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绿色在蔓延

文冠木 孙改鲜 摄

□孙改鲜

等风来

风来了,一时间叮叮咚咚。

不需要风多大,有风就行。风吹响挂着的风铃,那风铃不是一个,是许多个。许多个风铃响起来,声音就不单调了,复调。这时候,不仅仅风动、幡动,是心也动了。

忍不住就想伸出手,拨弄它们。

就像是一个循环的游戏,一路走过,一路叮咚。

风轻时,声音细细涓涓地,灵泉滴沥鸣清涧般,给人清爽的舒服之感。

前方,沟里的水蓄起来了。这边和那边,也用桥连起来了。路可以越走越远,道也能越拓越宽。

还要等风吗?风一直就在啊。

在一阵风中,变成一个小小的铃铛,快乐起来。

时间在风铃上晃晃荡荡。有时候都弄不清是时间在晃荡还是风铃在晃荡,还是某一个晃晃荡荡的身躯带着另一个在摇摆。时光有时敛声静气,有时嘈嘈切切,我有伸手拨弄的幸运,那一刻白云也晃荡,这是看得着听得见的惬意,风铃上的短暂。

风吹起来。生命迅忽。无从把持。

似乎,不需要太多词语来描述这一刻。铃铛响起来,词语起初简单,后来繁复,错杂间,余韵袅袅。

西召

云落下来,就是牛群和羊群。

歌飘远,频频遥望。

时间到底是过得快,还是慢?我这庸庸碌碌的人,不敢细细盘算过去的时间,也做不到声色不动,能够四处看一看,走一走,已经是欢喜了。

高天、近树、沟沟畔畔加上平缓的水……心慢慢地就平和下来。

“宝”,是一个多么好的词啊。温暖的,疼爱的,怜惜的,悲悯的心怀。

墙角的灰灰菜,地畔的野西瓜苗,影影绰绰的树影……花开了就步步高,月缺了就等圆满。

此后,可乘一叶梦舟。

归来,我是打探绿色消息的人,被一枝绿色勾在准格尔西,从此甘愿做一棵准格尔召的草木,秋风里话桑麻,再念一遍准格尔西召。

黄香蜜

它是早熟的阳光玫瑰,饱满丰盈。

它是一粒果实给予我的诉说,它是葡萄园的葡萄。

农业是准格尔召的支柱之一,在农产品基地谈论农事,专精特新是其一,安全放心优质才是主要。当农业延展成观光产业链,数智化与农业文旅的融合指日可待。

它是明亮的沉默,悄悄储存日子的甜蜜。

它是葡萄品种中的一个早熟种,叫黄香蜜。

在农业生态园,我遇见的不仅仅是葡萄,还有无花果、樱桃、火龙果、沃柑等等别处的物种和果实。现代农业和田园社区已经成为一体,加上休闲旅游,富裕的路径又多出一条。百姓富,乡村美,企业怎能不兴?

它是朝着好日子,孜孜以求。

它是准格尔召镇的多重镜像之一,主打一个甜。

整饬农业,打一张生态的牌,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情。贫瘠和荒芜是过去的事儿了,当代人已经开始用科技来把人间重新置换。这重建的故乡,羊肉把肠胃打开,酸奶和奶酪把味觉打开,草木香和果香把嗅觉打开。想要拥抱这好日子,打开怀抱,放开歌喉就可以了。

拍拍身上的土,再种下一棵草。生活诠释的热爱,不只是甜,还溢着奶香和草木香。

文冠果

双足到不了的地方,让种子先行到达。

种子长成一棵树。树叫文冠木,也叫文冠果,我们喊它木瓜树。它是北部干旱寒冷地区的植物,中国特有树种。

翻开草木册页,它是雅颂,是一棵又一棵树构筑的桃源,是大地上散落的经卷。

在准格尔召镇,若用平实的手法,它是沧桑,人间皴法。每种下一棵树,都是在强调不求世俗功利,必有现世的回报——生态建设是一件长久的事儿,已经成为未来一个时期的背景。这是草木把持的闲适和安宁。我要怎样临摹这极致,说起来总是力不从心,不能表达万中之一。

好水润泽植物,植物带给人遐想。我发现高天上飘着的不是云,是一抹香雾。

在准格尔召镇,这种意境来自一棵棵树木。一处没有绿色的大地是难以想象的。在大地上,一棵树就是一个神灵,我要怎样抒情,以一个过客的视角来描述感受;又怎样克服词语的局限,讲一个葱茂的故事,古树新的活力——几百年的老树,枝繁叶茂。

我只能学习一棵树,稳稳地站在大地上。站在大地上,我看见文冠果和云杉,各自茂盛。我也看见乡村的富足和丰润,依旧保持着的古老风俗。我还看见借绿色开道的人们,正轮转一方地域的美,那是犹如文冠果一样的美,一种古雅和当代并存之美,空气中将流动它们的清芬。

夏苹果

花落果出。这是农户院子里的一棵苹果树,苹果是夏苹果,果子已经能吃了。谁摘了一颗来尝,说是吃是可以吃了,还有微微的酸。听的人口齿生津,折回去再看。一次不够,两次,三次,在院子里踅摸了三圈。

蓝天映衬下,树上的苹果带着微微的红,真是好看。好看是好看,也不过寻常景致。

院子里一棵结满果子的苹果树本是平常景致,檐下的盆花却混入某种不同,添加一种陌生的偏离感。它们总共两盆,一盆是野地生物,叫“红姑娘”,已经结满了绿绿的果实;一盆是多肉植物,还是丰茂的缀化的肉肉。

什么是缀化?简单地说,它是植物细胞分裂过程中突然出现的基因突变。这种突变导致多肉出现多个聚集的生长点,最终形成以中线基本对称的多个生长点同时生长的状态,原本的多肉就长成一种扁平的扇子状卷曲的枝干,和平日里所见的多肉植物有了明显的不同。是肉肉植物非常难得一见的样貌,城里多少人养而不得,现在却随随便便放置在村子里的屋檐下——叙述一下子丰富起来,景致不再单一。

不再单一的何止是农户的院子,还有这一块土地,它已经以一种绿色矿山的理念形成态势,有了自己独特的形态。我看见枝繁叶茂的夏和硕果累累的秋,我愿意以此为愿,以此为标,看尽山披锦绣,绿水展颜,大自然的和谐共生。

花落果出。这是饱满多汁的香,酸甜可口;这也是来自果实的欢欣,小康生活的物语。

智创空间

打造一个观景平台,叫智创空间。它不仅仅是“边坡种树、平盘种草、平盘边缘种防风林带”,还是“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综合治理的提升。

找到目标不容易,将它展示出来更不易。它是产业发展的推动,是矿区生态建设的修复治理,是绿色生活正在进行时;它还是矿山的样板,是可见的绿意,是渐渐形成规模的境况,是让世界感受到我的存在,让准格尔脱颖而出。

我看见绿色在蔓延,越来越多。若席地而坐,我希望沾染上的是草汁,而不是粉尘。好在,绿色在左我在右,故事换了条路径。它是不久的将来,一个将产业发展、社会治理等乡村振兴要素融入其中的效益多赢。还要什么答案?答案就是一个迷人的前景。

未来,我希望它保有田园牧歌的质朴外,成为茂密草木包围的小镇。

至于我,我将和那些草木一起,练习成长,学着叙述;也将试着种下春,结成秋。

[责任编辑:段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