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小镇花楸

花楸枝上太平鸟 梅林 摄

□刘泷

寒冬腊月,岁尾年头,是一段饱满的日子。

冬天的锦山,积雪像儿童随意点厾的画作,给山和河披上一条条白色的哈达。雪后初霁,天空蔚蓝,仅有几丝白云,像羽毛,轻盈,吉祥。嗅着清冽的空气,踏着残雪,踽踽而行,怔忪间,惊艳的一幕入眸:一棵棵花楸的枝头上缀满了红色的果子,像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珊瑚,像一盏盏玲珑的红灯笼,红艳,清新,美丽,悠然自得地沐浴着晨曦。

那一抹红色,让有些寂寥的锦山小镇,仿佛走进一个明媚的节日,如同贴了年画的春节,有了欣欣向荣的气象。

锦山是我的家乡,我眷念着这片土地。这里群山连绵,层峦叠嶂,被树木、清泉、奇峰、云海装扮得多姿多彩。碧水盈盈、鸟儿婉啼的锡伯河,不舍昼夜地滋润着这片土地。

冬日,这里晴朗干燥。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阳光充足,微风和煦。从花山那边飘过来的云雾,给湛蓝的天空蒙上一层薄薄的白纱,似有似无,若隐若现。

阳光穿过分布均匀的花楸,在地上画出美丽的图案;圆锥状松树身披墨绿色的“斗篷”;蓬松阔大的翠柏集中在公园一角;虬枝上扬的杨树,细条下垂的柳树,仿佛老者的白发和胡须……

近10年,锦山的山间水畔,树木茂盛,郁郁苍苍。锦山的冬天,也有了色彩,有了光鲜亮丽的容颜。

我以为,一个地方,有山有水、好山好水很重要,有树有花、花红柳绿也很重要。锦山就是有山有水有树有花之所在,自然风光秀美壮丽。目前,喀喇沁旗森林面积275万亩,森林覆盖率达到57.8%,境内现有旺业甸、王爷府、大牛群、马鞍山4个国有林场,有马鞍山和旺业甸2个国家级森林公园。锦山城区立足打造宜居宜业宜游特色休闲小镇,形成了“六横五纵”的城镇主体框架,打造了湖滨体育公园、水上公园、南北山生态公园等镇区“十分钟半径休闲圈”,北方山水园林城镇风韵初显。

在水上公园锡伯河橡胶坝的树荫下徜徉,辄会为水中的蒹葭、荇草、水鸟和两岸的树木、花卉、石刻而感动。其间,很多树木皆有着名贵或华丽的气韵和衣裳。像银杏、梧桐,都曾是大城市的点缀,有些“下嫁”的意味;而花楸,则是从当地大山茅荆坝的深处迁来,从人不识到展姿容,从宁静到喧哗,这个深山来客,比五角枫还要桀骜不驯,有与环境抗争的脾性。它们濯濯且灼灼的果实、花冠,在冬季妖娆与绽放,让红色的光焰,切割每一个沉闷的黑夜与寒流滚滚的白天。这样的树,不仅使小镇蓬荜生辉,还引来一种吉祥的鸟儿,给一度空寂的苍穹以缤纷的喜感画面。

花楸,也叫黄花楸、河楸、臭山槐。嫩枝上是稀疏柔毛,叶对生,阔卵形,长宽相等。春日满树白花,秋冬英垂如扇。秋后、暮冬的树冠,日益嫣红。那其实是一种红艳艳的果实,似花而非花,让人想起秋天的山丁子。只不过,它比山丁子顽强,经过风霜雪雨的拍打,愈加晶莹和鲜艳。

在冬天,尤其是冰天雪地的深冬,太平鸟在深山觅食艰难了,就纷纷飞进锦山小镇,成为锦山一道美丽的风景。它们是奔着花楸等树木的果实来的。据说,有一种鸟,总是青睐树上经霜的红柿子,入冬,就去柿树枝头啄食残存的果实。太平鸟亦然,它们与花楸如影随形。

小镇的花楸总是被吉祥的太平鸟眷恋和牵挂,它们树上筑巢、孵育。寒冬,当大雪封山,食物难觅,太平鸟则会循着树木的味道,默契地来到花楸上啄食、栖息。

太平鸟,属小型鸣禽,全身呈葡萄灰褐色,头部则呈栗褐色,头顶有一细长呈簇状的羽冠,宛如峨冠博带的学子。它们不喜独往独来,动辄展露优美的体态,呼朋引伴,口吐清柔鸣声,凌空蹈虚。它们在锦山的上空掠过,犹如美丽的弧线,为小镇画出了一道道暖意与色彩。

有一年,大雪在小镇上空弥漫,覆盖了锦山。十几只太平鸟居然飞临我家窗前。我家六楼,濒临锡伯河,太平鸟在楼顶和窗台飞舞,让人内心在萧索风雪中顿生暖流。我即刻在窗台撒了一些小米,翌日,那些小米不见了,估计是被觅食的太平鸟啄了。之后,我多次往窗台撒小米或面包屑,但太平鸟只是来此暂坐,不知为何,却再也没有啄食小米。后来,食物无奈随风而去。

或许,小米、面包屑不对太平鸟的口味,因为,它们的食物是花楸等树木上的果子。

小镇人爱护树木,也呵护太平鸟,一次,见有人闲极无聊,竟然用弹弓袭击落在花楸上的太平鸟,人们齐刷刷上前责问,那个人羞红了脸,收起弹弓怏怏离去了。

在小镇的河滨、绿地、南北山生态公园,花楸随处可见。这种火光一样的美丽树种,仿佛太平鸟头冠的漂亮羽毛,总是在寒冷的冬天,美丽地摇曳。

前年秋天,我去新疆,在可可托海、喀纳斯,公路旁和两侧的山峰,见到了花楸。它们如火炬树一般闪现,映红你的眼眸。它们是静默的,肃穆的,但其肌肤的鲜艳,让人禁不住惊呼和赞叹,不由想起家乡小镇的它们。

锦山和喀纳斯,山水迢迢,因了花楸,两个地方,便有了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的关联。那是守望,祈愿,心之所系。

北国红豆也相思。当地人将花楸上的红色果子,称为“北国红豆”。锦山小镇的“红豆”,与南方红豆相异。南国红豆,名气大,娇贵,要时时呵护,像个一不小心就会摔伤的宝贝;“北国红豆”不然,它们无论在山里还是城里,春夏秋冬,俱该绿则绿,该红则红,且不畏风雪,傲然挺立,颇有苍松翠柏的风骨。

红艳艳的花楸,装点着锦山小镇,寄托着小镇人的钟爱。它将锦山涂抹了一缕娇媚的底色,让季节的风吹在岁月的枝头上……

[责任编辑:段丽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