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爷爷的身影

每年清明节,我都要到祖坟前去祭奠。当我来到爷爷的墓前时,总有一种别样的情感涌上心头,把为爷爷特备的那瓶红酒打开,斟满一杯,轻轻地、慢慢地洒向坟头;再斟满一杯,再轻轻地、慢慢地洒向坟头……

那时候,我家住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爷爷喜欢喝散装红酒,可村里没有售货点,必须走一里山路,到另一个村子去买。而爷爷老了,走不动了,爸爸妈妈又很忙,买红酒很不方便。夏日的一个上午,爷爷试着问我,敢不敢为他到邻村去买红酒。我很愿意为爷爷办点事,再加上我也很想到那个村子转转,就爽快地答应了。

那天的天空格外晴朗,我连蹦带跳地走在洒满阳光的山间小路上,风儿也似乎为我助兴,不时地撩着我的衣襟。虽然这是第一次到邻村买东西,但我一点儿也不害怕,顺利地找到了那个售货点,为爷爷打了半斤红酒。

回家的路上,我瞧着瓶里的红酒,产生了好奇心,想尝尝它的味道。于是,揭开瓶盖,喝了一口,甜甜的,真好喝!这一尝,嘴馋了,走几步,喝一口,不一会儿,看看瓶子里的红酒,啊呀,差不多少了一半儿!

我脑袋里的算盘珠噼里啪啦地敲打着。也许是“急中生智”吧,猛然间,想出一个奇招——掺水。回到家里,我避开爷爷,悄悄地来到水缸旁,小心翼翼地用凉水把红酒瓶加满,盖好瓶盖,摇了摇,仔细瞧瞧,掺了水的红酒,颜色是淡了点儿,但不太明显。于是,我提着红酒瓶,提心吊胆地来到爷爷屋里。爷爷接过红酒瓶,瞅瞅瓶里的红酒,又盯了我好大一会儿,然后摸摸我的脸蛋儿,眨巴眨巴眼睛,笑着对我说:“好样的,总算给爷爷买回来了!看把我孙儿累的,脸都红了。”我怕与爷爷待久了露出破绽,连忙说了声“不累”,一溜烟跑了。

第二天,我正在院子里与小朋友们玩儿,忽然听到爷爷喊我的声音。我想,糟了,爷爷一定发现那红酒里掺了水,这该怎么答复呢?可出乎意料的是爷爷没有提及红酒的事儿,而是亲热地攥着我的手,说:“爷爷向小孙儿认个错,昨天,让你买红酒,忘记了给你拿些买糖块的钱。爷爷知道你最喜欢吃糖,这一元钱,你先拿上,下次去的时候买吧。”听了爷爷的话,我的脸“唰”地一下红了,说什么也不肯要爷爷的钱,可无论如何也拗不过爷爷,只好勉强收下了。

拿了爷爷的钱,我像吃了五味豆,不知是啥滋味儿。我没有心思再去与小朋友们玩了,而是像个心事重重的大人似的,慢步走到庭院前边的一棵大树下,坐下来,靠着树干,想静一静,但是,怎么也静不下来,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交替着不断地在我的眼前闪现,脑海里也像住了一窝蜂,“嗡嗡”地响个不停……蓦地,我灵机一动,想出个好办法,一跃身站起来,回家找了个空酒瓶,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径直奔向邻村的那个售货点,用那一元钱为爷爷买了红酒。

爷爷接过红酒瓶,半晌没说话,只是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打量着我,像在思索着什么。之后,爷爷抚摸着我的小脑袋,夸我是个懂事的孩子,还指着红酒瓶激动地说:“这里面装的哪里是红酒,分明是从我小孙儿血管里流淌出来的红红的血!”

随着时光的流逝,敬爱的爷爷早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读完师范,做了人民教师。在漫长的教育生涯中,爷爷那魁梧的身影总会清晰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私语 茶舍

[责任编辑:张燕]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