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正文

互助组

956年以前,我的家乡巴彦淖尔盟(现为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草原上居住的农户,其生产方式,实行的是互助组。一般两户为一组,个别也有三四户为一组的,他们常年互帮互助进行农业生产。那时我还小,父亲和一个本家大叔,组成了一个互助组。当时,我们两家只有一头耕牛。耕地时,一条牛拉不动犁,得人帮着拉。父亲和大叔,一个人掌管犁把手,一个人帮牛拉犁。为了避免过度疲劳,两个人得经常轮换。

有一天,大叔对父亲说:“咱们再有一头牛就好了,省出一个人来,可以干别的农活,两不误事。”父亲说:“你说得太对了,可是咱们哪有钱再买牛呢?”大叔又说:“有一句古话,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咱们这地方到处都是红柳林,不可以靠靠?”大叔又说:“我这也是瞎说,红柳林有什么靠头。”说话的无心,听话的有意。大叔的这句话提醒了父亲,走着站着在红柳上打主意。

当年碾打完庄稼以后,开始冬闲。一天,父亲琢磨出一个来钱的办法,对大叔说:“咱们用红柳条加工吃饭用的筷子,卖了积攒点钱。”大叔说:“卖筷子能攒几个钱?恐怕连油盐酱醋钱也攒不下。”父亲反驳道:“只要数量大,就能多赚钱。”大叔说:“哪有那么多卖的地方?”弟兄俩不欢而散。父亲认定的事,轻易不会放过。为了给筷子找销路,父亲专门到乌拉特前旗土产公司跑了一趟。土产公司的负责人说:“河套地区、佘太地区很需要,你们能生产多少,我们包销多少。”父亲乐坏了,于是,当下就和那位负责人签订了产销意向协议,喜气洋洋地掉头就往回跑。那位负责人连忙把父亲叫住,给父亲带了几双从南方采购回来的竹筷子,做为样品,让回来按原样照着做。父亲回来后,连夜对大叔说了和土产公司签订产销协议的事,大叔也高兴得不得了。

第二天,两家男女老少总动员,安排加工筷子的事。大叔按样品粗细,有选择地往回割红柳条。父亲找来一块木墩和一把切菜刀,按样品的长短,把红柳条一节一节剁开。母亲和大婶子,用小刀把两头的毛茬削光滑。我们几个小孩,用打碎的锋利瓷碗片刮皮。皮不可全刮掉,从中间分开,刮一半就可以了,另一半把红柳的原色留下,红红的,十分美观。这样加工筷子的程序就完成了。十双为一把,用细麻线捆好,放起来。每攒够一麻袋,父亲就驮在那头牛背上,给土产公司送去。

来年春耕开始前,父亲去土产公司结账,一共算回12万6千元。父亲到牲畜交易市场打听了一下,买一头耕牛,得三十五六万元。这点钱根本不够,只能买一头小毛驴,父亲想,小毛驴也比人的力气大,完全可以帮那头耕牛拉犁。征得大叔的同意,便买了回来。那小毛驴当年就派上用场了,这样腾出一个劳动力来,积肥、打坷垃、平地等,进行精耕细作。在父亲和大叔的辛勤耕耘下,不违农时地播种、施肥、除草、浇水,迎来了一个丰收年。

年终,乡农协会评选先进互助组代表时,我们两家组成的互助组,由于互帮互助有方,粮食不论单产,还是总产,均超过村里其他的互助组,因此被评为乡里的先进互助组,父亲作为代表出席了这次大会,受到了表扬和奖励。

1956年,农业合作化时,父亲和大叔带头,把那头耕牛和那头毛驴,连同所有的土地,统统入了农业社。父亲和大叔在生产队劳动,挣工分养家,中国农村又步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责任编辑:萨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