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迷人的萨克斯

萨克斯,是由比利时人阿道夫·萨克斯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发明并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乐器。

多年以前,我还是一个异乡人。那段岁月里,每次列车到达终点,故乡远去,广播里就会缓缓播放一首萨克斯曲《回家》。由美国萨克斯演奏家肯尼·基吹奏的名曲,悠扬清亮,醇厚温暖,舒展柔美,淡淡怅惘的旋律在人声嘈杂的车厢里流淌,忧郁之感顿时袭上心头。看看忙着下车的乘客,我总会踟蹰再踟蹰,再听一听那舒缓空灵的乐曲,在那迷人的旋律中感受一份温情与沧桑——走在离家的路上,一路上舟车劳顿,故乡是越来越遥远了。伴随着音乐声,脚一落地,便成了三千里外的乡愁。

萨克斯优美的声音,来自于它特别的音域。中音区犹如人声,如大提琴音色;低音区像大号,像低音提琴。这种婉转的变化,让萨克斯在古典音乐演奏中大展身手,尤其演奏起爵士乐、轻音乐更是如鱼得水,为大众所熟知。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电视里看得到萨克斯演奏,身边人却少有学习、演奏的。如果去歌厅酒吧,运气好的话会欣赏到萨克斯表演。金黄色、铜质、弯弯绕绕的萨克斯,声如其形,曲调婉转悠扬。印象中,开场先是一个长长的高音,悠扬华丽,高贵典雅,经过一个美丽的迂回之后,这才开始深情款款的声声倾诉……明亮浑厚的音色、幽雅柔和的调子,颇有些人到中年的温厚与从容,连那乐曲声中的幽雅、柔和,也似乎是属于中年的淡定温和。只是奇怪,无论乐曲是快乐还是悲戚,从那金光闪闪的铜管里流淌出来的萨克斯曲,总是让笔者无端地生出一种幽远朦胧与苍凉之感。而欣赏到这幽远与苍凉的,更多的可能是和我一样的中年人吧。经历过人世浮沉与坎坷,带着丰富的阅历与情感沧桑之后,经萨克斯吹奏出的音乐却可以像一股暖流,轻轻地、缓缓地冲与涤。演奏者最好也是一个中年人,即使孤独地在黄叶飘零的街头,依然能够从容不迫,吹奏出低沉又悠扬的曲子,温暖被冷风吹凉心绪的听众。

一位法国作曲家评价萨克斯最大的特点是音色的美妙变化,说它深沉而平静,富有感情;轻柔而忧伤,好像回声中的回声。听多了萨克斯曲,感觉吹奏出来的世界仿若四季翻转,自带季节朦胧感的滤镜。例如《春风》吹起来时,缓缓的,悠悠的,有一点点颤音,果真就有和煦的阳光洒落下来,就有薄如蝉翼的春风将你裹挟起来了,柔柔的,美美的,让你的一颗心在春风中不知不觉就进入微醺状态。有的曲子演绎出一个落英缤纷、金风萧瑟的秋天,乐曲的基调是雄浑与柔情,哪怕曲子再感伤,也不会太消沉,哪怕节奏是激烈的,总不会太昂扬,哪怕传递出的氛围是忧郁的,也不会太悲哀。而当萨克斯曲《雪绒花》响起时,在凝眸漫天雪花的想象中,又让人生出几分对生命的沉思,有着冬日里才有的肃穆之感了。

笔者很喜欢一首萨克斯名曲《此情可待》,它本是著名歌星理查德·马克斯演唱过的英文经典歌曲。萨克斯一吹,那从容的速度,低沉的调子,一下子就吹出了深到心底的忧与愁,那种无法诉说的感伤和遗憾。袅袅余韵中,就叫人止不住想起了那句诗: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阿道夫·萨克斯在20多岁发明了萨克斯之后,他的人生变得跌宕起伏:先取得了专利成为富翁,后被嫉妒的同行告上法庭,再又有人研究出更优质的竞品……据说他离世时已经身无分文。而在他去世20多年后,时光机走到了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萨克斯和爵士乐浪漫相遇了,从此这个乐器变得无可取代。我想,他的人生和萨克斯的音色一样,既优美又忧伤。

写作疲倦时,我喜欢放上一两段如《茉莉花》《瞬间》《魂断蓝桥》之类的萨克斯曲,静静地听,仿佛听一位宽厚的有着磁性嗓音的兄长娓娓地叙说。那如歌的旋律,清泉一般流进了心田,让我不再浮躁,同时又洗去了心底的轻狂或悲伤……听萨克斯最好是无伴奏,独自一个人,静静地感受。(朱秀坤)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