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北方网 > 新闻 > 内蒙古新闻 > 社会民生 > 正文

戒毒学员亲述痛苦经历:请远离毒品

作者: 责任编辑:张彬 2019-06-26 09:16:08 来源: 正北方网

 

 戒毒学员们正在阅读  

在“6.26国际禁毒日”到来前夕,6月20日,记者走进内蒙古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零距离采访了4名戒毒学员(文中均为化名),希望她们沾染毒品的经历能够给所有人敲响警钟,远离毒品,提高防毒识毒意识。

交友不慎误入毒潭

当日,记者在会客室见到了今年29岁的晓冬,她梳着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看上去文文静静,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和毒品扯上关系。说起自己的吸毒史,晓冬的眼神立刻变得暗淡,接着一声叹息,她说:“如果按照我父母的规划,我的人生是非常美好的。谁曾想一朝吸毒,悔恨终生。”

晓冬是呼和浩特人,出生在一个铁路工人家庭,在父母的规划下,她18岁当了兵,两年后退伍成为了一名铁路职工,并与打小就认识的邻家男孩相恋。工作稳定,还有了男朋友,晓冬以为将来的生活会更幸福,但是相处一段时间后发现男友吸毒。2012年,在一次朋友聚会上,晓冬没有抑制住诱惑,第一次触碰了毒品。有了第一次,随后就有了第二次和第三次。晓冬和男朋友靠工资购买毒品,由于收入不高,加上吸毒频率逐渐增多,他们开始透支信用卡。2013年,晓冬因为吸毒已经花掉了20多万元,而此时她和男朋友的关系也日渐紧张,她觉得这样的生活不能再继续了,多次与男朋友提出分手,可是对方不同意。同年9月份的一天,晓冬与男朋友及另外两名男子一起吸毒时,被警方抓获,晓冬因贩毒被判一年有期徒刑。2014年9月,刑满释放后的晓冬又继续开始工作,还找到了新的男朋友,并结婚生子。本来以为生活能重新开始,晓冬没想到老公也是瘾君子。在接下来的生活中,他们常常因琐事吵闹,感情也变得冷淡了,最后只好离婚。2018年,晓冬因吸毒史被开除党籍和解除劳动合同。这一系列的变故对晓冬的打击很大,又开始复吸麻醉自己,从此以后一蹶不振。直到同年7月,晓冬在取毒品的时候被警方抓获,被送到了内蒙古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千万不能因一时迷失而触碰毒品,否则生活将失去色彩,最可怕的是毒品会禁锢你的自由。我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诫所有的年轻人,要远离毒品,珍爱生命。”如今,身在强制隔离戒毒所的晓冬悔恨不已,“我才29岁,正值青春,我却身陷毒潭,不仅荒废光阴,更愧对父母。在这两年的强戒期,我一定要好好改造,将来远离毒品,重新开始新生活。”

“妙药”是毒品

今年30岁的娜娜是包头人,2014年大学毕业后,当时只有25岁的她就开了一家辅导班,经过3年的努力,辅导班由一家变成3家,学生由最初的3名变成120余名,一年纯收入20余万元。与同龄相比,娜娜也算是成功女性,可是就在2017年6月的一天,她在与有合作关系的一名男子谈业务时,因为自己的偏头疼犯了,该男子说他有一方止疼“妙药”,特别管用,只是不能常服和多服,问她要不要试试。听完该男子的提议,娜娜非常好奇,便有了试一下的念头。这时,该男子从烟盒里拿出他的“妙药”,娜娜只吸食了两口,头立刻就不疼了,顿时觉得这“妙药”真管用。在与该男子后来的接触中,娜娜一次又一次吸食该“妙药”,当意识到这就是毒品时,但已经停不下来了。

娜娜告诉记者,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在父母的关心和呵护下,她顺利地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从步入大学校门的那一刻,她便对自己未来的人生做好了规划。大学期间,她便和室友利用课余时间做家教,每个月都能自给自足。充实而又丰富的大学生活很快过去,毕业后她便开起了辅导班。“本来一切都按照规划越来越好,没想在2017年开第三家辅导班时生活轨迹发生了改变。开始接触毒品时,我心存侥幸,觉得偶尔一次不会上瘾,可是随着次数的增多,我被身体上的不适感折磨得无法入睡,我才知道自己已被毒魔吞噬,一次次屈服于毒品。”娜娜说,只有吸食毒品才能维持她的正常生活和工作,2018年4月8日,为了购买毒品,她开车前往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取货,被当地警方抓获,随后被送到内蒙古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回首自己的吸毒史,娜娜追悔莫及,她说:“我一直以来都是父母的骄傲,进入戒毒所后,我一直不希望父母来看我,怕他们失望伤心。同时,我也下定决心要在这里好好戒治,找回原来的自己,回归家庭,以全新的面貌面对父母。”

