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深秋柿子满枝头

如果说秋天是位能干的母亲,漫山遍野的累累果实就是她孕育的孩子。秋色正浓的时候,柿子也红了小脸,挂在枝头张扬着成熟的喜悦。

儿时,母亲告诉我柿子即使红了,只要没软也是不能吃的。我把母亲的叮咛理解为她只是不想让我爬树,不想让我偷吃柿子。我曾躲开母亲的视线偷偷爬上门前的柿子树,摘了个又红又大的柿子。我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柿子,浓重的涩味便缠住了我的嘴巴。从那以后,我就觉得像小灯笼一样的柿子是种“刁钻”的水果,明明已经红得诱人了,却还不能让人入口解馋。

若是让柿子在枝头熟透变软,是不便于采摘和保存的,因此就得趁它颜色红艳却还坚硬的时候采摘。柿子摘回来后,母亲烧一锅热水,拿些柿子浸泡在热水中,5天后柿子就会去掉涩味。“刁钻”的柿子就变得“乖巧”起来,成了清脆可口的美味。泡柿子热水的温度要把握好,水凉了泡不掉柿子的涩味,水太热会把柿子烫死,鲜红的柿子变成了黑紫色,味道还是苦涩难于入口。

母亲总赶在柿子还没变软前着手做柿饼,母亲消掉柿子的皮,把柿子用细线穿起来挂在院子里晾晒。一串一串的小灯笼,把秋日的农家小院装点的古典而有诗意。

晾晒一天后,晚上要把柿子串收起来用棉被捂住,让柿子发热去掉涩味。如此反复一周后,鲜红的柿子就变成了暗红色,失去水分的柿子就变得软了,还会长出一层白霜。再白天晒晚上捂一周后,外表粉白内面暗红的柿饼就做成了。柿饼入口柔软劲道,十分香甜,是难得的美味。柿饼晒好后,母亲只让我吃几个解馋,然后把柿饼都收藏起来,等到过年的时候招待客人,或作为礼物给亲戚的时候带去。

在长长的冬季里,柿饼就在屋里的某个角落诱惑着我。等我翻箱倒柜发现了柿饼的踪迹,我就会隔三差五偷几个柿饼解馋。现在想来母亲是明白我的小伎俩的,只是她没有拆穿我。等到过年取出柿饼的时候,母亲总是笑着说柿饼让老鼠偷吃了不少,我就在旁边虚张声势地指责馋嘴的老鼠真可恶。

母亲也会留一些鲜柿子,放在院子里的柴垛上用稻草盖好。冬日了下了一场雪后,就可以吃到冻柿子了。拂去稻草上的雪,揭开稻草,晶莹剔透的柿子在皑皑白雪的衬映下分外耀眼,咬一口冻柿子,清凉香甜的感觉就直抵心底。

秋深柿子满枝头,是一副别致的秋色图。触目鲜红的柿子,就勾起我一串一串的回忆。那些记忆与故乡与关,与亲人有关,与美味有关!文/雷媛媛

[责任编辑:张涛]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