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香从故乡来

在这个夏日雨后的清晨,微凉的风捎来故乡的气息——妈妈给我寄来了一包晒干的茉莉花,你就这样蓄一季莹雪,循一路芳径,乘着秋风,踏着秋雨,越过千山万水,一片片如雪似蝶地从故乡飞来,浸润游子日日念故林的秋心,慰藉游子夜夜望月的乡愁!

我细细地端详着这一朵朵挥着翅膀从故乡飞来的天使,有种似故人远道而来的亲切,因为你是扎根于故土生长开花的,是故乡的阳光雨露滋养了你,就如我一样,曾开在故乡的枝丫,每天扬起纯洁的笑脸,飘散着淡淡的清香,开在家的窗台,陪妈妈从春到夏,再到秋……

我轻轻地抚摸着这一朵朵来自故乡的芳馨,犹如抚摸妈妈那已被岁月风干的脸——也曾花枝招展,春光满面,可时光如风一样跑得飞快,无情地雕刻着如花的容颜,无情地榨干了如水的明眸,无情地锻打着亭亭的身段,唯在岁月深处留一抹永恒的香味,发酵成芳菲的记忆,如一杯历久弥香的酒,如一杯禅意芬芳的茶,永远滋养着女儿的心田!

月是故乡明,香从故乡来,你的芬芳是那熟悉的乡音,似母亲轻唤着我的乳名,将心底蕴藏了一季的思念,在异乡洒落一地,轻轻说给我听,一缕缕地洒成床前明月光,一缕缕地织成游子身上衣。你的芬芳是祖辈血液的浓度,皮肤的颜色,呼吸的形状,如散落天涯的种子,一旦生根发芽,即使走得再远,似曾相识的气味也会提醒游子家的方向。

你的芬芳如妈妈的乳香深植于儿时的记忆,把我带回到童年,轻唱着那首抒情的老歌:“当我还是小孩子,门前有许多的茉莉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17岁那年的雨季,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却发现成长已慢慢接近。”就这样闻着你的芬芳,唱着唱着就把我们唱大了,唱着唱着就把岁月唱老了,唱着唱着就离家越来越远了,唱着唱着就唱回了童年,梦回了老屋,看见了妈妈日渐老去的模样!记得小时候,老家的房前屋后都种满了茉莉花,妈妈常采来戴在秀发上,好看极了,而今,你如妈妈头发上浸染着岁月的霜雪。那时妈妈会将你穿成花环,戴在我们的手上、脖子上,或挂在床帐里,让我们的童年一直满溢着香香的,暖暖的味道,不管长大后走多远,总能记得那故乡的气息和妈妈的体香!

夏日黄昏,我阳台上的茉莉依然开着,守望着家的方向,探寻着故乡的消息,一阵风儿吹来,随日暮的落霞和归巢的鸟鸣翩然飞舞,“翻飞未肯下,犹言惜故林”,“茉莉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你似乎懂得我秋心念故林的心思,想叶落归根,化作春泥更护花!我轻拾起你的美丽,放到鼻前嗅着你曾带给我的芬芳记忆,将你和故乡寄来的茉莉一起泡到茶里,啜饮岁月的芳馨,伴着诗香融进我的灵魂!有一朵花开了,又谢了;有一种香飘过,却留下了,留在我的茶里、诗里、魂里!那从故乡飘来的玉骨香魂,如一抹萦绕不散的乡愁,夜夜绽放,夜夜飘香,在每一个思乡的梦中!

文/宋 莺

[责任编辑:张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