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把2021装订成册

12月15日,等来多年笔耕不辍的好消息,也意识到又该年终盘点了。

微信真不错,比过去的日记本还方便,不用纸笔,却可随时把当天做的事、遇到的人、感兴趣的话题、一些奇思妙想甚至疑惑,都记录下来。做了一顿好吃的,去了一个好地方,买了一本好书,发表了一篇文章,阳台上的花开了,过节家庭聚会了,只要把握好格调和尺度,五花八门,什么都可以记录。

回过头翻看这一年的朋友圈,真像在看一张张公开发表的报纸,有新闻,有报道,有访谈,有讨论,有花絮,有图有真相,较为翔实地记录了这一年的经过。这张报纸大多时候是日报,偶尔也可能是周报,但绝没有半月刊。

这张报纸没有记者,也不设责编、美编,更不用送印刷厂、跑发行,所有事情我一人说了算。报纸的固定读者不多,都是我的微信好友。他们不仅看报,还是义务校对和义务评报员,一旦有错误马上指出,让我很感动。有时他们会把我发在公众号里的文章通过朋友圈转发出去,这一扩散,阅读量不断上涨,我很有成就感。

人不能闲着,总得有事情干。受疫情影响不能出门的时候,在家看看书、写写文章也很充实。一年到头,打开电脑里的文件夹,写了多少字,发表了多少字,有多少半成品,一目了然,觉得这一年没有虚度,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

我家房子不大,有书柜,但不成墙,书堆得哪里都是。我喜欢这种伸手就能拿到书的感觉,也喜欢不定时地整理被我翻乱的书,重新归归类,往整齐摆一摆,没几天再重新来一遍,乐此不疲。书是我的好伙伴,枕边,桌边,电脑旁,书无处不在。有时我会突发奇想,假如这无处不在的书都是钱,我还是现在的自己吗?我倒更愿意是个穷书生。

这一年,我买的书不多,墙上的图却增加不少。这些图上的很多地方我去过,都被安排在2021年写作计划中。额济纳的西夏烽火台,达茂旗的敖伦苏木古城,邓小平从苏联回国途径的班定陶勒盖,斯文赫定走过的羊肠子沟,范长江穿越的巴丹吉林沙漠,丁道衡发现的白云鄂博,阻断黑河水导致黑城毁灭的大沙坝,京新高速旁的明水要塞,我希望明年会有更多人通过我的文字了解这些人、这些地方和相关史实。

朋友圈记录,今年四月末我从呼和浩特出发,相继到过霍林郭勒、牙克石、海拉尔、陈巴尔虎旗、阿尔山、根河、阿里河、齐齐哈尔、西乌珠穆沁旗、阿巴嘎旗、东苏旗。我在日落时分横跨嫩江,在红月亮升起时进入齐齐哈尔,在沙尘暴中踏上回程。

我的电脑放在写字台上,我的写字台是淘汰下来的天坛牌四方饭桌,这两个地方是我的战场,键盘和碳素笔是我手中的武器,我的敌人是那些不断冒出来的问题,我的战利品是一篇篇发表出来的文章。岁末盘点,成绩有,遗憾有,更多的是愿望。

2022年,我仍是这张私家报纸的主编,要发表些什么内容,我也充满好奇。文/高雁萍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