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读不下去了,站在窗前;写累了,也站在窗前;不读不写,就站在窗前看;清晨起来,先走到窗前;黄昏了,站在窗前感受着。

  不是看风景。风景依旧,楼房、街道,还有看不清五官的行人。偶尔有竹般婷婷的女子一闪而过……

  无论走进什么房子,我先看窗,以窗的样式和位置衡量房的优劣。

  窗是眼睛,能够看见白日梦的眼睛。开门出去,白日梦就消失了,走进了俗不可耐的真实生活。

  朝霞暮霭,春雨秋风冬雪……陋着那层玻璃阅读时间的书页,一页一页,无声地翻过……流去和毁坏的光阴力图瞬间闪现,有如那竹般婷婷的女子……

  窗,分割出里与外。

  这是不是一种断开?断开确定了两种存在。

  窗是一个取景框架,进入框架的可以进入分析。原来只有找到一种恒定性,我们的内心才能够流动起来,改变着形态和位置。

  断开。两个世界对立起来,我是这个世界的,我看到了对面另一个世界。我能够想像我可以是那一个世界的,那一个世界的街上行走的人可以是我。两个世界又可以是一个世界,我们就想象没有窗。

  坐火车或者乘飞机,人们往往喜欢坐在窗旁,思考着叠印在风景上的时间,往事就如同蒙太奇镜头一一闪过,真实的时间也在思考间无声地滑过。

  独自望窗,你就从身边的世界中分离出来了。独自望窗,你进入了思考。思考的人,就是窗上那一层玻璃,那一层透明的近乎虚无的玻璃,区别着有限与无限,划分着时间和空间。原来窗是一种方法。

  你见过颓圮房屋的残破窗户吗?

  见过吗?口文/李悦

[责任编辑:ly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