5年吸掉百万巨款

“我原本是生活中最幸福的女人,丈夫体贴,儿子可爱,衣食无忧,家庭富裕,然而一次错误的尝试让我的人生道路越走越偏,不仅失去了爱人,儿子对我也很冷淡,多年打拼积攒的积蓄也被我挥霍一空,往事不堪回首。”坐在记者对面,59岁的子微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子微来自包头,1987年她从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办理了停薪留职后自己开始承包工程。3年间,头脑灵活、能说会道的子微就将自己的工程做的风生水起,在当地小有名气,28岁就开上了30多万元的汽车。1990年夏天,在一次去拉工程材料的路上,她突然痛经,无法自己开车,这时,负责拉工程材料的司机见状后对她说,“我这儿有止痛药,效果很好,你要不试一下”。已经疼痛难忍的子微没有多想就在车里吸了几口所谓的止痛药,“当时,我的痛经得到有效缓解,潜意识里我认为这可能是料子(俗称土制海洛因),我并没有抵制,反而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一年以后,子微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了异样,症状像感冒,流鼻涕、犯困,身体无力,开始她以为自己感冒了,可是吃药打针都不管用,有朋友问她是不是吸毒了,此时她才意识到自己有了毒瘾。因为不缺钱,子微并没有要戒毒的想法,而是在吸毒的路上越走越远,爱人和父母的劝导都成了耳旁风。子微每天的心思都放在毒品上,家里家外不管不顾,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5年里,子微因吸毒不仅花掉了所有积蓄,还卖掉了房子和车子,光买毒品就花掉二三百万。在这期间,子微为了不拖累自己的孩子和爱人,主动提出离婚。

没有了家庭的束缚,子微吸毒更加厉害了,因为长期吸毒,她患上哮喘。1995年的秋天,一次子微的哮喘病犯了,母亲为了给她送药送钱在下楼的时候摔伤了,看着年近70岁的母亲为了她而受累,她当时就痛下决心要戒毒。然而,现实并不理想,此后子微在戒毒与复吸之间来回反复。直到2007年,子微找到了新男友才真正远离了毒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子微和新男友相处融洽,两人不仅购置了房子,还有了一些存款,生活安稳踏实。子微本以为这样日子会一直下去,但是在2017年11月又发生改变。当时,男友给她打了个电话后,就携存款和房屋合同消失了。

“因为信任,我们共同买的房子的产权属于男友,而且存款也有20多万,没想到他会坑骗我,这个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子微说,为了逃避这个残酷的现实,她又开始复吸了。2018年1月,她因为吸食毒品被警方送到了内蒙古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又吸又赌毁掉青春

“今年3月份,当我被警方抓获的那一刻,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终于解脱了。”30岁的丽丽是地道的呼和浩特人,家庭条件优越,不仅有一份固定的工作,还自己开了一家婚车租赁公司。23岁时,丽丽和相恋5年的男友结婚了,不久后有了儿子,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然而,2016年,丽丽突然发现老公有了外遇,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现实的她一夜间头发白了一半,不管怎么劝,老公就是不回头,还与她分居。之后,丽丽觉得生活失去了方向,无法面对,整个人无精打采。同年10月,丽丽与朋友诉说起了自己的遭遇,听完后,这个朋友就拿出冰毒让她吸几口,告诉她吸完后会忘掉痛苦。

“当时,我吸完后身体并没有出现难受的症状,就像喝多了酒一样,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想不起来了。”丽丽说,后来在朋友的推荐下,每次吸完毒她会在手机上玩赌博游戏,没想到赌博游戏让她越陷越深。有一次,一晚上她就输掉12万。为了把输掉的钱赢回来,她不停地吸毒、赌博,然而没过多长时间,她就将自己婚车租赁公司的汽车作为赌资输掉了,还从信用卡透支了不少钱。2017年,她因为赌博被警方多次行政拘留。

丽丽的父母得知女儿吸毒、赌博后,虽然痛心,但他们选择原谅女儿的所作所为,还鼓励她开始新的生活,并替她还掉欠款。但是,丽丽并没有听父母的话,仍然一意孤行,因为每月还有工资,她总想着把输掉的钱赢回来,为了提神,她在赌博之前必须先吸毒,不过事与愿违,每次都会输钱。就这样,反反复复,丽丽心力交瘁,被这样的生活折磨得几近崩溃。2019年3月,丽丽在吸毒时被抓,并送到了内蒙古女子强制隔离戒毒所。

“以后的路还长,为了儿子和父母我必须和过去的生活说再见。我一定会好好表现,争取早日回归社会,找回积极乐观的自己。”丽丽对于今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 文·摄影/北方新报融媒体首席记者  刘晓君  记者  郑慧英

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正北方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正北方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正北方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正北方网联系方式:

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