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议事厅巷

议事厅巷西口就是人流如鲫的旧城大北街,但巷内却是个清静的地界。许多时候,巷子里见不到一个行人。而且在旧城所有的深街曲巷里,议事厅巷还是一条独具一格、溢满田园风情的巷子。

这种印象源自这条狭长巷子里的片片绿色。巷子北侧的楼房前,葡萄架、忍冬藤、苹果树、火炬树、杏树、樱桃、玫瑰以及黄瓜架、西红柿架等各种花木蔬菜组成的绿色,有些怪怪地却又和谐地混杂在一起。在整个夏天,楼前便被这些肥肥瘦瘦、浓浓淡淡的绿色簇拥着,间或闪烁着点点红色、粉色或是其他颜色,是蜀葵、忍冬、山丹和其它盛开的花儿。

但从前的议事厅巷可是一副灰头土脸的模样儿呢。巷子坐落在旧城北门南边儿。其最著名的所在无疑是议事厅,该巷显然也由此得名。它坐落于巷子西口路北,是一座坐北朝南、四合院式青砖灰瓦的古老建筑。如今它门庭冷落车马稀,当年却是一处要地,许多大事也许曾在这处府邸中谋划而成。其实我本想对议事厅有更多的了解,也曾走访过那里的工作人员,但收获甚微。尽管如此,这处古建筑依旧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小时候,我不止一次地来过这条巷子。巷子很深,灰蒙蒙的一片。路南一处青砖灰瓦的大杂院里,住着我们的一位回族姥姥。当年在河北老家,她家与我姥姥家是一墙之隔的邻居,相处得像是一家人。姥姥家敲墙,回族姥姥家能听得到。“谁敲墙呢?敲得咱家掉土呢。”隔着墙,她家小子问。回族姥姥家以卖缸炉烧饼为生。她儿子后来定居在呼和浩特市,回族姥姥也就来到了呼和浩特市。

过春节,我们会给这位回族姥姥拜年,她和她的儿孙们也会来我家拜年。平时,两家也经常相互走动。我妈曾照顾过她的重孙子。我妈出门时,我也曾抱着他,哄他睡觉。时过境迁,如今我们之间虽然不再来往了,但回族姥姥曾经住过的那间老屋以及屋里的陈设和她的朗声大笑,我依然记得。那个大杂院,要不是挤满凉房的话,还是甚为宽敞的。这个院子里,还住过我厂的一位工友,但平时来往不多。

有资料称,议事厅巷早年有一家印刷局——古北印刷局。1931年前后,坐落于旧城小东街南口、路西的明善堂书局入股印刷局后,该局名称由“古北”更名为“华北印刷局”。据记载,20世纪30年代初中期,归绥(今呼和浩特市)仅有4家报纸:《绥远日报》《民国日报》《朝报》,以及由绥远省民众教育馆办的《社会日报》,其副刊《洪荒》被认为是宣传进步思想和推动抗日救亡工作的一个重要阵地。

时光之河悄然流淌。不知何时,或许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巷子内变得不再古色古香和满目灰色了。那些老房子拆掉后(除了议事厅),盖起了“千人一面”的筒子楼。也不知何时,楼房前边的空地上出现了一个个小院,相互之间用铁栅栏隔开。小院里种上了各色花草树木。它们长势旺盛,绿汪汪的荡起了一泓碧水,把平庸甚或丑陋的楼脚遮掩住了。这一带从此变得格外引人注目。

小院掩映在绿色之中,但各家种植的花木品种却各不相同。最为欣赏的是忍冬藤。它们缠绕在黑色铁栅栏上,柔软的枝条奋力伸展着。绿油油的叶片间,俏丽的忍冬花迎着朝阳盛开,白黄相映。

忍冬,忍冬科多年生藤本植物,其花蕾称金银花。初开者白色,经二三日,变为黄色,故名金银花。令我感动的,还是忍冬的耐寒。在塞北初冬凛冽的寒风中,它们不改初衷。直至被冻僵,依旧保持着那一片令人怦然心动的碧绿。

 

[责任编辑:萨其]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