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明末“四大公子”之一侯方域 忍对桃花说李香?

原标题:侯方域 忍对桃花说李香?

在明末“四大公子”中,侯方域年龄最小,去世最早,年仅37岁,便染病身亡。而侯方域在民间的影响,多是源于孔尚任的《桃花扇》,这部“借男女之情,写兴亡之感的”的剧作。这部戏在当时演出时,便有“笙歌靡丽之中,或有掩袂独坐者,则故遗老也;灯灺酒阑,唏嘘而散”的情景,亡国的哀伤,让人对侯方域和李香君的爱情悲剧,一掬同情之泪。

侯方域在21岁时,在南京结识了李香君,才子佳人,一见钟情。侯方域在《答田中丞书》中,记载了这段相遇:“仆之来金陵也,太仓张西铭(张溥)语仆曰‘金陵有女伎,李姓,能歌《玉茗堂词》,尤落落有风调。’仆因与相识,间作小诗赠之。”这是他们交往的开始。

关于李香君,侯方域留下了《李姬传》,极尽所能地写出了李香君的才情。“亦侠而慧,略知书,能辨别士大夫贤否,张学士溥、夏吏部允彝急称之。少风调皎爽不群。十三岁,从吴人周如松(即《桃花扇》中苏昆生)受歌玉茗堂四传奇(即汤显祖的《临川四梦》),皆能尽其音节。尤工《琵琶》(即传奇剧《琵琶记》)词,然不轻发也。”

其才能虽不能说在群芳中最出色,也堪称秦淮一景,否则侯方域也不会迷恋于她。除此之外,李香君更让人钦佩的是她的胆识和蔑视权贵的勇气。

“侯(侯方域)生去后,而故开府田仰者,以金三百锾,邀姬一见。姬固却之。开府惭且怒,且有以中伤姬。姬叹曰:田公岂异于阮公乎?吾向之所赞于侯公子者谓何?今乃利其金而赴之,是妾卖公子矣!卒不往。”田仰出三百两银子请求见李香君一面,都被她断然拒绝,性情之刚烈,足以让那些苟且偷安的文人才子颜面尽失了。

自古英雄美人,让人唏嘘不已的是他们最终的命运。侯方域和李香君分手后,决心做明朝的遗民,无奈最终还是出来应顺治八年的乡试,落下来被人耻笑的话柄,时人讥讽其“两朝应举侯公子,忍对桃花说李香”。虽然有人考证他是被迫,但这种辩驳似乎也毫无意义,传统文化的观念是从一而终的忠孝,是耶非耶,也就任人品说吧!侯方域最终郁郁而终,和这种无法言说的内心凄楚不是没有关系的。

和他有着同样经历的吴梅村,在侯方域去世后,路过河南,有《怀古兼吊侯朝宗》一诗,其中有句云:“死生总负侯赢诺,欲滴椒浆泪满樽。”用先秦侯赢自杀来报答有知遇之恩的信陵君的故事来说侯方域,那么什么辩解都是多余的,吴梅村也何尝不是如此呢?

而有关李香君的桃花扇,张伯驹在《崔莺莺墓志铭和李香君桃花扇》一文中说:“余二十岁时,即闻岳武穆书《出师表》与杨龙友画李香君之桃花扇……仍藏壮悔后人手,曾持自北京,故友陶伯铭见之。扇为折叠扇,依血痕点画数笔。”有此雅兴,也不怕让人齿冷!(欧南)

[责任编辑:付晓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