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家乡的油条

家乡的油条

 

往日情怀

早就想写家乡的油条。今早起来,小女儿高喊我要吃油条,又勾起我对油条的思念。家在黄河东岸,是黄土高原的一个小城。早晨起来吃油条,也是人们的习惯。

我们小城做油条的很多。城东小吃部的最好。只见一个

师傅在一块木案板上使劲揉搓一团面,揉匀了将之摊平,用刀切成手指长短的条片,然后端起旁边的一个瓦碗,用一块小竹片蘸着碗里的苏打水在每条面的中间轻轻点一点。把两条面上下叠在一起,稍稍捏旋,手指再用劲把条片略为拉长,放入旁边的一口油锅里。滚油早就按捺不住,顿时翻腾起一朵朵白色的油花,在滚油的催逼下,小小的一条面就像是变魔术似的,须臾间就变得比原来大了数倍。师傅右手持一把长火钳,左手拿一把铁丝爪篱,不断推动锅中的一根根油条,使之均匀受热。等到油条被炸成了金黄色,夹起,放到锅边的铁丝网架上沥油。整个过程,就像是一门行为艺术。

我跑了很多地方,发现各地方油条的吃法,也不尽相同。有些地方看重油条焦脆的口感,喜欢把烧饼油条夹在一起吃,故而又有“一副烧饼油条”的说法。“一副”这个量词用在这里极妙,令人一目了然。许多人家早上起来,熬一锅粥,然后上街买回油条,就是一家人的早餐。这是百吃不厌的吃法,与生活水平的高低无关。据悉,海外的一些旅游胜地为了吸引华裔游客,特意在酒店的早餐中增设了白粥油条,也就是了解到口有同嗜的人不少,增设最为大众化的油条,可以令客人有如归之感。

家乡人吃油条的方法,是把油条撕成一段段,浸泡在米汤或豆腐脑里吃,由此改变油条的属性。这种吃法,既可解馋,又可避免燥热。被泡得绵软的油条饱吸了鲜美的汤水,味道也很不错,吃起来滑滑的,韧韧的,另有一番风味。

油条出锅太久,受潮绵软后,会变得非常筋韧,撕扯不动,故而人们常以老油条戏谑那些处世油滑的人。然而,若是在吃各种生滚粥品时,用老油条增味,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把老油条切成丝撒在滚烫的粥里,搅匀,不一会油条丝就被泡至半化,与粥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轻抿入口,鲜香糜稠的粥,又另有一种细腻润滑的味道,两者相得益彰。油条虽然在此扮演的是一个从属的角色,却有着不同寻常的张力。

文/李兰弟

[责任编辑:张燕]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