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逛年货

前天晚上,老黄给我发来一张图片,说这是在年货市场买到的四川辣酱,吃饭拌面味道美极了。于是,我和他相约第二天去逛一逛年货市场。

昨天上午,我来到了离家不远的会展中心与老黄胜利会师了,这里正在举办“2020年第六届呼和浩特年货博览会”。其实,前五届的年货博览会我每年都来,因此,我对在这里举办的年货市场还是很熟悉的。逛年货市场,实际上对于我来说买不买并不重要,但是每年一定要感受一下这浓浓的年味。就说我吧!昨天一天就两次来到了年货博览会,在买东西的时候受到了媳妇儿的严格监控。我不买东西看看年货总该行吧?

老黄给我看下一双蒙古国的皮鞋,我有点儿心动了。当我把图片发过去后媳妇说:“不要,太硬,你穿不了,你从英国买的鞋还没穿呢,过年穿。别买,你的鞋太多了。”当我看下点儿好吃的把图片发过去后,媳妇说:“别瞎买,你想吃就少买点,我们初二走,十五后才回来,这种油性东西一放就老油气了。”

不买就不买哇!就跟在人头攒动的洪流滚滚向前吧!不一会儿,我就转的刨闹下一个头昏。当我冒着被晕倒的可能还在购买那家四川炸酱和酱豆腐的时候,一个浓浓的土音出现了。于是,我托住柜台听着她完整地询问:“你是哪里人?”。

“伊盟人,你了?”

我答:“我是鄂尔多斯的,东胜过来的,最早老家是沙圪堵的。”她说。“咦!哉赶是老乡哇!我也是东胜过来的。”

她说:“你认识xxx不?”

“唉!认识了哇,我们楼上楼下。”

“啊呀呀!哉克是碰见嫡亲兰。来留个电话和微信哇?”

“行了哇!”……

“咦!你就是蛮汉调?你赶是名人哇?克多看过你的文章了。”“不敢!不敢!你哉名字和男的一样,以后联系哇!”

其实,根本不需要以后联系。就在昨天晚上,关于糕圐

圙和油蛋蛋的那些事,她就和我聊上了,她认为我是蒙古族人,在她看来过年吃糕圐圙的一般就是蒙古族人。其实她闹错了。但凡在伊盟农村和陕北、晋西北,过年家家户户都做这种美食了。就这样,一个年货市场,使我认识了一个过去曾经不认识的老乡,不久的将来也许可能成为粉汤的忠实读者。  

过年是件大事,对于过年我们是认真的。

从前,过年之前,每家每户要做很多准备,要买很多东西。人们把这些过年要买的东西,包括吃的、穿的、戴的、用的、耍的、供的、送的(拜年礼物),干的、鲜的、生的、熟的,统统谓之曰“年货”,而把采购年货的过程称之为“办年货”  一进腊月,无论城镇乡村,都开始为准备过年的事忙碌起来。尤其腊月二十以后,大街小巷,各集市皆人头攒动,拥挤不堪,到处都是买年货的人。市场上各种东西也都涨了不少价,商人们盘算着如何趁机做一笔好生意,故有“腊月水土贵三分”,“有钱不买腊月货”之谚。

古时人们把办年货叫赶集,即使现在住在乡下的亲亲们也有人这么说了,也有的地方叫做赶年集。而现在,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买年货的方式也有变化。现在许多人通过网购方式买年货,多网购一些穿戴和用的方面的物品。网购年货渐成时尚,除了快捷方便,许多市民热衷网购年货的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省钱。

我小的时候,所经历的过年好像没有“逛年货”这么一说,也难怪了,那个时候物资匮乏,家家户户穷得叮当响,哪有“逛年货”市场这么一说了?印象中进了腊月后,都是凭票供应年货。每天一大早母亲就早早打发我们出去排队,生怕买不到年货了。那个时候的冬天真是天寒地冻,天蒙蒙亮我们顶着刺骨的寒风就出去排队了,浑身上下冻得直颤抖。最煎熬的是年货总是一会儿有,一会儿就没了,你始终没有一个准确的信息下一批货什么时候到?只能继续站在那里排队等候。

我和老黄昨天逛年货市场感受还是童话般的,虽然这种年货市场与乡村和记忆中过去的年货市场有很大的差距,但我们依然还是能够感受到那种浓浓的年味。我俩现在虽然甚也不缺了,但为证明我们对生活是多么热爱,昨天依然还是满载而归。当然,回到家里,短不了被各自家里那个传女子数落一句:尽瞎买了!(杜洪涛)

[责任编辑:何娟]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