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哈撒尔与黑山头古城

拙赤·哈撒尔是成吉思汗的二弟,有名的神射手。成吉思汗在总结自己的汗业之路时曾经讲过,霸业之建立靠“哈撒尔之射,别勒古台之力”。但是,由于通天萨满阔阔出的挑拨,成吉思汗也几乎杀死自己的二弟。默许弟兄们杀死阔阔出,我以为是成吉思汗一生中非常了不得的一笔。要知道,在接受佛教之前,萨满教在蒙古人(其实也是整个北方少数民族)的精神世界中是神圣不可动摇的,而萨满正是人天之间的沟通者。

1206年,帝国成立后,哈撒尔受封四千户,在几兄弟中受封最多,但依然低于成吉思汗的诸子(最多的术赤九千户,最少的窝阔台和拖雷五千户),就连成吉思汗的母亲诃额仑都有点看不过去,弟兄们难免有些怨言。这也就给通天萨满阔阔出的挑拨离间提供了机会。阔阔出说,长生天说了,不知是该让铁木真当首领还是让哈撒尔当首领。事情虽然以阔阔出被杀了结,但成吉思汗仍对哈撒尔产生戒心,背着太后,夺走了哈撒尔的大部分百姓,只给他留下了一千四百户。据说,诃额仑就是因此抑郁而死。

但是世事难料,哈撒尔的子孙后来能枝繁叶茂,几乎遍及整个内蒙古地区,当时肯定谁也想不到。1213年,成吉思汗攻金,哈撒尔受命率领左翼军自中都城外东进,攻克蓟、平、滦及辽西诸州而还,与中、右军会师包围中都。1214年春,金宣宗献公主求和,哈撒尔随成吉思汗撤回蒙古高原。同年,成吉思汗把弘吉剌部迁往漠南,把斡难河下游、也里古纳河(今额尔古纳河)流域及阔连海子(今达赉湖)以东的草原分封给了哈撒尔、帖木格。其中哈撒尔的封地在北,在也里古纳河、迭烈木儿河(今得耳布尔河)、斤河(今根河)流域等地。

19世纪,俄罗斯考古学家克鲁沦特金等人在额尔古纳河东岸的黑山头发现了一座故城遗址,即黑山头故城。这座故城坐北朝南,气势宏伟,占地面积约346290平方米。黑山头故城与俄罗斯境内的康堆古城和吉尔吉拉古城正成鼎足之势。在吉尔吉拉古城还发现了举世闻名迄今发现最早的回鹘蒙古文石碑——移相哥石碑。该石碑的发现可以断定吉尔吉拉古城就是哈撒尔的次子移相哥的驻地。同时,根据几座古城出土的文物判断,几座古城为蒙古王城,为哈撒尔及其子孙的驻地。

黑山头故城遗址位于根河、得耳布尔河注入额尔古纳河入口处的东部台地上,正在哈撒尔的领地之内。故城分内城、外城。外城基本呈方形,城墙外有护城河的痕迹。城墙的拐角处有高大的角楼突出于城垣。内城位于外城的中间稍偏西北,呈长方形,南北长于东西。几年前,与几位同仁沿东部边界行走,在参观了黑山头边检站和中俄友谊桥后,我们又专门参观了这个王城遗迹。辽阔无垠的呼伦贝尔草原,到这里显得特别青翠。故城的城墙已经成了一道高高的土埂,绿草覆盖其上,顿生沧海桑田之感。内城的宫殿处瓦砾散乱,花岗岩的柱础排列有序,也可想见曾经的辉煌。

关于这座王城的建成、毁灭时间等情况,目前似乎未见相关史料记载,这也是北方草原故城遗迹面临的共同问题。也有人认为它不是哈撒尔的王城,而是明代坚河卫的卫所,为坚河卫指挥同知蒙古人苦列所建。因为史料不足,我无法分辨这一判断的正误。但从后来科尔沁部的东扩南下可以看出,这一带似乎应是哈撒尔系的势力范围,那么,也就无法排除故城作为哈撒尔王城的可能。至于一些成熟的建筑细节,忽必烈建立两都制后,曾要求诸王仿造中央的形制在各自的领地建立各自的两都。东部三王族是忽必烈夺取汗位依托的主要力量,包括旧都哈拉和林后来也委托给了移相哥镇守。所以,至少可以推断,这里可能是哈撒尔子孙的夏都或冬都。而且,其格局也确实与上都有些相似。

前些年,呼伦贝尔的旅游还不像现在这么火热。所以,在黑山头古城参观时,只有我们几个人,人少就可以慢一点看,就可以倾听掩埋在瓦砾深处的历史回音,体味那种历史的苍凉感。古城遗迹绝不是那种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旅行项目,不适合一大伙人围着一个不着边际信口雌黄偶然讲几个黄段子的导游,不适合那种放浪的笑和嘈杂的人声。我其实特别佩服那些背着大包小包的外国游人,他们会拿着尺子去量一块半截子的砖头,会拿着笔去认真地记录。而我们的游人,常常在闹哄哄的一阵拍照后,乘车离去。看了什么?不知道,旅游的形式大于内容。文/史万森

[责任编辑:张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