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闪烁的泪光

每次离家,我最怕的是母亲送我时的目光。她嘴上虽说,早点走路上慢点。可我读得懂她目光中内心的纠结与依依不舍。

这次回家感觉母亲明显苍老了许多,头发基本全白,脸上增添了更多的皱纹,刚说过的话过不了多久便又重提。

每次回家前我都电话问母亲需要什么,以往她总说什么也不需要,而这次不同,她让我帮她在城里的大药店买瓶眼药水。

母亲一生酷爱刺绣、剪纸等手工艺。她虽没进过几天学堂,可绣出的作品敢与大师媲美,不管是构图还是色彩搭配,栩栩如生、活灵活现,仿佛可闻见花的芳香、听到鸟的鸣唱,从里到外都透着灵气与聪颖,堪称技艺精湛,功底了得。打我记事时起就知道邻里经常来央求母亲为其绣花、剪纸、蒸花馍。每年除了春节、元宵、端午、重阳等传统节日她忙个没完外,胡同里的婚丧嫁娶肯定少不了母亲的杰作。在我家乡,除了春节家家户户贴窗花增添喜庆外,元宵、重阳节,舅家或娘家都有给外甥及新出阁的女儿送花馍,端午送裹肚(肚兜)的传统,且相互攀比花馍的色泽、面质、款式、逼真度;裹肚的绣工、图案的创意、寄托的寓意等等。每到节前母亲的档期都会排得满满当当,一连好几天被邻里甚至附近村子的人请去绣花或蒸花馍,有的甚至是几年前就约定了的。母亲的付出从不收取分毫报酬,纯属邻里间的友情帮助。因而母亲的威望和人气十里八村都很高。随着科技的发展,观念的改变,加之经济的腾跃,刺绣这一传统手工艺早被机械替代,乡下人走亲访友有了花钱就能买到的机制品,所以上门央求母亲的人越来越少。但母亲的名气还在,隔三差五还会有人来请为其刺绣画样稿、婚嫁剪纸、女儿出嫁蒸花馍。按说母亲年事已高,也该安享晚年才对,可母亲不愿荒废自己的手艺,仍坚持刺绣与剪纸。近年她绣的鞋垫分享遍亲戚邻里不说,连我的朋友也没少沾光,且大多舍不得用,当成工艺品收藏了起来。更夸张的是一位在电视台做编导的朋友,专门为母亲送她的鞋垫订做了金丝楠盒装起来陈设在书柜里。

刺绣与剪纸凭的就是眼力,母亲说她要眼药水,我吓了一跳,赶紧带她上医院去检查,结果查出是常见的白内障前兆,算不得什么。不过目前医学上没有什么好的医治办法,只有等待合适时手术治疗。从医院出来,母亲一路上安慰我说没事,不必替她操心,可我明显感觉这次回家看到她的精气神大不如从前。两眼虽说看不出有明显变化,但目光远不如先前的锐利。

每次回家,母亲除了做我儿时喜欢吃的美食外,就是坐在堂屋一起聊天。当母亲把说过的话重复了好过几遍时,我的心里突然觉得陪她太少亏欠了她很多。高中时我在十里外的镇上读书,每周三、六回家两次,每次接近村口都会看到母亲在家门外翘望村外。如果我比平时回去晚点,她会急得去比我早回的同学家里问缘由。工作后,如果母亲知道我的探亲日,她定会屈指数日子翘盼,假期结束返城时,母亲会一直送我去五里外的公路上等车。客车开离很远时,我还能看到她模糊人影站在原地。

这次返城,母亲和以往一样看着我上车,系安全带、点火,然后扶在车门上还是那句“路上慢点,到了打电话”。她脸上堆满了笑意,可眼中闪烁着不舍的泪光。我嘴上应许着劝她回家去,可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样的不是滋味。车子开动后,母亲一直跟在车后走,从后视镜里我看到她那开心、平淡、包容、坚忍、善良、温暖、亲切,期待、不舍、疑虑、复杂得让人心碎的目光时,我真心感到天下父母一生为儿女付出太多了,儿女又为他们做过什么呢?我禁不住泪洒衣襟……(第五建平)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