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旅行

我是一个酷爱出游的人。那点儿微薄的积蓄,基本“奉献”给了铁道、公路、航运、民航等部门。也曾游过中国的大多省市及世界的20多个国家。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1948年,我在绥远省立第四中心国民学校(简称省四,今呼和浩特市玉泉区梁山街小学)读三年级。进入6月份,山川、田野和树木,都披上嫩绿的新装。班主任王玉如老师说:“这个周末(星期六),学校组织中、高年级(三至六年级)去乌素图旅行(时下叫旅游),希望同学们提前做好准备!”这下,大家再也按捺不住期盼的心绪,原本安静的教室,乱作一团。对我这个村里娃来说,尤为兴奋或闻所未闻。

大概是第一次旅行的缘故,祖母特意吩咐给我们七个叔伯弟兄做饭的亲戚:每人煮两颗鸡蛋,烙一个白面饼子,带一玻璃瓶凉开水;还让堂姐把脏破了的衣服搓洗缝补一番;谁的鞋子如有“毛病”了,也可花点钱去街上找钉鞋的修理一下。借旅行之光,着实让我们这个从农村搬来(当时住旧城东德胜街)的大家庭,忙活热闹了一阵子。

当年的归绥市(今呼和浩特市)远不及如今这么大,除新城、火车站外,旧城算大了,也就是南起御史巷、北至通道街,东起马莲滩、西至苟家滩这么个范围。市内零散地分布着10多所小学与五六所中学及中专,尚无大专院校。当时,不变的旅行线路为:小学生去乌素图、初中生去哈拉沁、高中生和中专生去喇嘛洞。

旅行那天,天刚微明,我们便起来吃过早饭,急忙赶往学校。5点半,各班级已集结完毕。总带队老师胡文化一声口令,在校旗的引领下,雄壮、整齐的队伍离开学校,向西北方向进发。出了大北街、旧城北门、西顺城街后,穿越扎达盖河和京包铁路。此时天已大亮:巍峨的大青山横卧眼底,广袤的土默川一望无际,色彩斑斓的乌素图召云雾缭绕……上午10点半,我们已到达西乌素图村。

稍事休息、整顿后,开始爬山。校方预先规定:在老师带领下,五六年级可登山顶,三四年级只能在半山腰活动。

这时,前班主任宋之光老师协助王玉如老师,共同组织我们三(乙)班抢占了一个位于中心位置的“制高点”。这是一个山花烂漫,怪石嶙峋的山崖。两位老师招呼同学们聚在一起,有说有笑地讲故事、说笑话,听山间鸟鸣或欣赏山下景色:有一片片飘着芳香、结着果实的杏林;也有一块块淌着渠水的绿色农田;在牛羊低头吃草的山坳间,到处是茂密的各式丛林,好一派塞外风光!

突然,宋老师用手指着南边天水相交之处,若有所思地问:“那是什么?”同学们一时答不上来,他补充道:“那是黄河啊!”

说起黄河,他的情绪激动起来,并讲述了一段往事:日寇侵占绥远时,他正在上中学。一批不愿做亡国奴的青年,秘密组织起来,他也加入进去。在一个夜晚,他们来到黄河边,扒上一条大船,不畏风高浪险,众人奋力划到对岸。走出茫茫沙漠,来到陕北。毅然投入抗击日本法西斯的战斗行列……在同学们的欢迎及鼓掌声中,他演唱了一首抗日歌曲:“风在啸,马在吼,黄河在咆哮……”那高亢、振奋的歌声,久久回荡在崇山峻岭当中。

到了中午12点半,清点完人数,开始下山。王老师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不好走的地方,互相拉起手,小心摔倒。”

乌素图召的僧人对学校师生热情友善,有两个小和尚,早已为我们熬好一锅绿豆汤。同学们就地而坐,拿出干粮,狼吞虎咽吃起来。我们班有几位回族同学,如刘耀、陈忠等。他们烙的白焙子又厚又好吃。关系好的如若伸手,他们也会掰一小块,让人分享。

乌素图召,原由7座寺庙组成,均建于明清之际,集蒙、藏、汉建筑艺术于一体。风格秀美,别具特色。现仅完整存留四座:庆缘寺、法禧寺、长寿寺及罗汉寺。其中庆缘寺为主寺,规模最大。庆缘寺当时的住持,还领着我们逐一参观、介绍、讲解。

在返校途中,路经攸攸板村:清一色土房、土院的格调。有一群十几岁的男孩,正光着身子在村旁的水塘里嬉戏。

多少年一晃而过了!我还记得这次难忘的旅行。我也还记得几位启蒙老师,如王玉如、宋之光、冀维邦,还有姚老师苦口婆心的谆谆教诲。

res01_attpic_brief

 

[责任编辑: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