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两个人的学校

照片为小燕子的学校。

摄影:田  成

雨雾迷蒙。尽管才十月,但在“落雨当过冬”的贵州山区,已经有了几分寒意。驱车三十公里山路,再步行过曲折的山间小道,我们的头顶已被雨雾罩上一层薄薄的银白。在一片清冷之中,我却看到了一抹鲜艳明亮的红,高高飘扬在半空。

雾茫茫的秋色,顿时明媚了。

我在很多地方看到五星红旗,天安门广场、学校、边防哨所……但我却第一次在大山中一户农家的小院里看到五星红旗,还有扎实锃亮的旗杆。

远远地,一个小小的身影伫立在旗杆下,她的身旁是一间漂亮的校舍。

这是一所特殊的学校,修建在贵州务川仡佬族苗族自治县的一个小村落里,修建在一户农户家里。

学校特殊是因为它只有一名学生,叫小燕子。只有一名老师,叫阚南忠。

小燕子是真的小,小得出乎人的意料——十岁的小女孩,身高只有六十厘米左右,细柔的小手指和漂亮的小脸蛋也只有两三岁孩子的大小。

小燕子的家是传统的黔北式老木屋,凹字形建筑。院子是水泥地面,应该新砌没几年,老木屋也明显维修过。最吸引人目光的是旗杆和旗杆旁的左厢房——新建的左厢房俨然是一间教室的模样。走进去,果然看到一块写满英语单词的黑板。

一面国旗、一块黑板、一课桌、一教室。

这便是阚南忠为小燕子一个人修建的学校。

五十多岁的阚南忠是一名教龄三十多年的老教师,也是务川县都濡完小的党支部书记。扶贫工作中,阚南忠驻村帮扶的点在沙坝村。

2018年,务川县对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走访。阚南忠走进贫困学生申小容家中,看到她的妹妹小燕子正抱着姐姐的腿,哽咽哭闹着说我也要上学。

七岁的小燕子,正是上学的年龄。可她身患先天性遗传病,不足一岁孩子的身高和孱弱的体质,令她的世界七年来一直局限在小小的院子里。看着可爱却伤心的小燕子,镇村干部和阚南忠一边哄她,一边为她联系特殊教育学校。然而特殊教育学校也无法接纳小燕子——她骨骼太脆弱,一不小心就容易骨折,学校里学生们跑来跑去,难免磕碰到她。除非有人在校全程照顾,然而小燕子的父母都是残疾人,能自己照顾自己就不错了。

这些年来,县里镇里全力脱贫攻坚,精准扶贫已经让小燕子一家的经济状况大为好转,可小燕子的“学”谁来扶呢?

在走访中,务川县针对像小燕子这样因特殊原因不能入学的适龄儿童进行了统计,都濡完小的负责区域内有七名。按照“脱贫攻坚,一个都不能少”的要求,县里提出“送教上门”。

说起送教,都濡完小的校长程小红犯难了。七个孩子,其他人还好,小燕子却难办——路太远、太险,不是绕水库就是翻山越岭;小燕子又不太和人说话,在家只和她养的猫玩。除了内向,孩子不能正常走路,要靠小板凳做支撑……

阚南忠说,我去吧。我去给她当老师,我去给她修学校。

修学校?

不然呢?阚南忠说,小燕子家太小了,根本没法上课。既然要给她上课,就得有个上课的地方!

阚南忠回到镇里把小燕子的情况讲了,镇里说,房子偏僻不通路,交给政府处理,你只管给小燕子上好课就行了。可阚南忠坐不住,回到家里,向掌管家里财务的妻子“申请”,要给小燕子修一个“一个人的学校”。

既然是学校,就得有教室、教材、教具、课桌椅、旗杆和五星红旗……阚南忠说干就干,路不通,材料运不进去,就和村干部们一起抬;旗杆从县里拉到村里,又请人抬进山……忙了整整一个夏天,阚南忠夫妇共投入了两万多元。

2018年9月1日,是县城学校开学的日子。县城学校的孩子们整整齐齐站在操场上举行升旗仪式时,务川县都濡镇沙坝村申家堡村民组一所不足十平方米的“学校”前,阚南忠和都濡完小校长程小红、副校长田维华,还有“一年级新生”小燕子,也举行了一场难忘的升旗仪式。

