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风中的兔儿灯

我的记忆中,有一盏兔儿灯,消逝在风中,随童年走远。

十三上灯,十五闹元宵,十八落灯。在我的老家石庄,上灯是很隆重的仪式,家家户户都会为小孩准备花灯,南北长约2公里的老街上,是灯的长河。

“上灯圆子落灯面”。孩子们都早早地吃了汤圆,盼着天快点黑,出门晒一晒自己的花灯,比一比谁的更漂亮,谁的样式更新。

那年,我十岁左右,我有一盏手工制作的兔儿灯,圆滚滚的身子,长长的耳朵,溜溜的眼睛,短而干练的小尾巴。兔儿灯的骨架是竹篾的,身子是用白纸糊的,身上贴着红色的剪纸,有蝙蝠、双喜、老鼠、福字等各种图样。兔子的耳朵、眼睛、胡须也是用红纸剪贴的。天黑了,爸爸在兔子的肚子里点上一支红蜡烛,兔儿灯就亮了。

花灯的长河里,最常见的是兔儿灯,有手提的、在地下拉着走的,有比人还高的,还有走马灯、滚灯、蛤蟆灯、金鱼灯……

小伙伴们的花灯大都是买的,唯独我的花灯是“高级定制”,独一无二的。特别是灯上那精致的剪纸,非常引人注目。一些调皮的男孩子总想使坏,起着哄,有的想来撞我的灯,有的试图吹灭我的蜡烛,我的小闺蜜们怒目圆睁,吓退了那些坏小子。

小伙伴们羡慕我的兔儿灯,爷爷奶奶们夸奖我的兔儿灯。还有人问:“你的兔儿灯哪里买的呀?”我非常自豪地告诉他们:“我舅舅做的,没得卖。”

舅舅是个地地道道、老老实实的农民,却有一双灵巧的双手。他会编各种竹篮、竹匾,会扎花灯。外婆家屋后有一座竹园,修长青翠的竹子,被舅舅用锋利的砍刀剖开,劈成一根根细长的竹篾。竹篾在舅舅手里仿佛很柔软和灵巧,绕来绕去的,最后变成了一盏兔儿灯,或是一盏灯笼。

外婆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没有手艺人,舅舅的手艺是从哪里学来的呢?我不得而知。舅舅为人老实,也不识多少字,但是他做的花灯却深得我喜欢。

舅舅扎的是兔儿灯的骨架,外面还要糊上纸。奶奶用面粉打了浆糊,我和妹妹将白纸裁成一张一张,贴到花灯的骨架上去,兔儿灯便有血有肉了。不过,一身白的兔儿灯太素净,要贴上红红的剪纸才喜庆。南街上有个90多岁的老太会剪纸,听奶奶说她是大户人家小姐出身,她家里有好看的剪纸样子,夹在一本旧书里。不过,老太深居简出,脾气也有些古怪。奶奶和老太有交情,带我去请她帮忙。只见老太拿着剪刀和红纸,左一剪、右一剪,玩儿戏法似的变出了蝴蝶、螃蟹、蝙蝠、双喜、福字,活灵活现,喜庆吉祥。大红剪纸贴上去,兔儿灯立马有了灵气,鲜活了起来,眼睛仿佛会转了,尾巴也似乎会摆了。

小时候的老街仿佛很长,总也走不完。起风了,眼看着兔儿灯里的火苗开始摇摆起来,忽地一下,烛火倒向了兔儿灯的身体,火一下燃烧起来。有调皮的孩子幸灾乐祸:“哦,哦,吃兔肉了!吃兔肉了!”借着风势,火越烧越旺,顷刻间我的兔儿灯被烧毁了。

花灯是元宵节的重头戏,落灯后,年就算过完了。长大后离开小镇,小镇上闹花灯的场景也渐渐不复重现。

时过多年,我依然记得那一盏消逝在风中的兔儿灯。(余慧)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