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文化 > 悦读 > 正文

蓝色行吟

作者:于海东 责任编辑:何娟 2019-07-05 15:22:41 来源: 北京日报

破水时刻,船首恍如巨鲸鱼跃。

海尽头那一道虚实参半的蓝色弧线,让我常有抓过来编织点儿什么的冲动。都说重洋无羁,起伏于昼夜之间的风风浪浪每每使航海者的心幻化出不同诗意,海豚穿越是一种意象,水母悠然是一种韵味,那陡然立起的青黑鲨鳍呢?凝神再看,鸥翅般的远帆摇成一片三角不等式,没有了夜浪演绎出的白色火焰,每一个海平面都有不同的插图,擦肩而过的孤岛如无名画家随手勾勒的草稿,土褐色线条把一团团远古遗梦捆绑得结结实实,然后放逐在自己的倒影里。想象中,天与海张合成蓝色巨蚌,心是一颗浓缩的日月。

梦回地中海,眼前依旧是那个我用诗句把乱发扎起来的蓝小孩儿,一泓波光粼粼蓝到极致的眼神,折射出它的纯净它的清澈它的天真。无数的冷色调在风动中构成一幅蓝色肖像,恍惚是庚斯博罗的《蓝衣少年》,又像毕加索《拿烟斗的男孩儿》,同样一袭蓝衣,蓝得让人不得不眯缝起眼睛……醒来再看,舷窗蓝成一轮圆月,醒不过来的又是什么呢?想象中的地中海,仿佛是另一个洪都拉斯“蓝洞”,蓝色瞳孔里星月不复,正是这蓝的深邃蓝的神秘蓝的一往情深,让我在某个航次信手将一朵小花儿插入其中,试图从那一缕蓝蓝的冥想中有所领悟,譬如什么是蓝色孤独蓝色迷茫,什么是蓝色逍遥蓝色向往,再譬如,为什么可融天下孤独亦可汇世间精神的一水之蓝如此蓝得无边无际,蓝得层次分明,蓝得惊心动魄。

如果大海变成一块巨大蓝珀,我们这些曾经的航海者又是其中的什么,渐渐凝固的思维中,嗓门再大也没有丝毫回音。船影里那只粉白色小水母,完全不受思想的束缚,幻化于蓝色空间,随意而动无沉无浮。我从来没有想过,不畏惧大海的还有这小小的刺丝胞水生动物。生命无大小,六亿五千万年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明,与海同在与浪同在对于自我又何尝不是一种精神的凝聚。蓝色是孕育勇敢者的色彩,我曾用“穿海魂衫的诗”为题,为一位长江著名的诗人朋友写过诗评。蓝色的条纹是天与海的压缩,白色的条纹是日光与月光的交织,每一波都有一波三折的故事,每一浪都有一浪三叠的回忆。然而至今,我仍无法定义是诗人把海魂衫穿成了诗,还是海魂衫把诗人变成了诗。曾经有人问我,什么是活的航海诗意,我想起船在左右摇晃几近三十五度时,水手长若无其事的那一笑,仿佛站在另一个蔚蓝的时空。我想起蓝色封皮的航海日志,一本将所有风浪都铸造成汉字的传世记录。我还想起我在手背上匆匆记下诗句的那一瞬,越过船舷的跳浪打湿了整个后背……

夜潮声中,脱去了沉重外壳的航船,仿佛一口气吹起的海风筝。

转眼间,无数雨声已然急速围拢过来,伸出食指一弹,一丝极似液化了的月光弹跳不止,洋面再次明亮起来,中心处犹如一块不断切割越变越小的蓝宝石,很快雾化成水汽消失不见。唯有海图上的大洋依然寂静无声,曲折的航线在大副笔下不断延伸向前,我知道它会穿过比斯开湾,穿过那一滴传说之蓝融化而成的北大西洋东部海湾的蓝三角,每一声骤然而响的风声都能让它不分东南西北地旋转起来。若非曾经身处其中,我不会死死记住那一幕:那一刻八方风变,其间有船突发大火,巨大的船形火焰令夜半的比斯开湾诡异无比,面对急切的求救信号,谁也无法转向半分,只能更紧地把握着自己手上的舵轮,顶风顶浪顶着自己的心。另有一次,七天前进湾的一艘货轮只比我们早出来半个小时,七天七夜与海图上仅仅二十个小时的正常航程,这个时间差无疑充满了令人不安的揣测。通过高频电话才得知,同时进湾的七艘船舶只出来两艘。面对变幻莫测的旋风跳浪,有的船长干脆将自己死死绑定在驾驶台上,不知何时,胡茬儿变得比浪花还白,也有船长因高度紧张状似成疯,每个舵令都惊心动魄……航海是勇敢者的追求,只有穿过生死隙间的航海者,方能想象的出其中都发生过什么,闯过去的是经历,闯不过去的是传说。何为航海者永不沉没的信仰,风浪七载,我曾无数次问海问洋问自己那颗越洗越蓝的心,无字蓝卷一翻,三百万艘沉船是历史积淀也是精神的根基,正是这一波又一波的湛蓝属性,不断改变着航海者的基因。

待到潮平流长,没有了成群披着雪白鬃毛蓝色大鱼般的涌浪,便是浪花开得最美之时,隔着船舷望去,风手一捻就是一朵灿然,然后就那么一朵一朵点缀于大片大片的蓝色反光中,无言亦无语,却能勾起大大小小曾经的点滴记忆。复再追寻,眼里尽是朦朦胧胧的无尽蓝雾,直到月光忽然穿透黑如蝠鲼背色的夜云,看浪花骤白,笑靥如妻如女,能把一朵浪花看出了爱,竟然是这些直面人生而再无患得患失,甚至写诗自嘲“船是月中寺/人是海和尚”的海汉子们。又不知何时,我的手心里多了一滴大洋雨,就是这环宇为之眼润的一滴,让我的海洋抒情诗平添一星蓝色审美观,不再纠结韵辙表的羁绊,不再局限一个自我陶醉的立意。更多时候,诗眼也好立意也好,都是一个蓝色缘分中的切身感悟结果,心自由了,所有的文字也就自然放开了。

重回晨光,拾起一尾跌落甲板的燕鱼,风翼般的长鳍不再振动,透过鱼鳍看海看洋,看红日出水的那一跃,三百六十度的洋面像极了一个蓝色荷包蛋。几许遐想方起,一叶枯蝶般的帆已然无声飘过,洞穿的帆眼上缀满大大小小的蓝星星,最初的白色浪漫早已不复,唯有棕色中的思想脉络纵横。船桅上空飞速移动的白色云朵,恍如成群追逐沉月残影的雪雕,不染一丝蔚蓝的羽翅反复聚合,忽虚忽实,无声掠过。不知疲倦的灰海豚,陡然跃出蓝绸般波动的水面,一个完全可以媲美芭蕾的优美转体,成就蓝色瞬间的一个美妙插曲……习惯了海的变幻洋的反复,我发现,海洋的伟大不在于浩瀚不在于深邃,伟大不是自大,而是融于浪潮中的推动之力,那是一种赋予所有海洋生命拼搏意识的力量,甚至有意无意让自己成为最强大的对手,促使所有不甘沉没的心,珍惜每一次反复搏击、反复感悟和反复升华的奋斗机会,包括我们这群拥有蓝色基因的航海者。

海无方圆,洋无深浅,无数次重新聚合起来的海潮,不断在海平面上铭刻下岁月皱纹与历史传说,重重叠叠。思想间,一声蓝腔蓝调的汽笛骤然响了起来。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