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在母亲身边

(一)

躺在温暖的被窝里,身下的火炕悄悄散发出暖暖的温热,虽然觉得有点硬、有点硌,但是内心里的那份踏实和笃定,却是无可比拟的。尽量让自己躺出一个舒服的姿势,耳边是母亲或轻或重的鼾声,时高时低,间或伴随着含混不清的梦呓。旧式挂钟的钟摆发出单调不变的“咔哒”声,一下两下,不急不徐,在这春日的夜里,声音显得很响,随着每一次摆动,似乎都促使人把心里悬着的东西放下来。偶尔不远处高速公路上汽车驶过的声音传来,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在耳边、在脑海,碾过。

就这样静静地躺在母亲的炕上,躺在母亲的身边,看手机显示是晚上11点,周边的人们已然早早睡下。窗外是漆黑的夜幕,除了漫天闪烁的繁星,没有一丝光亮,月亮还没有挂上天际,村庄静谧而安详。

(二)

睡意全无。瞪着眼睛跟黑暗对视。很想出门去看星星,怕惊扰了母亲,还是忍住了。睡不着的时候,便容易胡思乱想,那些久远的记忆一点一滴、丝丝缕缕地浮现,曾经睡在母亲身边的日子,儿时对母亲的那份依恋,夏日里替我们驱赶蚊虫苍蝇,冬日里为我们掖好被角盖好肩膀。常常我们睡醒一觉她仍旧在劳作,又总是早早起身做好饭菜挨个叫我们起床,还有那冬日里在灶火前烤热的棉衣。

在母亲身边,心里多了一份踏实,也多了一份宁静,平日里焦虑的情绪似乎找到了安放之地,浮躁的心情能够熨平妥帖,那些大大小小值得的、不值得的苦恼感伤也似乎烟消云散。

各种病痛缠身的母亲,依然积极努力忙碌地生活着,作为本该是她依赖的成年健康的子女,有什么理由矫情那一些拿得起放不下的苦恼呢?

(三)

睡不着的夜晚,总是显得很漫长。等糊里糊涂睡着的时候,已然天色渐明。听到母亲窸窸窣窣起床的声音,感觉太阳似乎正在窗子上慢慢、缓缓地爬上来,闭着眼,蒙住头,不想起。

只有在母亲身边,才能做回自己内心里住着的那个小孩,可以任性,可以负气,可以不考虑形象,可以忘记年龄和身份,可以把缺点和不完美无所顾忌的暴露。因为,这是你一举一动、一点一滴她都了然于心的母亲。

(四)

醒了,但是仍旧赖在炕上,等着母亲叫起床,像小时候一样。饭菜已经摆好了,故乡的习惯,早餐也仍旧是有菜有饭,像模像样,完全不是干面包一杯奶的应付。热好的过年时蒸下的粘豆包仍旧很香甜,煎好的酸菜馅的饺子也是所爱,还有浓稠的红豆稀饭,都是我记忆中最爱的味道。

在母亲身边,吃着熟悉的味道,能激发所有关于儿时味蕾的记忆。聊一些熟悉的话题,更多的时候,我都是静默地听她唠唠叨叨,有时候是嘱咐,有时候是提醒,有时候是各种担心。在她身上,举手投足间,我总是感觉和看到自己将来的样子,尽管里面的确有我不喜欢的部分。但是,这就是血脉传承,由不得喜不喜欢。

(五)

很喜欢给母亲拍下的那张照片,上午的阳光爬过山顶,照进窗子,洒在母亲的身上,而母亲正在为姐姐的孙子孙女们缝补洗破的布玩具。穿针引线的时候,不服输的自己来操作,试了好几次,居然穿上了。再看才知道那哪是缝衣针,分明是一根纳鞋底用的大针。

看着母亲依然为第四代操劳,或许这种付出恰恰是叫她精神、身体都愉悦的动力吧。由她去吧。

本想在母亲身边多待几天,在家晃悠几天,但是被母亲拒绝了。理由是坐飞机不安全,多待那三五日没什么意义。母亲的态度很坚决,一改以往尽量留我在家多住一两天的态度。好吧,还是走吧。

(六)

朋友圈里发了一通感慨:“故乡,便是那才离开就想念,在心房里刻满无数个“留恋”的地方;故乡便是失落时疗伤、欢乐时共享、痛苦时安慰的地方;故乡便是自己可以评价挑剔却不允许别人诟病的地方;故乡便是那无论想起还是投身其中都倍感幸福安逸的地方;故乡便是因血脉相连永远也无法割舍忘怀的地方。”

其实,故乡,便是你生于斯长于斯而父母亲人、至亲至爱所在的地方;便是能围绕在母亲身边感受她的气息的地方。

能在母亲身边的日子,弥足珍贵。

[责任编辑:何娟]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