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不负春光

我相信某种新生的力量正在发生。

你看,花椒粒般大小的花蕾正在黑黢黢的枝头孕育,只是几天的光景,枯暗了一个冬季的樱花树悄然间焕发出新的生机。星星点点的花蕾,仿佛一双双眼睛,刚从一场梦里醒来,张开惺忪的眼睛,四处张望和打探着春天的面孔。也就几天的时光,粉红的花蕊就绽放枝头,芳菲满树,夺人眼目。惹得蜜蜂在花瓣上飞舞,春意盎然在目了。

春天的气息如此饱满,逼真,生动。春天的画卷,徐徐展开……几丝料峭的寒风,吹皱了湖水,湖面上的晨光揉碎了,波光粼粼,涟漪微漾,湖水生出了舞动的风韵,远远望去,像跳跃的音符。蓝色的天空投影在水中,湖水湛蓝,澄明。岸边的树,倒映在水中,晕染了工笔画的趣味。便觉得这一湖春水有了无限的可爱美好了。

芦苇仍然是枯黄色,微风过时,“沙沙沙”作响,像窃窃细语。惊动三两只黑色的小鸟,飞向远方。岸边的柳树,站成了风景。柔柔弱弱纤细的柳条,像古代的仕女,长发飘飘,娇媚动人。湖畔的几棵粗壮秀颀的柳树,柳芽正孕着嫩苞,柳条从一冬的枯寂中泛出了活色。随手折一节柳条,嫩生生的绿茬沁出生命的汁液。柳芽一天一个模样,雀舌般大小,极嫩极嫩的,柳条如丝如烟笼,极美的风景。

春天就这样秘而不宣,汲汲而长。麦田铺排浩大的绿色,这是春天本该有的颜色,新鲜,活泼,拥有无限生机与活力。大地怀抱着绿油油的麦苗,酣畅淋漓地吐纳天地之气。七星瓢虫在暖烘烘的太阳底下兴奋地跑来跑去,它在寻找自己的食物,或许是爱情。荠荠菜正当时,混迹麦行或长在坡坡塄畔,挖野菜的人多起来了,她们不仅仅是挖一份天然的野菜,更多是在春风春阳里放飞心情,怡情悦性。天人合一,人物共忘。试想谁面对天地一新,能不心生美好和热爱呢?我想我们每一个人热爱春天,大抵都是缘于春之美景给人以美好,给人以无限的希望,无限的活力,无限的憧憬。

无名的小草也不甘寂寞,紫色的小花星星点点。这里一簇,那里一丛,极力装扮着大地的色彩。虽然那么小,却亮煞你的眼。那份初遇的惊喜,使人心里溢满了春天到来的欣喜。它们一整个冬天蛰伏着,就是等着被第一缕春风、第一场春雨唤醒吧。

早晨的风还挟着少许薄凉,微风拂面,仿佛与美人擦肩而过。阳光也是薄薄的,薄薄的晨光照在石楠上、芭蕉叶上、冬青树上,叶片在光的爱抚下闪着生动的光泽。法桐树枯黄的叶子,迟迟没有告别枝头,属于它的春天还没有到来。

鸟鸣啾啾,啼声水润润的,声声悦耳。在玉兰树上欢快鸣叫,喜欢玉兰树的伟岸,更喜欢如绸帛般的白色或紫色花朵。素白中透出高洁,紫色显出高雅。玉兰树是树中的伟丈夫男子汉,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夺人气势,咄咄逼人。更别说丝丝缕缕幽香袭人,沁人心脾。

春天以它的光,色,味,形等尽情渲染春之韵,春之美……

养蜂的人,把蜂箱早早安顿在空旷之地。他们是追着春天的人,从南到北,赶着花期。养蜂的是一对四川夫妻,一年四季少有闲暇,一顶帐篷就是移动的家。春天在哪、花开在哪,他们就辛苦劳作在哪里。“常年在外,风餐露宿,够辛苦的。”我打着招呼。“抬头就看到鲜花盛开,整天摇着蜂蜜。忙忙碌碌,感觉日子老快老短。这两年受疫情影响,今年要加把劲,多酿蜜。”“不苦不得甜,好日子要奋斗。”中年汉子一脸憨厚地说。

春日苦短,只有不负春光的人,才是最懂春天的人,也是最美的人。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