小桌。狂风卷着尘沙,从敞开的蒙古包顶直灌下来。

  “百灵鸟般的小姑娘就在这里长成?

  旗长鼓动她们唱歌,她们大方地随口唱来,父亲呆滞的眼神活泛起来,母亲清秀的长眉挑动起来。歌声饱满、深情、沧桑、丰沛,纯正得像刚挤出来的羊奶,四面透风的帐蓬,骤然涨满春色。

  小姑娘就这样长成。

  孩子们都是这样长成:8岁已经能够驯服野马;亲眼看见亲人死在风雪中;父母远去放牧,只能与老祖母相依为命。他们也有童年,不同一般的童年,没有“游戏机”、“麦当劳”,没有呵护和娇宠,只有父母的歌声,伴他们长大。

  为什么这歌声宁澈无染?他们不是在表演,这也不是一台晚会,他们展示的是父母、祖父母、祖辈的传承,稚嫩的歌喉,述说着生命。

  在夸张、浮噪、过于喧哗的舞台上,这是一份久违了的天然。 (文/何冀平) (本文作者系香港著名剧作家)

[责任编辑:wj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