小燕子努力地昂头、再昂头,看着五星红旗正在自己家的小院子里高高升起,迎风飘扬。

一个老师、一个学生的学校开学了。

“开头”并不顺利。2018年,通组扶贫路还未建设完毕,阚南忠每次送教上门都要驱车往返五六十公里、步行一个多小时山路。可是无论他怎么开导,小燕子就是不吭声,小小的脑袋埋在胳膊里,不看黑板,也不回答。回忆起那段日子,有严重痛风的阚南忠感慨万千——真是腿也痛,头也痛。

可是,无论怎么痛,阚南忠依旧风雨无阻地一次次按时出现在小燕子面前。终于,小燕子渐渐开口说话了。

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阚南忠对我们说,小燕子敏感又内向,这些年,姐姐上学后,家里那只猫就是她唯一的伙伴。一年前小燕子手臂骨折,到县城医院住院,猫咪看不到小燕子,不吃不喝。小燕子回到家里后,瘦得皮包骨头的猫咪歪歪倒倒地围着她叫,然后才开始吃东西。

阚南忠感叹:“我就想,花钱也好,跑也好累也好,我得帮帮这孩子。”

从2018年9月到现在,两年多过去,阚南忠每周坚持三天送教上门,聪明的小燕子已经同步学习到了三年级。阚南忠还给小燕子买了画笔、颜料、复读机和手机。“现在她的英语发音比我这个‘客串’英语老师还要标准。”阚南忠说完,哈哈直笑。

除了教授学习,阚南忠更教给小燕子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在“老师伯伯”的鼓励下,小燕子学会了踩在板凳上、拿起和自己身高差不多长的锅勺炒菜,还学会了撑着小板凳到树林里捡柴火。

“她还种了一窝茄子、三株玉米。”阚南忠拿出手机,给我们看小燕子坐在小板凳上给茄苗和玉米苗松土的视频。小燕子听“老师伯伯”表扬自己,躲在门槛后面偷偷笑。

在属于小燕子一个人的教室里,有一幅简笔画,上面是林立的楼房。小燕子把它贴在教室里最明显的位置。阚南忠说,这是小燕子第一次去县城,阚南忠带她路过易地扶贫搬迁点时看到的情景。那是小燕子第一次亲眼看到电梯楼是什么样子。这之前,小燕子对“车来车往”“高楼”“高速公路”的了解,都只停留在概念上。

今天的小燕子,尽管才十岁,却已经成了家里的当家人,成了身患残疾的父母的好帮手。姐姐在县城初中住校,平时不回家,每月家里需要用钱和买东西时,是小燕子通过微信约好村里的车,然后独自去县城银行取钱。银行的叔叔阿姨会抱着她坐上柜台,递卡、取钱、签名、对账。

“她会计算一万左右的加减,还有普通的乘除。”阚南忠说,“有一次她打电话问我,老师伯伯,我取了两千块,应该还剩多少?我回忆了一下她的存折余款说,好像应该是八千多。她就犹豫了,半天,肯定地说,不对,有一万一千多,还剩九千多才对。那一刻我心里那个高兴啊!知识和文化改变一个人,这话不假。以前小燕子的世界里只有她的小猫,现在不一样了。”

五星红旗下,山乡的秋天愈发明朗生动起来。

临别前,我想听听这所特殊学校升起的朗读声,我问小燕子,能不能读一篇课文来听听。

小燕子大大方方地点点头,拿起三年级课本,翻到一页:“一夜秋风、一夜秋雨,我背着书包去上学……我走在院墙外的水泥道上……每一片法国梧桐树的落叶,都像一个金色的小巴掌……我穿着一双棕红色的小雨靴……”

在小燕子银铃般动听的朗读声中,我们沉默了——小燕子依然渴望着能够“穿着一双棕红色的小雨靴”去上学。阚南忠伤感地抹了抹额头,坚毅地说:“我就是那双雨靴。”

回程路上,同事接了一个电话,放下后她欣喜地说,上海到务川帮扶的副县长和扶贫办主任对接了上海的医院,小燕子的片子和资料那边已经看了,初步估计是遗传性脆骨病,但具体情况要等人到了上海做详细检查才能确定。随行的县里同志点点头说,上海那边已经答应免费治疗,小燕子只需要等待明年春暖花开时启程就行了。

春暖花开。

是的,扶贫路上,我们正迎来春暖花开。而送教路上,一个学校、两个人,更让我们看到花朵盛开的背后,有着一位位扶贫队员所奉献的雨露和阳光(肖勤 )

[责任编辑:孙丽荣]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