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悦读 > 正文

父亲的笑容

秋天来了,树叶黄了,万物萧条。秋天,在文人骚客笔下,是个多愁善感的季节。但于我的农民父亲而言,却是一年中最快乐的时光:只有在这个季节,父亲被生活压弯的腰杆,才能挺起;只有在这个季节,父亲平日紧缩的眉头,才能舒展;只有在这个季节,父亲饱经沧桑的脸上,才能露出最美的笑容……

秋天,金黄的稻谷,火红的高粱,白花花的棉花……一望无际,铺满了整个田野。忙着秋收的农民,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一句句粗犷的山歌,夹杂着偶尔传来的几声鸟鸣,在广阔的田野上飘荡,多么迷人的一幅秋收画卷啊!

父亲不擅长山歌,但嘴也没闲着,父亲对庄稼地边捉蛐蛐的我们说:“娃儿们,课文怎么写的,念!”我们知道父亲是让念那篇小学二年级课文《秋天到》,但我们就是不念。“新衣裳不想穿了,就别念!”父亲一说新衣裳,我们就来兴趣了。别家的娃娃,只有每年过年才能扯件新衣裳,但我家除了过年,每到秋收后,父亲都要给我们做件新衣裳,小伙伴们很羡慕。于是,我们为穿新衣裳就念开了:“秋天到/秋天到/田里庄稼长得好//棉花朵朵白/大豆粒粒饱//高粱涨红了脸/稻子笑弯了腰……”父亲听了,哈哈大笑着说:“念得好,你看这地里的庄稼多好啊!娃他娘,你也念上几句!”母亲觉得别扭,还没开口,父亲倒先自己念开了。

父亲除了秋收时在地里乐呵,等粮食进仓后,瞅着满屯的粮食,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一有空闲,父亲就背靠在粮仓旁喜笑颜开。看我们过来了,便问:“娃,粮仓里头装的啥?”我们说:“粮食。”“咋来的?”“种的。”“不光是种的,是汗水换来的,那首诗怎么念的!”我们知道父亲是说那首《锄禾》,但我们就是不念。“新衣裳又不想穿了?”父亲又以此要挟我们。我们这才念:“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对,粒粒皆辛苦,一滴汗水一粒米啊!”

斗转星移,随着工业时代的到来,当年视土地如命的农民,如今个个都丢下土地进城打工赚钱去了,秋天的田野似乎没有了当年秋收时那般火热,但儿时秋天父亲洋溢在脸上的笑容,却如镶刻钟鼎上的文字,永远留驻在我的脑海里。(文/刘长虹)

[责任编辑:何娟]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