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推荐阅读 > 正文

在恒昌店小学任教

1981年7月,我从呼和浩特市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恒昌店小学,当年我20岁。记得那年7月中旬,师范学校告知我等7名同学分到玉泉区(当时叫做向阳区),我们到了区文教科(当时全称叫向阳区文教科)。我们去的接待室兼办公室,就像我们现在的一间标准教室大小,约八九十平方米,在座的有我等7名同学和各学校的校长。我被当时的尤惠芳校长选上了。

7月中旬的一天傍晚,我背着行囊去恒昌店小学报到。传达室一位中年人在看报,他接待了我。我原以为他是传达室的守护人,我将和他一起住——因为尤校长当时吩咐,我和传达室门卫同住传达室。我和中年人寒暄几句后,他把我领到校园内东南角的一间屋内,那便是他的家,这时我才知道他不是门卫,他叫李从仁,是学校的老师。那天他们家吃包子,李老师很热情,给我碗里一次放了三个包子,羊肉馅儿的。我从小不吃羊肉,又和李老师一家人不熟,记得我把馅儿给人家剔出,搞得很尴尬。

李从仁老师(后来是李从仁校长),是我在教学中得益最早的一位前辈。这个人,在教学中最大优点是 :勤快,善于思考。无论冬夏,每天早晨,他赶五点半必叫我晨练,我俩一起跑步到青城公园,然后散步。他在晨练之前,不知什么时候,他教学的教室已灯亮,黑板上写满数学题,他的学生也已形成习惯,每每比别班生早到校,自觉完成习题。待我们回校后,他再给学生逐题讲解。李老师在教学环节和方法上也是慎思缜密的。有一次上“小数乘小数”,竖式中他写成“整数乘整数”的样式写出计算全过程,而后用三个竹棍头上裹上白色的棉花,引导学生确定积的小数点位置,本节课在练习中把学生兴趣和学习激情推向高潮。我相信当年这群孩子们的记忆中至今也不会忘记李老师为他们设计的教法。

凡是于20世纪八九十年代,在恒昌店小学工作过的教师,大概都不会忘记一位叫李改梅的老师吧。这个人文化程度不高,只有初中。是文革中后期师资缺乏的时候,进入教师这一行的代课教师(大约于1983年转为正式老师),她给我们的印象是:勤恳,她只会教一至三年级的数学,教学经验丰富,方法灵巧,所教学生负担轻(因为没有大量作业)而学业斐然。

当年,我们每次听李改梅的课,课前总有5分钟的样子,先是全班同学背诵加法或乘法口诀,继之是教师用卡片写出口诀或口诀外的式题,全班同学用开火车的方式轮算,每人必做一式。我在课间常和她聊低段数学的教法,特别是计算能力的培养。听她介绍,她一般在新生刚入学时,10以内的加减法是连答案在卡片上写出的,是让学生在读中记的,记熟后再去掉得数,请学生算答。而后逐渐由易到难,但程序是不变的,总是先给答案,熟后再去掉答案。如今回想起来,在应试教育盛行、唯分是追的20世纪80年代,她的教学方法、或者说那种教学风格正迎合了我们现在提倡的素质教育——给学生减负的要求。我们现在的年轻教师,我整天听到他们的叫苦声,整天忙得不知东南西北、废寝忘食;孩子们叫苦连天、成批厌学,以致为学而轻生者有之。是否该从李改梅老师的教学中学点什么,而为己用呢!

我在恒昌店小学工作16年,1996年夏天,因种种原因,调到呼和浩特市教育局办公室工作。

在恒小16年来,我跟前辈学了好多好的教学方法,也奠定了我在教育这一行能挣口饭吃的基础。

1987年我和王锋老师搭班。我任班主任,王锋任语文教学,班内有一名叫左某的学生,用现在的话讲叫“学困生”,该生不写作业,打架骂人,出怪象,恶语甚多。我和王锋也多次进行过家访,我们对他也进行过多次说教,甚至也体罚过他。但种种办法对该生都无济于事。我和王峰常常留他补写作业,也常常在我们不留神的时候,他便溜走。某天,中午,我留他补写至约1点,他不写——磨时间,我忽觉肚中饥饿,就唤其说:“老师中午请你吃饭好不好?”他答应了。我们在校门口一家饭店,每人吃了一碗刀削面,当时共花五角钱。说也奇怪,这个学生从此像换了一个人,只要让他做题,他都完成,最后这个学生以语文、数学都超60分的成绩,考入中学。这一例让我多年思索:教学无定法,教育也是无规则的。我们不能为任何一个学生定性,更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学生。

1993年至1995,在玉泉区小学毕业统考中,恒昌店小学连中三元,均以玉泉区第一而冠名,这其中就有93届和95届我教班级在内。

1993年玉泉区小学升学在即,我们学校的分管领导,不知从何处收集了若干套会考习题,让我们天天翻地式地练,老师阅卷眼冒金星,学生做题苦不堪言。当时和我同级执教的郭素清、李雪芹两位老师着急了。于是三人背着学校、放弃学校给我们提供的练习题,自编习题并精心组织学生研习,在师生都减负的前提下,结果1993年统考我校首次在玉泉区列冠。

我从1981年至今,一直喜好做的一件事情,从没间断,那就是写字。凡在玉泉区工作的上年岁的老师可能都知道,我写的一手好字。我虽不是书法家,但看过我写的行楷书的人都是给予肯定的,褒扬的。1981年我到恒昌店小学后,每天晚饭后,我便与酷爱写字的张少忠老师,在办公室挥毫泼墨,学校对此也大力支持,当时的王堉副校长也酷爱写字,学校每年要举办一次教师书法比赛,我每次都能夺得好名次。一来二往,便勾起了我的书写兴趣,至今未艾。

[责任编辑:萨其]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