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文化 > 悦读 > 正文

四大名著 四番中秋滋味

作者:李楚翘 责任编辑:何娟 2019-09-11 14:44:27 来源: 北京晚报

连环画《大闹飞云浦》中,武松为张都监陷害

连环画《智斗黄袍怪》中的黄袍怪与百花羞

中秋将至,花好月圆。

在文学家笔下,重要的节令被赋予了更多意义,常被作为情节发展的助推器,通过邂逅、相聚或是冲突等情节,催化主角的心潮,引发群体的悲欢。古典文学“四大名著”中都有与中秋相关的情节,同一轮明月下,却展现出“酸甜苦辣”四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况味。

西游记

酸 百花羞月下念双亲

《西游记》以唐僧师徒四人取经路上的遭遇见闻为主线,对世俗人伦的悲欢离合也有精彩刻画。书中虽未具体描写师徒四人如何过中秋节,却在第二十八回《脱难江流来国土  承恩八戒转山林》中,借唐僧的眼睛,目睹了一段月圆人难圆的中秋心酸事。

故事发生在“三打白骨精”之后,孙悟空被师父误会而被赶走。余下师徒三人行至碗子山波月洞,在此占山为王的黄袍怪将唐僧捉去。黄袍怪的压寨夫人是宝象国的三公主百花羞,她好心救唐僧出洞,并托唐僧送一封家书给阔别十三年的父母。信中,这位薄命的公主痛陈自己被妖怪霸占为妻的经历:“十三年前八月十五日良夜佳辰,蒙父王恩旨,著各宫排宴,赏玩月华,共乐清霄盛会。正欢娱之间,不觉一阵香风,闪出个金睛蓝面青发魔王,将女擒住,驾祥光,直带至半野山中无人处。”

中秋之夜华宴开,养尊处优的公主本正在宫中赏月游玩,却被一阵妖风裹挟掳走,从此与父母音信两隔,被迫在荒山中与丑陋的妖王相伴,并为之生儿育女。中秋之于百花羞,俨然变成了世上最痛苦的节日,妖洞十三年中,每至月圆良辰,这位闭月羞花的佳人所体验到的滋味唯有思念双亲、自怜身世的酸楚。

值得一提的是,黄袍怪的老巢偏偏名叫“波月洞”,在百花羞看来,显然不会有浮光跃金、静影沉璧的浪漫感受,反而时时唤起她月圆之夜起风波的恐怖回忆。幸亏偶遇唐僧,才让她燃起脱离魔窟重返家邦的希望。

大战黄袍怪的故事是《西游记》在三打白骨精后的一个小高潮,足足占了四回情节,其中包含唐僧宝象国送信、黄袍怪变戏法害唐僧、白龙马化人救主、八戒花果山寻悟空等多个段落,峰回路转,曲折有致。但这段故事中,最为高妙深刻的构思,还是黄袍怪与百花羞的这段啼笑因缘。

原来,黄袍怪是天界二十八宿中的奎木狼转世,而百花羞的前身是披香殿中侍香的玉女,因彼此爱慕思凡,双双下界投胎,于红尘中结百年之好。令人唏嘘的是,投生为宝象国公主的玉女竟不再认得前世情郎,黄袍怪仍心念旧盟,便在八月十五月圆之夜乘风而来将她掳走,以期再续前缘。如此看来,宝象国中秋夜的灾难,其实是百花羞的命中劫数。

最后,借由师徒四人和天界诸仙之力,黄袍怪还原为奎木狼,跟随玉帝位归天庭。而百花羞始终没了悟这段前情,仍以人间公主身份回到父母身边,不明了那个被她埋怨了十三年的霸道魔王,曾是她心头皎若云间月的才貌仙郎。

红楼梦

甜 贾雨村望月梦腾达

作为封建末世的百科全书,《红楼梦》以事无巨细之笔徐徐摹刻出钟鸣鼎食之家的行乐日常,尤其重视对中秋、元宵等重要节令的描写,以乐景衬哀情。当各怀心事的主角,置身于同一方风光天地中,那入眼成永恒的秋月或春花,往往成为书中人的命运谶验。

全书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即用一场不平凡的中秋之宴,为此后种种盛衰埋下伏笔。这场宴席只有两个出席者:姑苏名士甄士隐和客居葫芦庙、卖文为生的寒儒贾雨村。

甄士隐的姓名听起来冷淡,却是个古道热肠的人。中秋家宴已罢,他挂念着隔壁庙里的穷书生一人孤零无伴,又特地在书房设清雅小宴,邀其前来共饮。对甄士隐来说,这份待人接物的体贴与热情,是自身君子品性的自然流露;但对贾雨村而言,三十多岁仍困顿穷途,一无功名二无家业,正对月发着“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牢骚,若不是这一场偶然的中秋邀约,他的人生轨迹也不会在数月之后一飞冲天,尝到人间富贵与权力的甜头。

二人月下对酌,姑苏城飞彩凝辉的月亮,就像贾雨村心头摇曳的荣华梦想。他忍不住口占一绝抒怀:“时逢三五便团圞,满把清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并借着酒意向甄士隐说出自己意欲赴京赶考,却囊中羞涩无法成行的窘境。爱才而慷慨的甄士隐不待他说完,当即以五十两白银和两套冬衣相赠,为贾雨村这只“未来的独角兽”注入最为重要的“天使轮资金”。

这明晃晃的五十两白银,在贾雨村看来,恐怕比头顶的月亮还令人目眩。怀才不遇多年,忽然零成本接到幸运的榄枝,这滋味比桌上的月饼还甜。那时的贾雨村,尚未经过权焰的熏陶与官场的污染,颇有些风尘伟丈夫的疏狂之气,对于天上掉下的馅饼,没有表现出诚惶诚恐或感激涕零的小家做派,而是“不过略谢一语,并不介意,仍是吃酒谈笑”,也并不需要主人为他写荐书投谒。想必甄士隐欣赏的,也正是这种雄心满腹、落落大方的气概。

甄家的中秋宴已经散场,贾雨村人生的好戏才拉开序幕。八月十六一早,他便动身进京,并于隔年春闱一举高中,实现了阶层跃升。从成为林如海府上的西宾开始,与全书的核心荣宁二府产生了层层环扣的联系,亲眼见证并亲身参与了其盛衰史。

多年之后,端坐金陵应天府衙的贾雨村,一手捧着护官符,一手捏着英莲被拐案的文书,不知是否会想起那年姑苏城里“俱怀逸兴壮思飞”的中秋夜,想起那种人生第一次收获知遇之恩的幸福与尝到梦想之酒的甜蜜。只是,此时此刻,他与头顶的那轮明月,已经被一顶暧昧的乌纱帽永远地隔开了。

上一页 1 2下一页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